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接弟妹
    一行人默默地入了霸剑山门。

    除了老乞丐郭怒之外,其他人的情绪显然受了愤怒的郭传宗影响,尽皆沉默不言。

    窜风狼被剑晨派去替郭传宗跑一趟余杭,采买些吃穿用度,这令剑晨突然对银子生出感悟来。

    安安说的不错,要组建一个势力,银子是肯定少不了的,任你武功再高,势力再庞大,总不得饿着肚子去杀人吧?

    由此,他对于雪中送炭带来了一百万两银子的花承禄,也突然生出几许感激来。

    在从安安那里得知了蛇七带回的消息后,剑晨隐隐已经有着猜测,之前鬼兵域中的在暗中保护着他,未必就是有着什么别样的目的,而是因为……师父。

    现在,银子的事已经不用发愁,可发愁的事情还有不少。

    他去雄武城,除了想带走安安之外,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确实是想向安伯天借兵。

    并不是一时的支援,而是想让安伯天划拨出一批永久脱离雄武城的兵士,由他带回霸剑山庄来,训练成听命于血盟的忠诚之士。

    可惜,虽然剑晨对安伯天有着那样的承诺,而安伯天本身也很看好剑晨,但是,安禄山的影子实在太大,大到贵为雄武之主的安伯天也没有信心在不令安禄山发觉的情况下,调拨出一大批可供剑晨使用的军士。

    所以他最后借到的人,就只有岭山七狼这几个安伯天暗中布置的底牌。

    因为五毒的炼尸之法,如今的岭山七狼等人很强,拿下大部分寻常江湖高手并不在话下,可这还远远不够。

    一个势力,高端的战力自然是越多越好,但人数基础也不可舍弃不顾,剑晨不可能忘记,当日找上剑冢的断剑联盟,只是随同普渡而来的一小部分而已,其人数已然成百上千。

    他成立血盟,要对付的除了神秘的半个鬼兵域,还有就是如断剑联盟此种人数众多的联盟,甚至,剑晨可还没忘,当日设下陷阱,将他莫名带回洛家老宅暗室中的——水月府!

    水月府在这近半年时间内仿佛全体人间蒸发了一般,并没有在江湖中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但剑晨却相信,当日煞费苦心的布置,总不会是个一时兴起的恶作剧而已。

    这个据说势力庞大程度丝毫不压于丐帮的神秘组织,早晚会暴露在他的眼前,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四面皆敌,当中甚至还有一个已将他视为生死大敌的武林正道之首少林寺,这就更不得不令剑晨感到自身实力的薄弱。

    看来,还得再想想办法……

    陪着默默无言走在最后的郭传宗,剑晨心中已是千百个念头转过,末了,也只得暗暗叹了口气。

    轰——!

    才将走到前院门口,隔着厚重的影壁,内里突然暴起一声轰然巨响,吓得正东张西望很是好奇的郭怒脖子一缩,也管不了自己身上有多脏,刷的一下紧紧抓着摧山狼的衣襟,哆哆嗦嗦地紧贴在他背后。

    “哈哈哈,痛快!”

    巨响之后,雷虎那天生的大嗓门便已传来。

    听到他的声音,剑晨紧皱的面容这才缓和了些,不论如何,自己至少还有这班好兄弟!

    “大哥,又在和谁打架?”

    他高笑了声,拍了拍郭怒瑟缩的身子,大踏步便入了进去。

    前院练武场内,管平凌尉等一众人围在台下,偌大的台子上,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身高马大的雷虎,而另一个却是一脸无谓表情的顾墨尘,两人之间的空地上略有些坑洼,看来刚进行了一场激斗。

    “哈哈,兄弟你回来了!”

    雷虎听到声音,心满意足的脸上绽开笑意,也不管顾墨尘还持刀蓄势,身形一展,便自台上冲了下来,大笑着,先给了剑晨一个熊抱。

    虽然七人结了拜,可雷虎总是不改口,其他人他还能按排行来叫,唯独剑晨,只有兄弟二字。

    “大哥……”

    感受到雷虎的真情意切,剑晨不由也是一阵感动,笑道:“又和三哥打了一架?”

    “玩玩嘛!”

    雷虎放开他,斜眼看了看也正跳下台的顾墨尘,嘴角一撇,讥笑道:“这小子老是惦记着之前洒家将他轰得贴在墙上的事,气得不行,有事没事就想来找虐,洒家自然是成全啰。”

    “喂喂喂!”

    顾墨尘走上前来,雷虎那大嗓门自然听得清清楚楚,顿时不满道:“话得说清楚,谁贴墙上啦?可还离着两步远呢!”

    “两步?”

    雷虎不屑道:“若不是洒家半途收了力,就是再给你十步,你也得贴墙上去,抠都抠不下来,你信不信?”

    “来来来,再来打过!”

    顾墨尘挽了挽袖子,用实际行动告诉雷虎,他,不信。

    “好了好了,这架待会再打!”

    剑晨汗了一下,连忙跳出来摆着手打圆场,笑道:“我这刚回来,咱们几兄弟总得好好喝喝酒,老打架作甚。”

    “给你面子!”

    雷虎冲顾墨尘比划了下砂锅般大的拳头,斜了他一眼,目光再转,终于望见随在剑晨身后进来的一大帮人。

    “安安姑娘!”

    雷虎突闻身后风响,管平已经一脸惊喜地冲了上来。

    定睛一看,那缓缓摇着扇子的俊俏公子哥,不正是当日在长安时来寻过剑晨的……

    顿时捶了剑晨一拳,笑道:“好小子,洒家还以为你去办正事,结果是去接媳妇儿了,怪不得不要老哥几个跟着。”

    此言一出,剑晨固然老脸一红,安安小女儿家,更是娇羞难当,啐道:“啸天虎,你叫啸天犬好啦,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哈哈哈!”

    雷虎仰天一阵大笑,平生最介怀被人误会他的拳乃是雷虎啸天犬之事被安安一口说出来,却一点也不介意,大笑道:“弟妹说什么就是什么,啸天犬就啸天犬吧,只要你……”

    突然有些郑重,缓缓道:“好好待我兄弟!”

    “啸天犬!你再胡说!”

    女扮男装的安安跺着小脚,一副小女儿之态竟也不令人感到怪异,反而别有一番风情。

    “真是,好温馨的场面,都不忍心破坏呢……”

    剑晨正要拉着雷虎,免得安安继续尴尬,突然自前院大门处,有人笑着说道。

    骤然听到这个声音,剑晨的面色陡然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