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二十章 针对
    “费师侄,你说的某些人,是谁?”

    莫风寒的眉头挑了挑,干脆直转过身,正面看向费仲,沉声问道。

    他的口气,已经完全如同费仲的师长,在询问着一些派中之事一般。

    不过费仲对此并没有任何表示,他已经不再去看玉虚道长,对莫风寒执弟子礼,以弟子身份自居,恭敬回道:

    “回莫师伯的话,某些人……”

    迟疑片刻,心中到底有着一抹挣扎,不过转瞬便咬牙道:“正是我纯阳剑宫现任掌教真人——玉虚师伯!”

    此言一出,费仲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又似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只感全身放松无比,咬牙横眉的脸庞上有着一抹疯狂之色,终于目光一凝,毫不畏惧地与玉虚道长直视。

    对于玉虚道长的称呼,已不再是掌教真人,而是……玉虚师伯!

    玉虚道长的双目却在这时微微闭了起来,他轻摇着头,心下一声失落悲凉的叹息。

    纯阳剑宫还是那个纯阳剑宫,可是,玉虚道长却感觉眼前的剑阳剑宫是那么的陌生,费仲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可他身后那些纯阳门人,除了神色间有着一丝惶恐之外,竟无人敢站出来喝斥半句。

    到底还是……自己的掌教态度太过温和吗?

    恍然间,玉虚道长突觉一阵无力感涌上心头,纯阳掌教……呵呵,真是个讽刺!

    “哦?费师侄敢如此说,想来是有着什么凭据?”

    莫风寒侧头撇了玉虚道长一眼,饶有兴致地对费仲问道。

    “不错!”

    在迈出了第一步后,抱着破釜沉舟的心,费仲的言语越加顺当,他厉指着玉虚道长锵声道:“我,以及在场诸多纯阳弟子都曾亲见就在不久前,剑晨曾经来到纯阳剑宫,并且与玉虚师伯关在纯阳殿内密议着什么。”

    “是吗?”

    莫风寒冷笑着,转过身望向玉虚道长,嘲弄道:“可这位玉虚道长刚才可是当着大伙儿的面,亲口说剑晨并不在纯阳的。”

    “是不在。”

    玉虚道长闭着的双目缓缓睁开,失落与悲凉,自他清澈的眸中全然不见,语气中又已淡漠一片。

    “真是好笑!”莫风寒嘴角一咧,冷笑连连,道:“玉虚道长说剑晨不在,而费师侄又说曾亲见剑晨前来纯阳剑宫,那么,到底是谁在说谎?”

    “莫风寒,你乃是江湖中人人推崇的天榜第二高手,论武功修为你很在行,可若说这搭戏班子唱戏的功夫,实在是不怎么样。”

    玉虚道长尚未说话,陡然一道颇显戏谑的声音在纯阳殿中回荡,惹得殿内数百断剑联盟人人面色大变,纷纷转头四顾,想将那出言之人找寻出来。

    被人调侃成草台班子的戏子,这令莫风寒的神情猛然转冷,一股浓烈的冰封雪意陡然自他全身奔涌而出,冷哼一声,喝道:

    “谁在那里藏头露尾!”

    单掌一拍,一抹冰寒至极的蓝白之气斜冲而上,猛的往大殿粗大的横梁上奔去。

    一层面积颇大的白霜立时凝结在乌木制成的油黑色横梁上,令人望而生寒的朦胧冰寒之气扩散开来,便连纯阳殿内的温度也仿佛降低了不少,惹得不少修为略低之人生生打了个寒战。

    “怎么?恼羞成怒了?”

    寒气大盛,那戏谑的声音却并未停止,仍在继续说着,然而声音的来路却已能令人分辨得出。

    莫风寒一掌拍向横梁之后,那戏谑的声音再度响起时,却出现在殿首之处,玉虚道长的旁边!

    费仲的面色早已在这个声音刚刚响起的同时,变得难看起来,而当他的目光落向殿首处那凭空出现的身影时,更加阴沉得直如快将滴出水来。

    “师弟,你怎么来了?”

    自己身旁突然多了一个人,对此玉虚道长并尚感到半点惊讶,甚至也没有转头看上一看,只是淡漠着轻轻问道。

    “我怎么不来?我不来,就让这些污七八糟的苍蝇围着掌教师兄你嗡嗡嗡地转吗?叫老道我说,掌教师兄你就该找个******来,这些烦人的东西一拍一堆,全部拍成烂泥不就完事儿了么?”

    身边是个身材干瘦的老道,最容易让人记住的特点,便是那双与常人不同的赤色眉毛!

    “赤星,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莫风寒勃然大怒,天榜第二的人物,在这老道口中,竟然只是不屑一顾的苍蝇?

    突然出现的,正是同列纯阳九剑之一,有着剑痴称号的——赤星真人!

    只见赤星真人轻挥着他那略显得有些肥大的道袍,皱着鼻子在身前用力挥着,不满道:“谁在放屁,好臭!”

    回应他的,是一抹冰寒无匹的蓝白掌风。

    刷——

    掌风至,玉虚道长手中的拂尘也在此时陡然一甩,先前在山门外与剑晨硬碰的拂尘剑气化作波浪,直迎向寒气迫人的掌风。

    咔——!

    两相对撞。

    令所有亲眼见到这一幕的人大为惊惧的是,肉眼可见的,自玉虚与赤星两位真人的身前,突然竖起了一片薄薄的冰墙!

    这冰墙来得突兀,其表面并非平滑光整,而是有着如剑一般的数道凸起形态,这剑形与玉虚道长一拂尘甩出的剑气极为相似,就仿佛是他那剑气就冻僵了一般。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这一碰,两者相较之下竟然旗鼓相当,莫风寒的冰寒掌风无法寸进,而玉虚道长用以阻截的拂尘剑气也无法完全破除寒气,两者一交,顿时便凝结在了原地。

    “玉虚,看来你是执意要置纯阳剑宫于不义了?”

    一击被挡,莫风寒面上的冰冷之意更甚,他猛然踏前一步,任由自身寒冰内息狂放而出,令得本已挤得要命的断剑联盟众人又连退了两步,顿时将站在门口的人一个跟头摔挤出门墙。

    莫风寒的身周三尺范围已然不能站人,除了冷还是冷,修为稍弱的,已然开始牙关打颤,嘴皮发紫。

    “说你放屁你还真在放屁!”

    赤星真人却不吃他这套,一手指着莫风寒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我纯阳剑宫要怎么做,何时论到你蜀山剑派来指手划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