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戏耍
    “剑晨,放开莫盟主!”

    费仲脱了困,不敢错过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连自己胸口的伤势也来不及打理,气势汹汹地冲入殿内。

    不过这次他不再是一个人,身后,跟着那群虽然仍有着犹豫,但也坚定随他冲入殿中的纯阳弟子,瞬间便将断剑联盟退挤而出的空当又给填满。

    众人目光的聚点也随着他这一声吼,全部齐刷刷地落在殿中,那一站一跪的两个人身上。

    跪着的是莫风寒,毕竟是天榜第二的宗师境高手,被剑晨吸了内力,却也没像当日雷虎几人一般直接昏迷过去。

    内力失去,至少还保持着清醒,只是这一刻的清醒对于莫风寒来说,还不如昏过去更好一些。

    苦修了数十年得来的强横内力一朝尽去,这对任何一个武者来说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甚至比死还难受的事情。

    “你,你……”

    莫风寒的眼眶深深凹陷,才只瞬间而已,他竟像是苍老了十岁,此刻的他已经直如行将就木的老者,面上永远也化解不开的冰寒也被浓浓的恐惧所取代。

    面对莫风寒惊讶颤抖,甚至从中还带着一丝乞求的目光,剑晨显得无动于衷,他只是牢牢捏着莫风寒的手腕,面无表情的立着,连费仲的怒吼也充耳不闻。

    看似平静,内心中却早已翻江倒海。

    他……并未准备,也没想过吸干莫风寒的内力!

    或者准确点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具备吸取别人内力的能力。

    方才莫风寒陡然吼出郭怒的消息,藏于暗室中的郭传宗顿时无法再继续淡定下去,那面墙正是被他一轰而破,随后,为了莫风寒不至于死在赤星真人手下,他甚至还再出一掌,保下了莫风寒。

    然而莫风寒毕竟是宗师高手,一旦脱离压制,那爆发出的强横战力果然非同小可,不仅与赤星真人斗了个旗鼓相当,甚至还在赤星真人脱力无以为继的情况下,还保有不菲的战力。

    郭传宗并不是要救莫风寒,而是欲想擒下他,拷问出自己爷爷的下落,那时却见莫风寒仍然生龙活虎,惊讶之下再度飞身出掌。

    而剑晨自然不能袖气旁观,反正那暗室已被郭传宗轰塌了一面墙,再躲下去也无意义,索性随着郭传宗一道,欲以雷霆之势先拿下莫风寒,好歹先打听到郭怒的去向再说。

    对方毕竟是成名高手,剑晨虽然修为有着大幅提升,却也不敢怠慢,之所以没有使用更加得心应手的千锋,而是选择了雷虎啸天拳,乃是电光石火间想到的一式虚招。

    雷虎啸天拳声势浩大,用来遮蔽一些东西再适合不过,比如,他隐于啸天拳后的那只手。

    适才隐于暗室中,剑晨已然看得明白,莫风寒很强,但他却是强在剑上,只要制住了他的剑,莫风寒的一身武功便要打上很大一个折扣,赤星真人爆然发难将莫风寒逼迫到无路可退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所以要制住莫风寒就要先制住他的剑,剑晨是这么想的,也准备这么去做。

    玄冥诀无视内力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严冰剑上那凝实的冰山虽然恐怖,但那也是莫风寒内力的一种表现,只要是内力,剑晨就有办法一穿而透!

    于是他本来是想在啸天拳以及郭传宗降龙掌的掩护下,吸引莫风寒的注意力,进而将运起混沌内力的手穿透进冰山中,趁其不备夺下莫风寒手中严冰剑。

    过程是成功的,他的手果然压在了莫风寒持剑的手腕上,而结果却令他震惊。

    玄冥诀吸人内力这事他是知道的,否则这一身宗师境界的修为从何而来?

    可是,知道归知道,他却并未有过亲身的感受。

    吸雷虎等人内力时他正陷入潜意识中无法自拔,后来虽醒过来与郭怒大战一场,但那时他丹田中的容量早已爆满,是以身体本能地拒绝了再度吸入郭怒的内力。

    所以这次,才是他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丹田中鼓胀欲爆的感觉。

    莫风寒的神情看在眼里,剑晨心中突然一动,小心翼翼地调动了一下丹田中挤得满满当当的内力,发觉并无不妥之后,这才缓缓提取出了一丝属于莫风寒的冰寒内力。

    这丝内力从他体内经脉倒运而出,又顺着两人接触的手,缓缓退回了莫风寒体内。

    莫风寒失神的双目陡然一亮,丹田干涸的情况下突然又拥有了内力,虽然只是一丝,也令他极之震憾,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望向剑晨。

    陡然才恢复了一丝神采的面色又是一僵。

    因为他分明感觉到……那丝本属于他的冰寒内力只是从他丹田内过了一圈,随即……又被剑晨生生抽走。

    这是……耍人玩呢?

    身为天榜第二,莫风寒的骄傲可想而知,此刻却被一个毛头小子极尽戏耍之能事,这令他悲愤莫名,一股无名巨火顿时自心间大冒,想也不想,冲口大骂道:

    “小子,要杀便杀,你莫爷爷若是皱一下眉头,便不算好汉!”

    却不想,剑晨的面色也在这时显得有些发怔。

    天可怜见,他是真想还一丝内力给莫风寒的,本想着先给他些希望,接下来才好问话,结果,内力退是退回去了,可才将退回去,又被他那霸道的玄冥诀不分青红皂白给吸了回去。

    这若换成是自己,也会认为对方是在耍着玩吧?

    对于莫风寒的暴怒,剑晨倒是颇为理解……

    不过这种情况他可不能如实向莫风寒告之,于是冷道:“你先别慌,我可不是戏耍你,只是想告诉你,拿了你的东西,自然还能给你还回来。”

    拿了东西?

    他说得模糊,却叫气势汹汹冲至近前的费仲身形一顿,不由狐疑地看着两人。

    莫风寒看来是被制住了,可是,他是怎么被制住的?就因为剑晨握住了他一只手,就能叫他跪倒在地上摇尾乞怜?

    这不可能吧?

    那他……被剑晨拿走了什么?

    费仲突然撇到莫风寒略转了转的侧脸,突然发现了什么,身躯剧震,甚至还退了一步,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面色一片骇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