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零五章 回来吧!
    巨龙崩塌!

    便是如今仿佛又重新找回巅峰修为的郭怒,也不禁面色愕然。

    八成功力的降龙掌,竟然一击而碎?

    且不说郭怒尚还有些混乱的脑袋,就是他全盛之时,也从未想过会遇上如此情况。

    不是说降龙掌就不能被轰碎,但这至阳至刚的降龙掌本已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外家功夫,对硬碰硬一途更是占尽优势。

    郭怒成名以来,不是没遇到过能力敌他降龙掌的高手,但大多都是以巧妙的轻身功法将降龙掌狂猛霸道的破坏力卸在空处。

    即便有一两个选择硬拼的,要不就被他一掌轰得七荤八素,要不就是以比之郭怒高深得多的修为强行拿下。

    然而随着他修为的日益增强,如此之人已经不多了。

    想不到现在就遇上一个!

    郭怒混乱的脑袋很是想不明白,眼前这小子虽然修为不低,但比起自己来应还有着一段距离,可为何两人硬悍一招,抵敌不住的会是自己?

    只是此时此刻实在不是他能够静下心来细细思量的时候,降龙掌溃败时,灰色的猛虎再度现于眼前,不仅如此,那硕大虎头上的大口,已然狠咬在他的胸口!

    咔——!

    没有料想中的轰然巨响,猛虎一口咬下,咬中的与其说是郭怒的胸口,不如说是他胸前那一层虽薄却坚的淡色金光。

    龙鳞流影!

    这层淡金光膜乃是郭怒依据少林金钟罩神功,再以自身降龙掌的特性,自创而出的一门防御功法,当世之下,只有一人曾经破开过此护体神功。

    虎口咬上龙鳞流影,肉眼可见的,郭怒身体外那层淡金光罩陡然泛起片片涟漪,离得远些再眼,就似郭怒全身上下尽皆覆盖上了一层金色龙鳞铠甲一般!

    可惜,郭怒今日好不容易有着快要清醒的迹象,便立即遇上了第二个可以将他自创的龙鳞流影击穿的人!

    咔咔咔——!

    刚才那一声只是前奏,龙鳞流影在一阵荡漾之后,对于剑晨那一拳雷虎啸天拳的防守,也仅限于一阵荡漾而已。

    在郭怒惊讶而又茫然的注视下,龙鳞流影只是坚持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便寸寸破碎,自他身体上剥落而下。

    就如同被人一片片剥下了满身的龙鳞!

    轰——!

    没了龙鳞流影的守护,郭怒本也不算太清醒,应变终究迟了一瞬,灰色的猛虎在破除万难之后,终于真真切切一头撞上了郭怒那皮包骨头的胸膛!

    郭怒所站之处本是屋内正中,可是在猛虎怒撞而上时,正中位置留下的,便只有一抹浓重刺眼,尚还不及落地的血花,而他的人已被迫化作一抹残影,狠狠地撞向先前安安为躲避碎石暴雨而紧贴的床边墙壁。

    拳头,缓缓收回。

    剑晨面色一片沉厉,不见兴奋,没有激动,似乎他一拳出,千万的结果本该如此,就应如此!

    浑然不在意被他一拳轰飞的,乃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也是当世有数的迈入宗师行列的高手之一——郭怒!

    拳收,踏步向前。

    这一拳大获全胜,可剑晨并未就此满足,他曾对安安说过,他要去……杀了郭怒!

    虽然郭怒被他这一拳轰得狼狈,可当灰色猛虎触及郭怒身体时,剑晨仍然感到一股极强的反震力道经由他的拳头传入了体内。

    有着玄冥诀的守护,郭怒这临危一击的反震力并未对剑晨造成任何影响,但却又令他相信,能在一刹那作下如此反击力道的人,断不会只因一拳就死了。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趁胜追杀!

    “傻子够了!”

    两人剑来拳往,攻防转换及快,安安直到此时才俏脸震惊着,赶忙喝止剑晨,急道:“他毕竟是小郭的爷爷,你还真想杀他不成?”

    听到安安的话,剑晨脚步微微一顿,侧目而望时,安安竟惊觉,剑晨那一双本是清澈的眼眸里,依旧是一片血红。

    “不管是谁,敢伤害你的,就得死!”

    冷冷地,剑晨回应着安安,语气中满是森寒冰冷的杀意与霸气,一语毕,他的脚再度往前迈去,右拳上,又有灰芒闪动。

    安安愣了,剑晨的冰寒令她感到极度的陌生,先前剑晨在说着要去杀了郭怒时,她的心头好歹还有着一丝感动,毕竟这个傻子是为了自己才动了杀人之意。

    可是现在,那丝丝感动早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紧锁娇躯的冰寒彻骨,还有,几乎令她绝望的担忧。

    傻子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安安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刚才花承禄的一番话她虽然想到会对剑晨造成极大的刺激,可也没估量到这刺激竟然会如此之大。

    大到能够将一个素来有着侠义之心的人,生生变成如今这个嗜血成狂,杀戮不止的魔王!

    眼泪不知何时已止不住掉落,安安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身躯却不由自主地动了,飞奔而上,猛然一把从后死死抱着剑晨,泣不成声道:

    “够了,这就够了,你……回来吧!”

    回来吧,回到那个单纯善良,心有侧隐的傻子吧!

    “好。”

    没想到,安安一言落下,剑晨竟然连半点犹豫也没有,任由安安抱住他,脑袋微微点了点,道了声好。

    这种干脆,这种直接,倒是令安安陡然一愣,心里快速编织的千言万语劝慰之话顿时落到空处,可是她也不在意,只要傻子能好,这又有……

    然而,安安才将愕然着露出一抹惊喜之色,剑晨的下一句话,却又令她如坠冰窟。

    “杀了他之后,我就回来。”

    剑晨仍然头也不回,一双厉目只牢牢盯在整个人嵌进墙壁里没了动静,不挣不扎的郭怒身上。

    不知为何,他很想杀郭怒,想到心底那股杀意早已凝实成了执念,似乎已经不再是为了安安,而是为了他自己。

    仿佛只有杀了郭怒,他才能从这愤怒绝望的泥潭中拔出一条腿来。

    “不,不要……不要……”

    安安浑身冰冷地颤抖着,死命地抱着剑晨,可是,她却感觉此刻被她抱入怀里的,不是剑晨,而是一柄杀气冲天的剑。

    血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