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借兵
    沉默,大殿内,随着剑晨竖起的那根食指,再度变得寂静无声。乐—文

    剑晨看着安伯天,安伯天也在看着剑晨。

    然而从两人深邃的眼神中,却又感觉,两人互望的,又并不是对方。

    只不过是在沉思时,目光随意落下的一个方向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安伯天突然打破沉默,低声道:“你就不想问我,玄冥之三在什么地方?”

    “你会告诉我吗?”

    剑晨的目光也慢慢有了焦点,将安伯天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摇头道:“其实你也不知道玄冥之三在何处,否则,你保我做什么?”

    安伯天突然笑了起来,手腕一翻,手中竟又出现一个同样精致的茶杯,慢慢替自己斟了一杯茶,闻了闻,笑道:

    “光凭这些小聪明,可还带不走安安。”

    “是”剑晨点点头,赞同道:“确实不够,所以,咱们来谈谈这次我来雄武城的第二件事。”

    “说。”

    安伯天又开始专注于手中的香茗,一股上位者的淡然气魄弥漫开来。

    “我要借兵。”

    剑晨直接说道。

    “借兵?”安伯天嘴角弯了弯,淡漠道:“想用我雄武城的兵,壮大你血盟的实力?”

    “果然不愧为雄武城主,血盟的事情你竟也知道。”

    面对安伯天一口道破的血盟,剑晨表现得并不如何吃惊,反而还微笑着赞叹了一句。

    “这并不难猜。”

    安伯天吹了吹杯上热气,缓缓道:“不过我不明白,是什么,让你有勇气跑来雄武城借兵?兵借给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首先……”剑晨左右看了看,自顾自找了把椅子坐下,才道:“这好处肯定不会是玄冥诀,其次,你有可能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这话说得就像是个街井无赖,而安伯天却并不见动气,仍旧平静道:“嗯,你继续说。”

    剑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身体坐得更舒服了些,道:“无论是成立血盟也好,找雄武城借兵也罢,我想做的事情就只一件,变强。”

    “是不错,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安伯天轻笑了下,对此不置可否。

    “变强之后的血盟,可以帮你做一些事情,例如……”

    剑晨的身子突然坐直,极为郑重地盯着安伯天,铿锵道:“助你脱离雄武城!”

    咔——!

    又一枚茶杯碎裂,这一次,是碎在安伯天的手上。

    安伯天的面上一片冷厉,目光不再平和,而是变得犹如两柄剔骨钢刀,仿佛想将剑晨一皮一骨看个通透,强压着声音,厉道:“安安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剑晨摇了摇头,缓缓道:“安安并没有说什么,不过你目前的表现已经能够表明……我,赌对了!”

    安伯天闭目,深深地吸了口气,良久,语气已恢复得平静,方道:“说说你的计划。”

    剑晨思虑了一番,开口道:“既然伯父你知道血盟,那应该也知道,如今的血盟上上下下加起来,包括我,也才八个人而已。”

    “八个人,除非是八个隐宗级别的高手,否则放在雄武城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更别说人多势众的断剑联盟,抑或是那神秘非常的鬼兵域。”

    “所以你想招兵买马?”

    安伯天问道。

    “不错,可是这太慢。”

    剑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自嘲道:“以我目前名声在外的处境,怕也很难招到愿意效忠血盟的兵马,所以……”

    “所以不如直接找现成的?”

    安伯天似笑非笑地盯了他一眼。

    ————————————————

    城主府深处,后花园旁。

    园侧一处偏房,门前伫立着两个腰大膀圆,面相凶恶的雄武军士。

    吱呀——

    门开,一道绝美的俏影立于门后。

    “小姐,您想去哪里?”

    门侧两个军士在门响的同时,身躯很明显地同时往中间移了移,将房门口堵了个严实,微躬着身体,向这俏影恭敬问道。

    能在城主府内被称作一声小姐的,只有一人——安安。

    “去茅房,你们想看吗?”

    安安横了一眼这两个明显堵住她去路的家伙,没好气地道。

    “不敢!”

    其中一位军士不卑不亢地回了声,又道:“不过还请小姐稍待,属下这就去传唤两个丫环来,随同服侍小姐。”

    说着,冲另一人打了眼色,当真转身就要走。

    “服侍个屁啊!”

    安安气得七窍生烟,砰得一声又将房门摔上,尽管口出粗言,银铃般的嗓音却仍旧悦耳。

    两个军士鼻尖杵着房门,无奈地对视一眼,又各自回位,默默地伫立在房门两侧。

    “气死我了!”

    安安在屋内乒乒乓乓一通乱砸,在屋里没留下任何一件完好之物时,方才一屁股坐到床边,气哼哼地支着下巴生闷气。

    她自那日随同安禄山一道从长安离开后,便直接回到了雄武城。

    安禄山倒是在雄武城中呆了一会,交待了些事情之后便走了,可她,却莫名其妙地被父亲安伯天软禁在了城主府内。

    大半个月过去,除了偶尔能在后花园里散散步之外,一直都处于这种毫无自由的状态。

    生了一会闷气,安安平静了些,俏目中却浮现出忧虑的神情。

    爹爹他在与爷爷面谈之后,为何要软禁自己?

    难道是因为皇城中之事?

    还是自己偷跑出来私会剑晨的事情被爷爷知道了?

    安安并不是太担心自己,顶多,也就是被软禁罢了,可她担心的却是剑晨。

    若果真是因为她行踪泄漏被安禄山的眼线发现,那么也同时就等于剑晨的行踪被人发现。

    以他现下的处境,被安禄山知道了行踪的话,可不算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虽然爹爹没有明说,冰雪聪明的安安也从一些蛛丝马迹中,感觉到了雄武城必然是对剑晨有所图谋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眼中的忧虑更甚,也不知道……那日自己离开后,剑晨他们是不是已经被人找上门去。

    正胡思乱想着,陡然,只听门口传来一阵爆喝:

    “什么人!”

    安安微一怔,什么人?这里可是整个雄武城戒备最为严密的城主府,门口那两个笨蛋能叫出什么人的话来,难道竟还有人能够避开众多耳目,生生潜入到这城主府深处的后花园里?

    然后,她就听到了一个令她又惊又喜,熟悉到无以复加的声音自房门外响起:

    “两位别紧张,我是自己人!”

    ——————————————————————

    在这个可以直接煎蛋的鬼天气……居然停电了!

    更悲剧的是笔记本的余电只够我一边蒸桑拿一边码出两章就只剩百分之二了,还是依靠手机热点才好不容易上传到网站,今天就只有两更了。

    明后两天,一天五章,并不是爆发,而是还这几天突发情况欠下的章……真是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