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九十六章 越来越强
    “弟妹,你怎么样?”

    雷虎快步往安安那边走去,对于眼下的情况他一头雾水,正需要一个刚才身在房中的人疑惑。

    相对于花承禄,雷虎自然更愿意相信安安。

    “傻子……傻子他,走火入魔了!”

    安安香汗淋漓,苍白的俏脸上尽是惊恐与惶急,连雷虎那一声弟妹她也来不及害羞,一双充斥着担忧之色的目光牢牢盯死在剑晨仍在汨汨流血的脸庞上。

    “走火入魔?!”

    雷虎一听大为愕然,玄冥诀他也有练,虽然第一卷始终练不成,但光是第二卷,已经为他带来极大的好处,并且,通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下来,雷虎也深深感受到玄冥诀为何会被世人称诵千年万载。

    玄冥诀……是不会走火入魔的!

    这本是雷虎对玄冥诀的理解,这段日子以来,因为无法修炼第一卷的困惑,雷虎没少折腾体内那日渐浑厚的混沌内力,可无论他如何突发其想,混沌内力都会忠实地按照他的想法在体内纵横来去,从来也没感觉到任何不适。

    可是,安安却说……剑晨走火入魔?

    这怎能不让雷虎大感诧异。

    转回头一看,剑晨那七窍流血的面容着实令他好一阵心惊肉跳,不仅如此,自那一双眼角不断流下鲜血的眼眸里,雷虎能看到的,尽是一片木然。

    就仿佛,剑晨现下的这一具躯体只是一个空壳,流血也好,受伤也罢,对他来说全无半点关系!

    他不会是……

    雷虎肝胆俱寒地想着,禁不住踏前一步,单手在剑晨木然的眼前晃了晃,小心叫道:“兄弟,兄弟……?”

    扑通——

    话音落下,有反应的不是剑晨,而是抵在管平身后的凌尉!

    他比管平后发力,可因为要同时支撑前面两个人的关系,内力催发得比管平还猛,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然被剑晨那无意识状态下的强烈旋转吸扯力道,将体内的混沌内力吸扯了个点滴不剩。

    雷虎这一眼看得实在是时候,凌尉一倒,管平哪里还有更多的内力可供剑晨吞噬,立马眼前就是一黑,也随之软顿往地上躺去。

    不及细想,雷虎把牙一咬,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虎臂一抄,将剑晨就将倒地的木然身躯揽入怀里,然后……

    雷虎的神情也已大变!

    好强的吸力!

    他的武功以霸道刚烈为主,一拳即可打空全身内力,对敌时往往令对手猝不及防,这才是雷虎啸天拳无往无不利的真正原因。

    可是,雷虎现在却觉得,自剑晨身上传来的恐怖吸扯力道,竟然比自己调动啸天拳时内力的奔腾还要猛烈得多。

    只是抱住了剑晨而已,他根本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内力输送往剑晨体内,倾刻之间便已经被吸走了三分之一还多!

    雷虎面上有着极度的不敢相信,他的修为比之凌尉与管平来还要高上一线,可照这个吸扯速度下去,恐怕再有三息,他的丹田就会被吸扯一空,比管平两人坚持的时间还要短!

    难道是吸的内力越多,吸扯力就越强?

    雷虎惊恐地想着这个可能,想要出声警示,可突然却发现……他现在连开口说话也做不得!

    就仿佛,全身的每一分力气都在被剑晨吸扯着,就连喉咙颤抖一下,发出一点点单音节的力气也没有!

    他这时才明白为何入得屋内后,管平与凌尉两人只是咬着牙,却半点也不吭声的原因。

    照这么下去……他们这几兄弟会全部折在这里!

    雷虎在心底剧寒的同时,也哭笑不得的想到了这种可能。

    他快要支持不住了,那么下一个冲上来的又是谁?再下一个呢?直到……剑晨将在场所有人的内力全部吸纳一空吗?

    若当真在吸纳完所有人的内力之后,剑晨能自走火入魔中醒来还好,怕只怕……

    血盟……想不到这血盟才成立不过月余,就要全数灭在自己人手里吗?

    思想的速度何等快捷,可就在雷虎这个念头升起时,他已然感到一阵空虚,那是身体全部被掏空的空虚,内力、气血,甚至他苦练了数十年的**力量,也在这个念头将将升起时,全数离他远去!

    扑通——!

    雷虎壮硕的身躯若泰山崩塌,带着无力的虚弱,倒地前便脑际一空,昏眩过去。

    “大哥,六哥!”

    直到这时,郭传宗才在赵子超的帮助下,将旁若无人啃着鸡腿的郭怒架到了剑晨所在的房门外,正好见到雷虎抱着剑晨,两人一同倒在了地上。

    雷虎与剑晨都是郭传宗佩服的人,这两人的情况一见便不妙,这令郭传宗头脑一阵发热,连一折赵子超扶住郭怒的手,示意之后,也不管赵子超明白没有,身形一展,疾冲而入。

    “哎,你别去……”

    顾墨尘挟持着孟瀚然,前面几人的状况被他全部看在眼里,虽然面上也是难掩的震惊,但也从中看出了不同寻常之处,至少他已经明白,此刻的剑晨乃是个烫手山芋,谁也不能碰!

    可惜他由于要制着孟瀚然的缘故,出手还是慢了少许,单手这一抓,只是抓住了郭传宗疾冲时带起的劲风,至于他阻止的声音,郭传宗完全就当没有听到。

    雷虎在昏迷之前勉强扭动了下身子,以至于摔倒时首先落地,为剑晨作了个肉垫,此刻郭传宗冲将上来,双手推出,自然而然地就要去扶剑晨。

    “小郭,不要……”

    安安半躺在床上,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虚弱地叫了声,可那音量差点连她自己都没听清。

    于是,在所有还清醒着的人注视下,郭传宗的双手与剑晨有了接触。

    于是,郭传宗的面色在一瞬间,如同前面几个人一样,陡然大变!

    再紧接着,他大变的面色突然一僵,竟然只是接触到剑晨身躯的刹那,便脑袋一歪,直接翻身躺倒在两人旁边。

    看着眼前这一幕,安安的俏脸变得凝重无比。

    她虽然是第一个被剑晨吸干了内力的人,可眼见着众人支撑的时间越来越短,从中也看出不妙来。

    “真是……很无奈啊!”

    随着郭传宗的不省人事,顾墨尘收回想要抓住他的手,一脸无奈地长叹了口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