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零八章 消失的人
    “这个人确实有些疑问……”

    安安目光闪烁了下,赞同道。

    “可是上次之后,他还会在剑冢等着你吗?”

    又疑惑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不过,剑冢却是我唯一想到还能见到尹修空的地方,并且……”

    剑晨咬了咬嘴唇,道:“伍元的房间,我也得再去看看!”

    伍元。

    在亲身经历了意识中的那一幕后,剑晨极不愿提起这个与他有着血缘之亲的人,叫了十三年的师父被他舍弃,可这伍元两字却也叫得极为拗口。

    伍元的房间连通葬剑池,靳冲曾在葬剑池中寻得沥血剑,那么,那里是否还会有其他未知的线索?

    剑晨不知道,但若不去,心又有不甘。

    两人又沉默了。

    良久,安安低着头,小手默默地抚着剑晨的拳头,轻声道:“我陪你。”

    “不用了。”

    剑晨摇头,沉吟道:“靳冲走时曾说要对断剑联盟下手,此一事多半又会落到血盟头上,我走的这段时间,安安你得帮我做几件事,先将血盟发展……”

    说到这里,他突然感觉后脊一阵发凉,似乎有什么事情被遗忘。

    突然的顿止令安安不由疑惑地抬起头看他,见到的,却是一张面色突变的脸。

    “怎么了?”

    安安问道。

    “不对!”

    剑晨一脸警惕,目光冷厉地往四下一扫,沉声道:“岭山七狼呢?”

    “岭山七狼?”

    安安一愣,俏脸突然也是大变,对啊,岭山七狼呢?!

    在靳冲闯入霸剑山庄之前,他们可是与岭山七狼,还有神智不清的郭怒一同回来的,现下郭怒突然发狂,刚才剑晨与之一战,也是差点拆了连廊那边的房子,如此大动静,岭山七狼怎么全无反应?

    刚才因为剑晨突然的状况,安安一颗芳心全在他身上,根本无暇顾及别事,此时想来,顿时直呼不妙。

    剑晨出事之后,花承禄一共喊了两次,第一次喊来了管平与凌尉,而第二次更是惊动了所有还在霸剑山庄里的人。

    雷虎、郭传宗等等全都来了,可偏偏已奉剑晨为主的岭山七狼没有来?甚至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

    “难道他们……”

    安安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的,竟是她父亲安伯天的身影。

    “不会。”

    剑晨只看了一眼安安的脸色,顿时明白她心中所想,摇头道:“若是你爹对他们另有安排,绝不会如此轻易便暴露。”

    安伯天此人城府甚深,当日为了接近剑晨,所采取的都是不露声色的温吞手段,若非后来在艾长老的密室中偶然得见他在场,恐怕到现在剑晨也还被蒙在鼓里。

    一个有着如此大耐心的人,怎么可能让岭山七狼甫一来到霸剑山庄,就着急忙慌地使用这一步暗棋?

    “那他们去了哪里……”

    安安眉头紧皱着,也随同剑晨一道在偌大的霸剑前院里搜寻。

    恍然间她还记得,当时她与剑晨带着岭山七狼与郭怒回到霸剑山庄时,岭山七狼是一直站在剑晨身后的,后来靳冲突然出现,两人又离开了一阵,这段时间,岭山七狼也是还在的。

    那他们是什么时候……

    安安微微闭着眼,极力回忆着不久前的一幕幕,他们是在……

    “对了!”

    她突然睁眼,叫道:“是你在外面大喊孟瀚然滚出去的时候!”

    剑晨也想了起来,点头道:“嗯,我那一声喊,你们全都出来了,唯独少了岭山七狼。”

    “不对啊……”安安思索道:“岭山七狼一直视你为主上,一路上也是唯你马首是瞻,当时你语气中的暴怒咱们都有所感,那七个人应当一同冲出来才对。”

    剑晨一边仔细观察着前院中不多的一些痕迹,一边道:“但他们并没有出来,然后我和你带着花老爹再进去,也没有见到他们七个。”

    “看这里!”

    搜寻到靠近影壁处时,安安突然目光一亮,惊叫了声,手指往前一指。

    剑晨顺着她的手指方向一看,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安安手指的方向,是影壁侧面靠近地下之处,那里有着一道浅浅的痕迹,若不靠近了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剑晨的脸色难看,是因为这个痕迹正好就是当日让郭传宗埋剑之处!

    玉寒石天性冰寒坚硬,霸剑山庄一直对外宣称拉回玉寒石是为了炼制宝剑,但一直也没研究出可用其来炼剑的方法。

    剑晨将洞穴中得的那柄黑剑藏于影壁中,这想法看似很随意,似乎并不太重视这疑为又一柄沥血剑的黑剑,其实则不然。

    玉寒石的坚硬程度实不压于任何精钢神铁,只要想想霸剑山庄拿这块寒冷的石头毫无办法便可知一二。

    而郭传宗之所以能将之弄出一个洞来,凭借的全是炼尘砂而已,炼尘砂乃是修炼降龙掌必备之物,看似只是一粒粒普通的沙砾,但经由降龙掌的炼化之后,却是天下间一等一的至阳至刚之物。

    至刚与极冰,本就是两个相反的极端,所以有了炼尘砂的帮助,郭传宗才能将玉寒石破坏,但也只是破坏外面那层表皮而已。

    放入黑剑后,只是往那破口处泼了一桶水下去,凭着玉寒石本身的冰寒,即刻便凝水成冰,不仅将黑剑埋藏于内,更令以水修补的那处重新变得坚固无比。

    可以说,若没有一些特别的手段,想将剑从玉寒石中挖出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下,这痕迹正在缓缓聚合,情况像极了当日郭传宗泼水时的样子,剑晨更注意着,在影壁周围的地上,也有着几许薄薄的冰片,想来正是之前有人泼水时不小心溅在了外面,被玉寒石一激,便由水化冰。

    锵——!

    他抽出惊虹剑,手腕只是微微一翻,一抹白光匹练直刺那缓缓融合的痕迹。

    结果却让他失望,匹练只是擦了一下影壁,便被一崩而飞,仅仅只是在那痕迹上留下了一道浅显的白印。

    “这里有什么?”

    安安见他如此着紧,不由问道。

    “沥血剑……”

    剑晨眉头皱着,惊虹回鞘,千锋又握在了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