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算计
    “那青首鬼王救了你,又传了玄冥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剑晨想了想,略过玄冥诀的话题,继续问道。

    他尚还不能完全分辨出靳冲话中的真假,是以若青首鬼王并没有告知他玄冥诀的秘密,那他自也不准备说。

    靳冲目光闪了闪,对于剑晨的隐瞒他也不在意,于是继续道:“青首鬼王的目的,在当时我也不清楚,他在传了功法之后,竟一句话也没说,只叫我好生修炼,然后就这么走了。”

    “走了?”

    剑晨微怔,费了大力气救人,又传了玄冥诀,然后就这么走了?青首鬼王他……是来做好事的么?

    “不错,就是走了。”

    靳冲点头道:“不过,经此一折腾,我与你那十日之约却已过去了一个月,恐怕当时的你,会认为我已经死了吧?”

    剑晨默然,当日他确实以为靳冲已死,甚至还因此而好一阵伤感,却不想再见时,心境已大不相同。

    “当我将半本玄冥诀修炼完毕之后,时间早已过去了许久,本想着再上剑冢碰碰运气,却不想才刚一踏足江湖,便听到了你的消息。”

    靳冲感概着,回忆道:“虽然当日咱们分别得匆忙,并没有互相留下姓名,但直觉告诉我,如今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那位剑冢弟子,定然是你!”

    “接着,我便一路打探着你的行踪,初时听说你去了纯阳,可当我赶去时,却一无所获,后来又是少林,紧接着更是大闹霸剑山庄。”

    他叹了口气,看着剑晨道:“师弟,你可真能闹腾……”

    “你找我做什么?”

    剑晨不理他,冷道:“为了玄冥诀?你躲起来研究了十三年,都不能破解此玄冥诀之秘,就算找到我,一时半会就能破解了?”

    靳冲摇摇头,道:“师弟你错了,第一,给你的牛皮纸包,我并未打开过,这十三年来,我每日里过得都是东躲**的日子,没有精力,也不敢投入过多精力于这玄冥诀中,唯恐一时着迷,被一直弃而不舍之人钻了空子。”

    “第二,我找你,并不是想要拿回玄冥诀,而是在听闻你一直在寻找杀害了你洛家满门的凶手,出于当日洛寒洛家主对我的救命之恩,说什么,我也得让你了解一些旧事。”

    剑晨问道:“那十三年来,你为何一次也没回过剑冢?”

    “回去?我又何尝不想回去。”

    靳冲苦笑着,道:“十三年前在洛家,我亲眼见到那位形似师父的血剑黑衣人与洛寒大战,作为目击者的我,如何敢回剑冢面对师父?”

    “那你后来又出现在白岳峰?”

    剑晨疑道。

    “那是因为当时我认为自己必死,想着就算要死,死在师父手里总好过死在白焰剑派这些狗杂碎手下。”

    靳冲无奈道:“十三年的流离之苦岂是非亲历者可以体会?人的心态终究会变,甚至当时还在想着,其实是自己看错了?那手持血剑的黑衣人,并不是师父?”

    “可是,这个幻想在不久之后,就已破灭。”

    他闭目道:“你在少林与霸剑山庄分别闹了一场后,弄得整个江湖皆知你剑晨之名,我也是在那时想赶往霸剑山庄,抱着万一的打算,看能不能探查到你的消息。”

    “可是,你我是没碰着,但碰见了另一个人!”

    “谁?”

    “青首鬼王!”

    靳冲的面上突然一片狰狞,道:“那厮突然出现,并且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他说……十三年前那手持血剑杀了洛寒的,正是我的师父伍元道人!”

    “并且他还说,当日师父之所以会对自己的亲人动手,全然是中了霸剑山庄的毒计!”

    “什么毒计?”

    听他说到这里,剑晨不禁追问道。

    “他说……”靳冲狰狞的脸上有着一丝痛苦,“他说剑冢自势微后,霸剑山庄于炼剑之道一支独大,可是,暗地里却又唯恐底蕴深厚的剑冢突有一日重回巅峰,将他霸剑山庄炼剑第一宗门的地位挤下去,所以才处心积虑布了这个局!”

    “先是邀请师父到霸剑山庄作客,却又以五毒秘传之迷心蛊暗中种在师父体内,再然后纠集了一批江湖败类杀上洛家,更将此消息告知了师父。”

    剑晨瞪目道:“所以,师父之所以会出现在洛家,其本意是想去救我洛家的人?”

    “不错!”靳冲点头道:“青首鬼王说,师父在刚一踏入洛家范围后,那霸剑山庄庄主孟逸凡便发动了暗藏的迷心蛊,结果令师父本是去救人,却变成了杀人!”

    “经此一役之后,师父内心痛悔不已,本欲引颈自戮,但当时我已消失,剑冢实则只有师父一人而已,为了不至传承断绝,他无奈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可是去找霸剑山庄报仇也不行,彼时霸剑山庄势大,师父纵然武功高绝,可要他以一人之力对抗全盛时期的霸剑山庄,其实也与送死无异。”

    “于是自此之后,师父隐于剑冢,轻易不会再踏足江湖,只盼着当剑冢后续有人时,再杀上霸剑山庄与之拼了这条性命!”

    说到这里,靳冲只觉胸口一阵烦闷,左手重重地砸在自己胸口。

    “他说,你就信?”

    剑晨胸膛中也有怒火中烧,可是对于靳冲的话,他始终保留了三分怀疑,不由问道。

    “本来是不全信的。”

    靳冲摇着头,叹息道:“可是不知为何,青首鬼王似乎对咱们剑冢极为熟悉,他最后告诉我的,便是在葬剑池这个只有剑冢掌门能去的地方,藏着一柄沥血剑!”

    “我照着他的指引,趁师父不在山上时摸了上去,最后竟真的在铜炉之内发现了这柄剑。”

    他又将沥血剑扬了扬,道:“这柄剑,与我十三年前在洛家亲眼见的那柄,一模一样!”

    “试问,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是人?”

    他咬牙道:“正是在发现这柄被压制在铜炉内的沥血剑后,青首鬼王的话,我才相信了八分。”

    “最后二分,本来应该亲自找师父询问的,可是……若青首鬼王的话是真,此事便是师父深藏了十三年的一个死结,我又如何能够亲手将师父身上这个致命的伤疤揭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