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一十章 中计
    ps:昨晚神智不清,把章节序号搞错了,上章其实是五零九章,这才是真正的五百一十章……除了章节号之外剧情是连贯的,就不要纠结五零九去哪了。

    “我们……我们这是……”

    摧山狼摸着后脑勺,茫然地看着他六个兄弟,一脸的不知所措。

    其余六人却与他一样茫然,看得剑晨眉头一皱,不由问道:

    “都没看到下手的人是谁?”

    “下手……?”

    七狼众人面面相觑,又俱都茫然着摇头,他们是被什么人点了穴,又是怎么被带到了这里,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竟全无半点印象。

    玉虚真人的武功……

    剑晨心中一凛,比他想像的还要高出不少!

    当日在纯阳剑宫山门外,他虽然与玉虚有过接触,但那时修为实还低微,只是举手投足间便已被玉虚制下,是以虽然知道玉虚的武功深不可测,但到底达到何种程度却全无概念。

    而今日却算是给他敲了下警钟。

    岭山七狼因着毒尸秘法的缘故修为暴涨了一大截,没有触发尸变时,修为已是名动初期,而一旦尸变,直接可提升到立派境界的战力,实在已算江湖中不可多见的高手。

    然而这样的高手有七个,却被玉虚在神不知鬼不觉下点了穴道,还全部带到了古柏林深处而无一人察觉,剑晨自问这般手段,至少他目前是做不到的。

    “主上,咱们这是被谁……”

    一阵茫然之后,七狼也终于弄清楚了现下的情势,顿时人人身上出了好大一片冷汗,摧山狼神色间俱然不已,颤抖着向剑晨问道。

    同时心下也是冒起极度的愤怒。

    想他七人奉剑晨为主,半点功劳也没做下,反倒被人生生劫持至此,还累得主上亲来解救,这仇,算是结得深了!

    剑晨摇摇头,并无责怪之意,沉声道:“你们没事就好,咱们先……”

    一言及此,突然只听古柏林外传来断续的叫喊,这声音传入耳中,令剑晨面色一变。

    “六哥,六哥……快出来!”

    是郭传宗,声音中满是焦急!

    他现在应该是在陪着郭怒才是,怎么突然在古柏林外叫喊?

    剑晨正自疑惑,安安那清脆的嗓音也在林中响起,想来外面的人呼他不着,干脆直接进入林中寻找。

    安安是知道他为何进入古柏林的,之所以没有跟进来,那是因为她心知自己修为不高,冒然随同入内,万一遇上敌手反倒会成了剑晨的拖累。

    可是,现在怎么又进了?

    一想到这里,剑晨的心底猛得一沉,暗呼不妙,这是……中计了!

    “你们自行出来,我先走一步!”

    急急向岭山七狼交代一声,他身形一晃,运起转乾坤身法,人已如一阵轻烟,自茂密的林中盘旋飘忽,只眨眼间已消失在七狼眼前。

    刚才入内时曾有过仔细探查,对于地形已然熟悉,此刻全力运转轻功,不消片刻已疾奔至靠近前院的边缘地带,正好也撇见安安的身影。

    “怎么了?”

    骤冲急停,转换间半点阻滞也没有,剑晨的身形突然出现在安安眼前。

    “快,出事了!”

    安安一见是他,放下了戒备的双掌,上前拖了他就往林外跑。

    “是郭怒?”

    剑晨任由她拉着飞奔,沉声问道。

    “对!”

    安安头也不回,两三步便奔出古柏林,随即娇声大喊道:“小郭弟弟,找着他啦!”

    话音未落,从不远处的林中突冲出一道怒龙般的身影,正是郭传宗那丐帮柔中带刚的游龙身法。

    “六哥,不好啦!”

    身形顿止,郭传宗显露出的脸庞惶急中竟然带着哭色,焦急地冲剑晨叫道。

    “你爷爷被人带走了?”

    剑晨的脸色越显阴沉,向郭传宗问道。

    即使焦急无比,剑晨这话也问得郭传宗一愣,冲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安安也不解地望了他一眼,眸子里若有所思。

    “中计了!”

    剑晨目光一凝,也不向两人解释,对郭传宗一招手,道:“你先随我来!”

    当下牵起安安,身形一展,两人一同往前院大门处疾奔而去。

    郭传宗怔了怔,一咬牙,无奈只得展开轻功跟上。

    “小郭,用炼尘砂挖开这里!”

    三人停下时,已回到门口那方巨大影壁处,剑晨看了看影壁上那即将愈合无迹的痕迹,对郭传宗说道。

    “这里?”

    郭传宗一阵疑惑,这里,不是自己当日埋黑剑之处吗?这痕迹是怎么回事,难道……?

    想到这里,他的面色也是大变,暂时将郭怒之事放下,一大把沙粒已从破布口袋里撒了出来。

    咔——!

    单掌一凝,已然晶莹剔透,郭传宗运掌成爪,狠狠地一爪便向影壁下方他当日埋剑处挖去。

    炼尘砂果然是玉寒石的克星,才挖了没几下,那逐渐愈合的痕迹便被他挖缺了老大一块。

    然后……剑晨的拳头猛然握紧。

    中计,果然中计!

    随着郭传宗的挖掘,隐隐约约中,一点幽黑已从纯白刺目的玉寒石中透了出来,这黑,剑晨与郭传宗两人都很熟悉,分明就是当日从地底洞窟中得到的黑剑之色!

    咔咔咔——

    又是几爪下去,那点幽黑已变得狭长,此时不光是剑晨与郭传宗,就是安安站在一旁,也从中瞧出了剑形。

    黑剑,仍在!

    当郭传宗将黑剑自玉寒石中掏出时,剑晨的面色变得难看无比。

    “原来那痕迹是假的!”

    安安惊呼一声,已然全部明白过来。

    原来在影壁上弄出这痕迹的人并没有将黑剑挖出,或者是拿玉寒石没有办法,也或者是根本不屑于取剑,总之,他只是弄出了一点点的痕迹在影壁上,却以此来误导了她与剑晨,认为有人取走了内里之物。

    心急之下,两人不待确认石中之剑,便遁着他故意留下的水渍一路走到了古柏林深处,其目的在现在看来已不言而喻。

    就是想将剑晨远远地引开!

    “先是制住了岭山七狼,后又弄出黑剑被取走的假象,这个人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在小郭的爷爷郭怒身上!”

    安安突然一阵郁闷,自己的急智都去了哪里?如此浅显的明谋,她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