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零七章 伍元的弟子
    “你要去哪里?”

    安安紧追着剑晨走到霸剑前院,看着他仍然埋着头快步前行,不由叫道。

    停下脚步,剑晨回头看向安安,神情很是复杂。

    “安安,我……”

    他想向安安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脑袋里不停回闪的,全是伍元道人一剑刺穿娘亲心脏与郭怒掐着安安脖子的画面,不断交替。

    “不用多说!”

    安安坚起一指,遥遥虚对着剑晨,打断道:“不管做什么,你只需要记住,安安会一直在后面支持你。”

    剑晨的嘴唇闭上了,果然没有再多说什么。

    无论如何,安安都会在背后支持着自己,是啊,还需要说什么呢?

    这就……够了。

    少年与少女就那么静静地站着,互相对望着,在这空旷无人的偌大前院里,仿佛亘古以来,两人就如此这般深深对视。

    良久,安安心潮平复了些,小女儿家的羞涩涌上心头,面对剑晨混含着深情与感动的目光,她俏脸微红,螓首低垂,手指不自觉地绞弄着衣角。

    为了掩饰内心的慌乱,安安小脑瓜一阵飞速转动,转移着话题问道:“你刚刚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走火入魔?”

    剑晨怔了怔,目光里有着茫然,疑惑道:“我走火入魔了?”

    “你不知道?”

    安安小嘴微张,惊讶道:“你摸摸自己的七窍,刚刚一直在流血,差点没把我吓死!”

    顺着安安的话,剑晨摸脸上摸了一把,摊开手掌看时,果然只见满掌的鲜血。

    刚才与郭怒一战,他可并没受什么伤,这血更不可能是因战而流。

    “这是……”

    他疑惑地看着安安,七窍流血,这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是小事,可他偏偏一点感觉也没有。

    安安也愣了下,收拾下心情,索性将刚才剑晨因花承禄一句话而陷入木然之后的事情一一道出。

    直到说道因为郭怒的突然爆起,剑晨被降龙掌轰飞上半空方才停止。

    “原来大哥他们昏倒在地上,不是被郭怒打的?”

    剑晨静静地听着,歉疚地道。

    “所以你刚醒来就找郭怒拼命?”

    安安一双眼瞪得老大。

    “也不是……”

    剑晨摇摇头,道:“我是先看见郭怒掐着你,这才要找他拼命,至于大哥他们,还是后来小郭突然出手之后才发现的。”

    提起郭怒,安安柳眉一皱,道:“郭怒又是怎么回事,好像突然之间恢复修为?”

    剑晨道:“上次在洛阳的时候我也曾见过郭怒发威,但当时他的降龙掌只是虚招,远没有刚才那般威势赫赫。”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刚才在愣什么神?还让啸天虎他们全部内力耗尽?”

    安安又问道。

    “我……”

    剑晨的面色顿了顿,痛苦地闭起眼睛,道:“我打开了尘封十三年的记忆!”

    “记忆?”

    安安一怔,突然俏脸一变,道:“你记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人的一生会经历许多事,也会忘却许多事,特别是在幼年时,随着人生经历地慢慢丰富,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慢慢地,便会将一些看过与听过的事情遗忘掉。

    但这并不是完全抛却,而是被深深尘封进了脑海深处。

    剑晨那个一做便是十三年的梦,便是因为这份被蒙上了厚厚灰尘的记忆太过深刻,即使已深埋于心底,但在他潜意识里却仍在不停翻腾。

    “是……”

    剑晨紧握着拳,面色一阵凄然,道:“花老爹他说得不错,我的娘亲,确实是被师父……也就是我的爷爷所杀!”

    “当年那一幕,我曾亲眼得见!”

    猛然睁开眼,仇恨的血红渲染了他的眸子,恨声道:“好一个爷爷,好一个师父!杀了我娘害了我爹,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地收我作徒弟,一起生活了十三年!”

    “安安,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歹毒的人?”

    安安一时无语。

    苦苦追查了许久的灭门凶手竟然是自己的爷爷,并且这个爷爷,还是于他有着养育教导之恩的师父,这种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足以令其……

    崩塌!

    走上前去,安安用微微有些冰凉的小手握住剑晨紧捏到颤抖到拳头,轻轻地平抚着,柔声道:“放轻松,事情或许并非像你想的那样……”

    “不像么?”

    剑晨摇了摇头,自嘲道:“确实不像,我做了十三年的噩梦,都没有发觉,原来梦里杀害我娘的凶手,竟是我的师父!”

    安安再度无言,她不想也不愿用什么也许你师父有苦衷这种话来劝慰剑晨,杀,就是杀了,无论他有着什么理由,到底……也是杀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安安继续轻抚着剑晨的拳头,尽量小心翼翼地想将剑晨岔出那令人窒息的回忆,轻声问道。

    “我要回一趟剑冢。”

    剑晨似早已想好了般,不加思索地回道。

    “回剑冢?可是你师父他……”

    安安抬起头,不解地看着他,道:“剑冢现在已经荒废了吧?”

    “还有一个人。”

    剑晨回道:“尹修空,他是我的师弟,也是伍元从外面带回来的,当日断剑联盟上山时,他表露出来的反应,应该知道一些事,我要去找他。”

    “尹修空……”

    安安沉吟着,她并没有见过尹修空,却听剑晨曾经提起过这个小师弟,此时想想,其中说不定真有未知之事。

    剑冢式微已有千年,但千年剑冢之名在江湖中却仍有名望,可是为何伍元道人只收了三个弟子?

    因为雄武城的关系,安安自小便非自愿地熟记江湖中各种情报,不仅是大门派,就是一些不知名的小门派,也并没有疏漏,似剑冢这种曾经有过辉煌的门派,自然也在她脑中有着印象。

    剑冢在被伍元道人接管之前,虽然人丁也是不旺,可到底还是有十余弟子的,直到伍元道人成为掌门之后,这弟子人数才开始慢慢减少。

    到得后来,若不算靳冲,常年居于白岳峰上的,就只剑晨与尹修空两人而已。

    伍元道人既然能收尹修空,为何又不再多收两个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