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匕现
    “玉虚真人,莫某千里迢迢而来,你不准备出来相见么?”

    殿外,莫风寒冰冷的声音仍在继续。喜欢网就上.

    殿内,玉虚道长却也没闲着,他指引着剑晨三人重新进入侧室之后,抬手在门边墙上某处轻拍了一掌。

    占据了一整面墙壁的书柜突然无声地从中分了开来,原来内里别有暗室。

    示意剑晨等人进去之后,他复又一掌,书柜分后再合,从表面上看,半分异常之处也没有。

    做完这一切,他才理了理道袍,出得侧室将门掩好,袖袍一挥,一道无形柔力往纯阳殿门处击去,袖袍再一卷,那力道似一只无形大手,往内一拉,竟将殿门缓缓打开。

    “天榜第二的莫施主亲至,贫道哪有不见之理?”

    玉虚道长做完这一切后,面容又恢复成那副温和无波的表情,平静地向莫风寒回应着。

    “傻子,你说莫风寒怎么突然来了?还是说……引咱们来纯阳剑宫的人本就是他?”

    暗室不大,仅容三五人站立而已,安安站在里面一边四下张望熟悉环境,一边轻声对剑晨说道。

    “应该不是他,否则他又何必费这么多手段,既然发现了咱们在霸剑山庄,直接引断剑联盟前来一战便可。”

    剑晨的眉头也深皱着,一边也如安安那般四下打望,一边沉思回应着。

    “你们看,这里有孔!”

    有兄姐在,郭传宗懒得费那心思,注意力全放在这柜中暗室里,倒比两人先一步发现关窍。

    暗室的一面墙上,正好在郭传宗眼睛平视的方向,有着一处微微透着些许光亮的小孔,郭传宗走上前去伸手一掏,竟将这小孔掏得大了些。

    将眼睛凑上去一瞧,赫然发现,小孔之外的场景,正好能将纯阳殿中大部分地方都收入眼底。

    “六哥,你来瞧……”

    郭传宗看了一会,神色变了数变,将位置让出来给剑晨。

    剑晨就着小孔一看,也明白郭传宗为何面色有变。

    殿外,随着玉虚道长将门打开,一道冰山也似的修长身影昂首而入。

    与陈遗风的打扮相似,莫风寒也是一袭雪白长袍,而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势却又与陈遗风不大一样。

    陈遗风让人一眼望去,令人感到的是如雪山之巅的冰寒彻骨,而对于莫风寒,任何看到他的人都只有一个感觉,坚冰!

    坚硬,冰冷,陈遗风是雪山之巅的那抹冰寒,而他莫风寒,其本身就是冰山!

    莫风寒很强,光是看一眼,就能感受得到其身上如涛的冰寒内息,而这却又不是郭传宗面色难看的主要原因。

    与剑晨一样,莫风寒下山的消息郭传宗自然也知道,所以对于此人的出现他早有心理准备,可让他没有准备的是,随同莫风寒一起进入纯阳殿中的人!

    那是乌压压一大片,数也数不过来的人!

    郭传宗只是与剑晨换了一个位置,这时间很短,只不过两个呼吸而已,可就是这两个呼吸的时间,当剑晨凑到小孔旁往纯阳殿里张望时,他见到的,却是已然快将偌大的纯阳殿挤满的黑压压人群。

    断剑联盟!

    从那数之不尽的人群里,剑晨竟还发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那是当日在剑冢上曾经见过的断剑联盟中人。

    莫风寒此次前来纯阳,莫不是已倾尽了所有联盟中人?

    被如此多人齐刷刷看着的玉虚道长,此刻看来显得是那么的势单力孤,如今是在纯阳剑宫,而场面上看起来,却像是玉虚道长来到了断剑联盟的总部一般,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小小道童。

    “莫施主,好大的阵仗。”

    承受着所有人不善的目光,玉虚道长的面色却未有所改变,他只是静静地坐在主首位置,待整个纯阳殿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人时,才缓缓对莫风寒说道。

    “纯阳剑宫,与少林、蜀山齐名于世的纯阳剑宫,阵仗若不大些,莫某如何有把握来?”

    莫风寒眼眶耷拉着眼观鼻,鼻观心,正正立在众人身前,此时此刻,他是冰山,却又是一座危险无比,随时都会爆发的冰之火山!

    “莫施主说笑了,你我二十年未见,当是一叙别情之时,何谈什么把握?”

    玉虚道长拂尘轻摆,似乎对现下的情况不以为意,语气间正是一副老友重逢的感叹。

    “玉虚,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莫某今日既然来了,相信你也知道我想要什么。”

    莫风寒对玉虚道长的言语并不感冒,直截了当地说着,语气中更显冰寒。

    “却不知莫施主想要什么?”

    玉虚道。

    “剑晨,此子与我断剑联盟有莫大仇怨,还请真人将他交出来。”

    莫风寒耷拉的眼皮抬了抬,从中有两道冰寒精光直刺向玉虚道长。

    “剑施主?他并不在纯阳。”

    玉虚道长沉吟了下,轻拈了拈胡须摇头否认道。

    “呵呵,想不到你我一别二十年,真人的武功固是精进不少,这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厚脸皮功夫,也大有长进!”

    莫风寒冷冷一笑,言语讥嘲。

    “你,你胡说!”

    辱及掌教真人,初生牛犊的小道童昊儿顿时涨红了一张小脸,气恼地一指莫风寒,挺身而出。

    “还有教导门下弟子的本事,也不错。”

    莫风寒撇了昊儿一眼,再度直视玉虚道长,冷厉道:“莫某今天既然来了,人就必定要带走,真人如此包庇此子,难道是想与断剑联盟为敌?”

    玉虚道长淡漠道:“贫道以及纯阳剑宫并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剑施主他并不在这里,言尽于此,莫施主信与不信,贫道也莫可奈何。”

    “看来……真人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锵啷,随着莫风寒话音落下,占据了整个纯阳殿的断剑联盟中人整齐划一的利剑出鞘,看向玉虚道长的目光更加不善。

    “莫施主,这里到底是纯阳,还望你作任何决定之前,三思!”

    玉虚道长面上的温和终于消失,他的目光自莫风寒脸上滑过,左右一扫,身为纯阳掌教的气势疯狂攀升,虽只一人而已,但气势却丝毫不弱于足有数百的断剑联盟中人。

    “为了一个杀人魔头,您准备搭上整个纯阳剑宫吗?”

    “掌教……师伯?”

    突然,自殿门外,黑压压的人群之后,一道令玉虚道长横眉倒竖的声音清晰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