<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巧舌如簧
    “你,你吸了他的内力!”

    费仲急退两步,面色骇然地指着剑晨,不可置信地叫道。

    他这一叫,顿时令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聚集在莫风寒脸上,同一时间,面色大震。

    莫风寒此刻的景况,哪里还有半分武林高手的模样?

    武林高手与普通寻常人虽然都是人,但由于有着内力的关系,内力高深之人从面相来看总比同龄普通人显得更加年轻,并且太阳穴等人身大穴也由于积存了内力的缘故,也与寻常人有着区别。

    一个很显而易见的区分,就是武功高手的太阳穴一般来说都比普通人要显得鼓胀一些,修为越高,便越明显。

    然而莫风寒现下就与普通垂垂老矣的普通人别无二致,他那头部两侧的太阳穴也深深凹陷了下去,从外表看竟是半点内力也没有。

    天榜第二的高手会没有内力?这是个笑话,可现在所有人都笑不出来,因为他们在之前分明还羡慕过莫风寒那冰寒彻骨,却又排山倒海的内息。

    可是眼下他的内力却没了,是在被剑晨抓住手腕之后才没的,所以唯一的解释,便是莫风寒他……被剑晨吸干了内力!

    天下间竟然有着如此邪门霸道的武功,可以吸干别人的内力?

    费仲的心下大骇,他是知道剑晨身具玄冥诀之事的,而由此,他第一次,对自己布下的这个局,有了后悔的情绪。

    他是想利用剑晨的,因为只有剑晨如今敏感的身份才能对玉虚真人在纯阳的权威产生极大的影响,所以他这么做了,将剑晨当作一个棋子,一个用来逼迫玉虚真人退位的棋子。

    然而现下,费仲却惊然发现,这枚棋子的强悍程度已然超脱了他的控制,甚至因为这枚棋子,他竟极有可能变成满盘皆输的死局。

    “剑晨!”

    费仲愤而怒喝道:“你练的是什么邪门妖法,竟然能吸人内力,你就不怕成为天下武林公敌么?”

    “武林公敌?”

    剑晨的目光自莫风寒愤怒的脸上移开,看着同样愤怒的费仲,冷笑道:“你以为我现在不是?”

    “你……”

    费仲顿时语塞,是啊,以剑晨目前的身份,武林公敌一说,不正是他的真实写照?

    然而这话到底也起了一些作用。

    这作用来自于大殿内断剑联盟的人。

    吸人内力?这是何等匪夷所思,却又让人闻之心寒的词汇。

    所有人看向剑晨的目光俱都变了,变得恐惧,也变得歇斯底里,如此这般邪门功法,若不是自己夺得,那就……一定要毁灭!

    嗷——!

    一声龙吟,大殿内金光暴闪。

    郭传宗从旁冲出,降龙掌一飞冲天,在大殿内留下一条狰狞盘旋的巨龙,暴喝道:“我看谁敢上前!”

    剑晨是因为他,才暴露了自己吸人内力的能力,此时此刻,郭传宗就算心中再焦急爷爷的事情,也要先挺身而出,替剑晨挡上一挡那些心胆俱寒,打算挺而走险的断剑联盟中人。

    “郭传宗!此事不管你丐帮之事,我劝你还是退下为好!”

    莫风寒受制,费仲隐隐已有统领断剑联盟与修罗殿弟子之势,隔着那条盘龙,他怒喝一声,古霆重剑已然有了出击的准备。

    “费师侄,你真打算这一条道走到黑么?”

    玉虚真人在此时查看完赤星真人的情况,拂尘一甩走上前来,看着费仲,已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费仲的身躯微颤,先前玉虚真人的恐怖尚在他心头有着阴影,古霆重剑本已要砸向盘龙,却生生顿止,气息不禁为之一泄。

    口中却不肯妥协,冷哼道:“玉虚师伯,你现下还有何立场指责于我?”

    放下重剑,他腾出一手指着剑晨,喝道:“大伙儿瞧仔细了,这人就是剑晨,他非但疑似当今江湖中作恶不断的血盟中人,更兼且身负如此吸人内力的妖法,咱们如何容得下他?”

    “还有,我那师伯贵为纯阳掌教,本应以天下苍生的福祉为己任,可如今结与这剑晨同流合污,暗地里有着什么勾当,咱们又如何可知!”

    他三言两语便将剑晨与玉虚真人之间的关系说成同流合污,最后那句如何可知却又引人联想着,剑晨会否已将这吸人内力的妖法……

    “唉……”

    剑晨幽幽叹了口气,撇了费仲一眼,摇头道:“当日玉虚真人就不该阻止你自杀,无端端地留下个祸害。”

    “哼!”

    费仲怒哼道:“老天留下我这条命,便是待得今日揭发你们的真面目,好教武林人有防备,莫要被你们暗中害了!”

    “费仲啊费仲,你不去唱戏真是可惜了呢。”

    他正自舌战不休时,陡然从玉虚真人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嗓音,紧接着,安安一边摇头叹息着一边走上前来。

    费仲眼睛一亮,神色更加亢奋,指着安安道:“你们可瞧好了,这丫头乃是雄武城城主安伯天的女儿,雄武城是什么,我想已经不用费某人多说!”

    此言一出,大殿内更加哗然一片,先前因为莫风寒暴露出的不纯目标而激起的不满,在费仲巧舌如簧的挑拨离间下,终于变了风向。

    修罗殿的弟子再无一人面带犹豫,甚至有不少人已然拔出了腰间利剑,看向剑晨,看向玉虚真人,乃至安安的眼神,无不透露着不善。

    断剑联盟的人也在下意识地往费仲身后靠拢,江湖中人只要自称正道的,向来不喜雄武城作为,现在更是有着剑晨那邪门功法的威胁在,同仇敌忾之意已然有成。

    “哎,你们是真傻啊?”

    面对如此即将一拥而上的局面,安安却显得相当淡定,甚至还以夸张的表情大瞪着俏目,一一扫过面色冷厉的众人,娇吒道:“费仲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吗?”

    “哼!”

    费仲却冷哼了一声,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他已不须再多与安安争辩,只双手抱着胸,冷冷地看着她。

    安安走到剑晨面前,指着莫风寒道:“费仲说莫风寒的内力被吸了,就被吸了?”

    “喂,莫大盟主,你的内力是不是被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