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五百零四章 激斗
    杀了他!

    杀谁?

    安安看着剑晨缓步上前的背影,眼眶突然有些湿润。

    要杀的,自然是郭怒!

    郭怒是郭传宗的爷爷,更是与青首鬼王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丐帮帮主,以剑晨的立场,无论如何也不是说杀就能杀的。

    可他偏偏就这么杀意纵横的去了。

    虽然剑晨什么也没有说,但安安心下却明白,这是因为刚刚……郭怒对她动了杀意!

    就只是这个理由而已,对于剑晨来说却已足够。

    他不能保护意识中被伍元道人所杀的娘亲,可在现实中,谁也不能……动安安!

    飞火流星锤砸中郭怒时,为了抢下安安,他顾不得千锋,早已撒手将之扔在一边,此刻一边走一边拔出的,是明晃晃的惊虹剑。

    “受死!”

    惊虹剑上突然覆上灰色气劲,令这柄如电快剑又凭添几分锐利,剑晨面色一厉,狞声暴喝时,灰色的剑光匹练直奔郭怒仍然被雷电吞噬的身形而去!

    “傻子不要!”

    安安在后面焦急不已,感动归感动,可理智却告诉她,郭怒还不能死!

    可惜陷入狂怒中的剑晨哪里听得进去,安安喊得及时,可惊虹剑的去势更急,话音未落,闪耀着灰色金属光泽的剑尖已然就要递到郭怒身前。

    “惊虹剑?!”

    被雷电大噬,一直不见动静的郭怒似乎感受到了满是杀意的剑威,竟然自雷电中发出一声震惊的疑惑。

    咔——!

    剑至,雷电人形也同时有了反应,仿佛被惊虹剑尖所吸引,人形的雷电陡然突起一道尖芒,就仿佛被内里的人凝聚出一道雷电作成的长剑,剑尖所指,正是以将及身的惊虹剑!

    咔——咔咔!

    惊虹剑与雷电剑针尖对麦芒,剑尖与剑尖狠狠撞击在一起,惊虹剑的剑势固然骤停,而那雷电剑却似乎抵受不住惊虹剑的锋锐,被生生一剑刺穿!

    虽然没有一剑刺入郭怒身体,但以此刻的情况看,明明还是惊虹剑大占着优势,可就在这时,剑晨的厉目陡然一凝!

    当局者清!

    他能很明白地感觉到,那雷电剑并非是被惊虹剑一剑劈散,而是故意为之!

    咔咔咔咔咔咔——!

    雷与电,本是剑晨攻出的气劲,却在当下变成了郭怒反击的武器,那被刺穿的雷电剑分明就是有意在两剑交触的刹那自行分解,目的,就是要让雷电剑全部将惊虹剑包裹在内!

    雷电之光侵独着惊虹剑,肉眼可见的,惊虹上被剑晨灌注其上的混沌内力正大片大片地被吞噬,被同化!

    本来以剑晨现下的修为,其内力之强,根本不惧世上大部分高手的内功侵蚀,可是,偏偏那雷电化作的长剑本质就是他是混沌内力所凝!

    郭怒这一招针尖对麦芒的化解招式,根本就是以剑晨本人的内力来对抗惊虹剑的一击,所收到的效果却也非凡。

    剑晨的剑顿住,不敢再刺。

    雷电剑上的内力是他自己的,并且还不只是一股内力而已。

    刚才身在半空突见安安遇险,他暴怒之下乃是谷尽了全身力道所发出的八龙流星锤,特别是那流星锤上,几乎灌注了他八成内力之多!

    可以说,惊虹剑与雷电剑的对峙,几乎就是两个剑晨在拼尽全力对打。

    咔咔咔——!

    雷电之力中又有混沌内力,其腐蚀破坏力之强,只是在片刻之间,已然将剑晨附着在惊虹剑上的混沌内力消溶得一干二净,白亮的惊虹剑身上被雷电激起道道青芒幽弧,竟然已经有了微微的颤抖。

    光凭惊虹剑还抗不住飞火流星锤上的雷电之力!

    剑晨略一皱眉,右臂一曲,将惊虹剑撤了回来。

    不是敌不过自己的雷电之力,而是怕惊虹剑敌不过,这剑到底不是他的,若在他手上有着什么损伤,哪天问傲天活着出现了,又怎么还给他?

    “哼!”

    撤剑不代表着剑晨也会后撤,没有剑,他还有拳脚!

    虽然剑冢的功夫中并没有拳脚技法,但若说拳脚功夫……

    惊虹剑往后一甩,斜插入地,紧接着,奋力一拳!

    嗷——!

    拳出,一头灰色猛虎疯狂咆哮着,一口便向那又有聚合之势的雷电长剑上咬去。

    拳,乃雷虎啸天拳!

    剑晨并没有刻意向雷虎请教这令其一拳闻名的刚猛拳法,实在是雷虎此人胸襟坦荡,即使是在教授赵子超拳法的精髓时,也往往不避旁人。

    是以剑晨虽然只是无意中听到了几句口诀,但他如今的修为何其深厚,闻弦而知雅意,愣是比勤学苦练的赵子超还领悟得多了几分。

    这一拳轰出,虎形已聚,雷虎啸天拳的真意倒也打出了七八分神似!

    雷电剑出后,郭怒周身萦绕的雷鸣电闪已然去了大半,露出他尚还有着几分青幽电弧环绕的枯瘦身躯。

    此时才见,虽然被雷电肆虐了不短的时间,可郭怒从头到脚,不说他那破烂的衣衫,就是连一根发头,也全然无恙!

    一层极薄极淡,但却又极坚决的淡色金光紧贴着郭怒的身躯,将他全身尽数笼罩在内,最后地点青幽电弧无力地围绕着郭怒的身躯,但却拿这淡色金光一点办法也没有。

    金钟罩怕也不过如此!

    剑晨虎拳猛冲时,内心却又在这一瞬间想到了三绝大师那硬吃他上千阴阳破氤棍的金钟罩神功,虽然郭怒身前金光并非钟形,但论防御的效果,比之三绝大师来又要强上数倍不止。

    “好拳!”

    雷电尽去,露出真面目的郭怒比之剑晨先前的疯狂来也不惶多让,猛虎怒袭,他仍面不改色,甚至还能大吼着赞叹了声。

    论起天下间至阳至刚的拳脚功夫,郭怒何曾又怕过谁来?

    嗷——!

    掌出,也是一阵咆哮,只是龙吟比之虎吼,更要凭添威势!

    龙头比虎头还要大上一圈,巨大的龙口猛然一张,竟一口就将剑晨的灰虎吞入肚内!

    然而这次,变了脸色的却是郭怒!

    龙吞了虎,但在电光石火间,郭怒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这虎,他咬不动!

    不仅咬不动,这已然有大半身子入了龙口的猛虎竟然硬得像千年顽石,如同哽在喉间的硬骨头,生生切断了郭怒这式降龙掌的内力输送。

    金光恶龙在一口吞下剑晨这一拳后,招式涣散的人,却是郭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