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后悔
    “人?”

    孟瀚然明显有着错愕,对于剑晨的话,他有些不能理解。

    “少装蒜!”

    剑晨冷笑着,将拳头死死地捏着,怒道:“你乃霸剑山庄的三庄主,这玉寒石下的秘密会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孟瀚然强忍着头部被剑晨一拳轰出的昏眩,咬牙从地上一撑而起,愤然喝道:“再说一次,要死便杀,少找些莫须有的事情赖在我头上!”

    “小郭。”

    剑晨转过头,望向郭传宗道:“那****也去过玉寒石之下的洞窟,除了藏剑之处,还有何发现?”

    郭传宗愣了愣,目露思索道:“除了那柄黑剑,我还发现……”

    他闭眼沉吟半晌,突然叫道:“对了,咱们头顶上方的玉寒石破了个大洞!当时我还在想,如此坚硬之物,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令其破碎成那样!”

    “那你再想一下,那破碎之处,能不能将你整个人都容纳其中?”

    剑晨又问道。

    “可以,不光是我,就是大哥那般身材,也尽可容纳得下。”

    郭传宗咬着嘴唇又回想了下,肯定地点头道。

    “傻子,难道你是说……”

    安安听出了端倪,俏脸上一片惊讶,不禁问道。

    “不错!”

    剑晨猛得点头,恨声道:“霸剑山庄从天山之巅耗费无数心力,生生将这重逾万斤的玉寒石运回庄内,根本不是对外所宣称的,想以此来炼制兵器,而是……”

    “为了囚禁一个人!”

    “你胡说八道!”

    孟瀚然的脸涨得通红,愤怒道:“我自小生活在霸剑山庄,从小到大,这玉寒石的故事不知听了多少,从来没听说过玉寒石下竟然还囚禁着一个人!”

    “就是那玉寒石下的地底洞窟,也是你告诉我的!”

    安安一闪身,拦在两人中间,对剑晨道:“傻子,那玉寒石下囚禁的人是谁?怎么会令你如此激动?”

    “他,他是……”

    剑晨怒容不减,沉声道:“他是我的爹爹,洛家家主,洛寒!”

    此言一出,包括孟瀚然在内,在场众人尽皆面色大变。

    洛寒?

    如雷虎等老江湖,自然知道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洛寒,那江湖传闻早已满门被灭的洛家家主,竟然被囚禁于霸剑山庄?

    “你胡说,这不可能!”

    孟瀚然在呆愣之后,怒而反驳道:“十三年前的洛家虽然偏安于衡阳,但若论家族势力,比之霸剑来也只是略差一线而已,我霸剑山庄怎么可能冒着大伤元气的风险,千里迢迢找上洛家,灭了满门不说,还囚禁了洛家家主十三年?”

    剑晨杀人般的目光越过安安,冲孟瀚然冷笑道:“当日在洛家屠戮我家人的,就有你霸剑山庄的人,想来,定是你那老爹孟逸凡,这事,你怎么看?”

    “你——!”

    孟瀚然一阵语塞,十三年前他还是个少年,不过记忆中,似乎洛家被灭的时间段,他的父亲当真并不在庄内,至于去了哪里却没说。

    不过孟瀚然清晰的记得,当日父亲出门时是带了五六个庄内好手的,可回来时就只他一人。

    那时年纪还小,但现如今仔细想来,孟逸凡回来后,神色间似乎倒有着一抹惶急,而脸色也并不好看,就连他这个平日里向来得宠的小儿子,孟逸凡也不加理会,似乎在忙着一些隐秘之事。

    难道……

    孟瀚然的身躯震了震,目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暗道:“难道那时爹爹离庄而去,竟然真是去了衡阳?”

    “不,不可能……”

    孟瀚然仍在极力否定着,可语气已不如初时那般坚决,呐呐道:“据我所知,霸剑山庄与衡阳洛家素无仇怨,我父亲也不是残忍嗜杀之人,断没有理由如此!”

    “孟瀚然,你不必惺惺作态,你的剑呢?拿出来吧,今日,咱们便来作个了断!”

    剑晨冷冷撇了他一眼,轻轻将雷虎越箍越松的虎臂移开,黑漆漆的千锋短棍已握在手中。

    “你等等!”

    安安一双好看的柳眉纠结着,小手压在剑晨持棍的手上,沉声道:“这其中我还有些不明白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那玉寒石下囚禁着的人就是你的爹爹?既然玉寒石破碎,想来那人已经脱困,可是,他现在又在哪里?”

    对于安安,剑晨要克制许多,闻言应道:“当日我被天下财神一脚踢下了霸剑后院中的池塘,然后在机缘巧合下发现了进入那处洞窟的通道,这才发现玉寒石之下竟然还封存着一个人。”

    “那个人……”剑晨面容一阵痛苦,也有着后悔,“我初见时便有着一丝熟悉亲切的感觉,可惜后来被邪手追魂从中破坏,将他带走了。”

    “刚才师兄对我说起十三年前洛家被灭时的景况,我自他口中听到的关于爹爹洛寒的各种特征,竟然与我之前在玉寒石下碰上的人,几乎完全吻合!”

    安安一怔,不由道:“就是这样,你就认定那人就是你爹爹?”

    “不错!”剑晨又恨恨瞪了孟瀚然一眼,厉声道:“若不是我爹,为何一见他时,我会产生那种感觉?”

    “你先等等……”

    安安皱眉沉吟片刻,自语道:“邪手追魂……”

    突然一扭头,冲着后方叫道:“花老头,你也别藏着了,出来好好说说吧?”

    “额……啊?”

    花承禄正站在管平身后,只露出半边脸静观着事态发展,却不想,安安这一叫,竟指名道姓是叫的他,不由好一阵诧异。

    “别装了好吗?”

    安安看着他脸上的诧异,撇了撇嘴,道:“你是天下财神的人,自然是知道邪手追魂的,出来说说,邪手追魂将那人带去了哪里?”

    “这位姑娘,你这……我,我……”

    花承禄的一张脸顿时皱成了苦瓜,四处射来数道极为不善的眼神,更令他心头惶恐不已。

    管平一侧身,将他整个人显露了出来,威胁道:“花老头,你现在不说,待会就没机会说了!”

    说着,他还咔吧咔吧双手互捏着关节,大有一言不合就先捏碎你这老家伙几根骨头的打算。

    “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一个给了你们一百万两银子的恩人的吗……”

    花承禄几乎快哭了,他一直赖在霸剑山庄没走,其实也是想打探一些消息,却不想,消息倒是听了不少,一转头,自己已然成了众矢之的。

    早知如此,还不如给了银子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