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炸裂的真相
    “小老儿只不过是一方商贾……”

    花承禄的额头冒起细密冷汗,他感到喉咙一阵发干,以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勉强作着最后的挣扎。

    “花老爹!”

    结果他才开了个头,剑晨直接打断,道:“本来因着蓉儿的关系,你的真正身份我并不想揭破,可是,如今关乎到我父亲的生死,还请你莫要再隐瞒!”

    这句话说得铿锵坚决,直接将花承禄还想抵赖的辩解堵在喉咙里,令其哽了半晌,却作声不得。

    郭传宗也在一旁道:“花大叔,咱们也算是辰州旧识,你花家有几斤几两如何瞒得过我丐帮的眼睛?”

    “一百万两银子啊!莫说你一个花家,就是十个,也决计凑不出来!”

    “所以……”

    安安赞许地看了眼郭传宗,断然道:“花老爹,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说着,俏眼微撇,向管平递去个眼色。

    管平立即狞笑着,捏着拳头,递到花承禄眼前,威胁道:“花老头,俺是个粗人,能动手的时候就决不多说一个字,你可想清楚了?”

    咕咚——

    花承禄盯着管平那砂锅大的拳头,眼皮一阵狂跳,心知这下再躲不过去,无奈大叹了口气,颓然道:“老夫就说这银子送得实在太过突兀,可掌柜的非得要我来……”

    “掌柜的?”

    安安柳眉扬了扬,意味深长道:“能让花老爹称上一声掌柜的,恐怕当世只有那人了吧?”

    花承禄苦笑道:“安安姑娘说得不错,正是那人……”

    他的目光往四周一扫,最后落在剑晨身上,道:“剑少侠,老夫知道的一些事情可以告诉你,但不是全部!”

    “这是最后的让步,若你再要相逼……”

    陡然往前急窜!

    管平面色突然一变,忙不迭地将拳头自花承禄的面前缩了回来,胸口突感一沉,却是花承禄挺起脑门,直直照着他的铁拳撞了过来,拳头让开后,花承禄用力太锰,一脑袋撞在了管平身上。

    这一撞对于管平来说,只不过像是寻常走在路上与熟人打招呼,互捶了捶胸口般平常,而于花承禄来说,却是他下了死力的全力以赴。

    “老头,你想死不成?”

    感受到花承禄虚浮的身躯似有委顿倒地的迹象,管平唯恐自己胸肌太坚硬,花承禄这一撞莫要当真撞死了,连忙一把将他扶住,口中却气得哇哇大叫。

    “花老爹,你不必如此……”

    花承禄这一下来得突然,就连一直紧盯他的剑晨也反应不及,当他撞上管平时,剑晨也只是往前抢了两步而已。

    此刻见花承禄被管平扶住,虽然双腿站立已是不稳,好在人却还有着几分清醒,皱眉道:“你可以不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不过,关于邪手追魂将玉寒石中那人带去了哪里,这事,我却必须知道!”

    花承禄定了定神,努力压下脑袋里那一阵阵的昏眩感,道:“换个地方。”

    剑晨点了点头,道了声好,又转回头,冲顾墨尘叫道:“三哥……”

    “知道。”

    顾墨尘耸耸肩,自然明白剑晨之意,脚下不着痕迹地略移了移,已持刀站在孟瀚然身后。

    安安走上前去,从管平手中接过花承禄,与剑晨对视一眼,往前院内走去。

    花承禄说要换个地方,自是因此处人多,有些话,他不欲太多人听到。

    ————————————————

    砰——

    门关,剑晨与安安一左一右扶着花承禄,在前后院之间的连廊里找了间偏僻的房间,连廊之外,还有管平与凌尉两人分站两侧尽头把守。

    “花老爹,现在可以说了吧?”

    剑晨将花承禄放在床上,扶着他斜靠躺好,尽量放缓了几分语气问道。

    刚才的事情令剑晨被怒火冲昏了的脑袋冷静了几分。

    花承禄乃是花想蓉的爹,仅仅凭着这一层关系,之前花承禄来送银子时虽然诸多疑点,但剑晨也不准备太过为难于他。

    到得后来,与安安分析之后,认定花承禄乃是天下财神那边的人,就更不准备对他怎样,顶多,只是在暗中观察而已。

    却不想今日因为靳冲的突然出现,以至剑晨怒发冲冠,直接与孟瀚然撕破脸皮不说,怒火还直接烧到了花承禄的身上。

    却想不到,平常一见就是一副市井商贾模样的花承禄,竟然在被逼急了之后,会作出如此刚烈轻生之举。

    现在看着花承禄虚弱的模样,剑晨心底也是一阵后怕,若花承禄当真出了点什么事……花想蓉那里,他怎么交代?

    “剑少侠……”

    花承禄缓了口气,终于开了口。

    突然又摇了摇头,叹道:“其实……我是应该叫你少主的……”

    少……主?!

    这两字从花承禄口中说出,顿时令剑晨与安安神情一顿,诧异地盯着花承禄,剑晨道:“花老爹,你刚才叫我什么?”

    花承禄笑笑,道:“少主啊。”

    “鬼兵域的下一代域主,你爷爷本是打算传给你的,这一声少主,叫得就是你。”

    此言一出,剑晨面色大变,身躯不稳,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口中嚅呐道:“爷……爷?师父他……真是我爷爷?”

    伍元道人的身份,靳冲已经向他说起过,可是光凭他空口一言,剑晨其实并未尽信,可是现下,竟又从花承禄的口中听到了同样的说法……

    爷爷,还有父亲,甚至洛家,这些事情本就是剑晨在困扰了十三年后,毅然下山想要探查的东西,可是当真相就将浮出水面时,他却发觉自己的脑袋混乱得几乎就快要炸裂一般。

    本来剑晨认为他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待自己最亲的就是师父伍元道人,于心底里,他早已将师父当作了这个世上最亲的亲人。

    可想不到……“当作”两字,其实可以去掉。

    “傻子,你刚才说什么?伍元道长他?”

    即便是安安,在陡然听到这个消息时,也难免震惊非常,同时,她脑子里一些零乱的线索也在同一时间仿若被人用针线细致的串连了起来。

    “不错,你的爷爷本名洛厉天,除了是剑冢当代掌门,还是……鬼兵域这一代的域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