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蛇七传来的消息
    一听到这个声音,安安再顾不得什么,俏丽的倩影化作一抹轻烟,已再度冲向房门口。

    吱呀——

    门开,剑晨摊着手以示没有敌意的模样映入眼底。

    “傻子!”

    安安又惊又喜地唤了一声,突然之间感觉眼眶竟有着酸涩,一双妙目登时粘在他身上,舍不得移开。

    “你怎么……会来这里?”

    她揉了揉眼,感觉这一幕有些虚幻。

    剑晨却冲她挥了挥手,面上一片温和的笑意。

    “两位,你们的使命到此为止了,可以回去复命了。”

    挥完手之后,手掌平平往前伸出,对两个大为紧张的雄武军士说道。

    这时才看到,他的手里还握着一块令牌。

    “城主令?”

    两个军士互相看了一眼,有些疑惑,也有些惊讶。

    左边那位上前两步,自剑晨手中接过令牌,仔细辨认半晌,这才回头,对同伴点点头,道:“是真的。”

    “那还能有假。”

    剑晨耸了耸肩,笑道:“拿着城主令去复命吧,主上说对你二位重重有赏呢。”

    “这……”

    这两位面面相觑,都有些迟疑,守在安安门口那位也走上前来,再度将那枚城主令翻来看去,又一脸狐疑地看了看剑晨,这才咬了咬牙,转身对安安躬身道:

    “小姐,属下这就告退了?”

    “走吧走吧,看着你们就烦!”

    两人用的是带问号的询问句,安安却哪里管他们,迭声催促着,一脸甩脱了牛皮糖的高兴。

    这辛苦守卫在门前大半个月的军士顿时也是一脸苦笑,又狠狠瞪了剑晨一眼递出个警告的眼神之后,这才握着令牌,快步跑去前院复命。

    两人才将将消失在拐角,安安已经冲到剑晨面前,上下打量着他,突然俏脸微微有着变化,又退了一步。

    “你……你怎么?”

    安安小嘴张了张,以她的聪颖,一时间竟也有些词穷。

    “我怎么了?”

    剑晨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

    “好像……”

    安安咬着手指,愣愣地看着剑晨,迟疑道:“你,你好像……变了?”

    剑晨沉默,心下突然涌起一丝温暖。

    也只有安安,在乍一见他之后,立即便能感觉到他心态的变化。

    “发生了……一些事。”

    对于安安,他并不想有什么保留,只是不愿在两人久别重逢之后,马上就切入到如此沉重的话题。

    “你先进来,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结果安安眼眸里划过一丝决色,打断了剑晨,转身便往屋内走去。

    剑晨怔了怔,便即跟上。

    待他进屋后,安安珍而重之地关上门,想了想,对剑晨道:“你现在功力比我高得多,感觉一下,是否有人偷听。”

    见她说得如此郑重,剑晨不敢怠慢,连功聚双耳,闭目静静感受了一番。

    片刻才睁开眼,摇着头道:“没什么动静。”

    “好。”

    安安点点头,咬着嘴唇,突然沉默了下来。

    “安安,你……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极少看到安安如此的剑晨心中大是好奇,隐隐地,又有着不好的预感。

    “傻子……下面我说的话,你一定要保持冷静。”

    安安轻轻一声叹息,看着他,眼眶却又有了泛红的架势。

    “到底是……什么事?”

    剑晨的心,也被安安的异常弄得提了起来,心底那丝不妙的感觉越放越大。

    “那日在万药谷,我走了之后,替你做了一件事。”

    安安又思虑片刻,这才缓缓开了口。

    “我让蛇七混进了一个组织。”

    “组织?蛇七?”

    剑晨一愣,突然面色微微一变,恍然道:“我第一次来雄武城时,那个针对蛇七的地级加急任务……”

    安安点点头,道:“不错,那任务正是我发布的,原本是想替你出一口气,不过后来,突然灵光一闪,正好借着这任务,将蛇七放出去查探一些事情。”

    剑晨深吸了一口气,不禁追问道:“什么事?”

    在这么问的时候,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蛇七去了哪里,以他对安安的了解,心下已经有了猜测。

    “鬼兵域。”安安沉声道:“我让蛇七以叛出雄武城,叛出蛇牙的身份,混入了鬼兵域。”

    闻听此言,剑晨的身躯猛震,禁不住连连退了两步,一脸震惊问道:“鬼兵域?你知道……鬼兵域在哪里?”

    安安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鬼兵域太过神秘,其实并没有固定的据点,不过……其中有一人,算是一个突破口。”

    “谁?”

    剑晨面色一凝,紧追问道。

    “青首鬼王。”

    安安直接道:“这个人,一直暴露在鬼兵域前线,几乎任何鬼兵域对外的行动,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并且,他还暗中招募了许多江湖中恶名昭彰的匪类供他所用。”

    剑晨心中一动,不由道:“摧魂双鬼?”

    “不错。”安安应道:“摧魂双鬼在青首鬼王的手下,只能算一般,而蛇七在动用了雄武城暗中的一些力量后,终于与其中一个受青首鬼王重用的手下搭上了线。”

    “只是,蛇七去的突然,必然不会受到生性多疑的青首鬼王重用,可以说,一直以来,他都是混迹于鬼王势力的边缘。”

    安安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忧地看了眼剑晨,轻咬银牙,又继续道:“这种情况一直未曾改变,直到上次咱们在皇城见面时也是一样,不过……”

    “不过当我与爷爷自长安离开,在回雄武城的路上时,蛇七突然传来了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剑晨紧了紧拳头,自安安的神情里,他已看出了什么,沉声问道:“与我身边的人有关?”

    “是。”安安的俏脸上蒙上了一层极为郑重的光芒,道:“是你身边最重要的一个人。”

    “谁?”

    剑晨双目紧紧一闭,复又睁开,面色已决然一片。

    “是你的……师父!”

    安安几乎已经将嘴唇咬破,忍了又忍,终于将心一横,铿声道:“是你的师父,伍元道人,他……他是鬼兵域的人!”

    “什么?!”

    即使已经作好了相当的心理准备,安安此言落下时,仍然令他惊得目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