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面见
    别紧张?

    已然有了死之觉悟的蛇一尚未明白这三个字的意思,却听那声音又轻笑了声,道:

    “老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而已。”

    “大哥,你没事吧?”

    身后的汉子也在这时奔上前来,一把抓住他臂膀,猛摇了两摇,一副关切焦急的口吻。

    “剑晨,你他-妈-的,你这打得是屁招呼!”

    待认定蛇一无事后,松了一口气的汉子不禁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蛇一的眼睛睁了开来,根本不用低头去看,身体全然无恙的感觉也令他明白,自己并没有被那支恐怖的利箭射中。

    “你认识他?”

    看了眼笑嘻嘻的剑晨,蛇一的老脸也不禁一红,连忙对抓着他肩头的汉子问道。

    “认识,还打过一架,这小子的黑箭煞是厉害!”

    魁梧汉子恨恨地瞪了剑晨一眼,冲蛇一回道。

    这汉子正是曾经令剑晨与郭传宗等人在余杭郊外吃足了苦头的焦阳!

    “焦阳,好久不见,想不到你还是蛇一的弟弟。”

    剑晨摊了摊手,将千锋还于背后,面对蛇一与焦阳愤慨的目光浑不在意,道:“招呼也打过了,你是不是可以带我去见雄武城主了?”

    焦阳哼了一声,没好气道:“若不是主上有令,要洒家带一个活着的剑晨去城主府,信不信洒家一狼牙棒将你砸得肉泥?”

    剑晨笑道:“那你信不信我一箭射你个透明窟窿?”

    “你——!”

    焦阳被呛得脸上青红相间,本想再说些狠话,可一想到剑晨那一箭之威,不由又有些泄气。

    “大哥,你且稍待,主上命我来叫他,耽搁久了怕他怪罪。”

    索性不去理他,扭头对蛇一交待了一句,这才狠狠一瞪眼,怒道:“跟上!”

    说着豁然转身,自顾自往城里便走。

    剑晨倒也不慌不忙,抬脚跨过倒在地上的十六个军士,却是先回身去牵了他的马儿,这才冲蛇一偏了偏头,随着焦阳的步伐而去。

    路过那仍跌坐于地的校尉时,还不忘脚尖一挑,将自己那面蛇二十九的令牌收入怀中。

    再往前看时,焦阳几乎已经快走得没了影,看来刚才那打招呼的一箭令他怨气很大。

    剑晨笑了笑,也不去喊他,索性直接翻身上马,摸出马鞭一扬,疾速追了上去。

    留下数百城头守军,大眼瞪小眼。

    “想不到你竟是蛇一的弟弟!”

    骑着马,大步流星的焦阳片刻便被剑晨赶上,坐在马背上,他侧头看了看焦阳那魁梧的身躯,不由又是一声感叹。

    焦阳撇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也不说话,只是脚下骤然生风,行走间已用上了轻功,他壮硕的身躯宛若投石机上发射的巨石,猛得提速往前便冲。

    以他与蛇一同样暴躁的脾性,若不是主上有令的话,老早便一拳轰上剑晨那张讨厌无比的脸上。

    两人一个骑马,一个施展轻功,雄武城内本也不大,一前一后奔了没多久,不用焦阳引荐,剑晨也已看到了前方那气派大宅门前顶上的烫金横匾。

    城主府。

    见有人来,城主府门口的守军顿时紧张了下,却被焦阳一番说明,又摸出一块不知什么的令牌在守军眼前晃了晃,那丝紧张顿时消弥于无。

    趁着这功夫,剑晨翻身下马,随意将马儿栓在了城主府大门旁边以供访客寄存马匹所用的简陋马厩中。

    回身时,焦阳已环抱着双手,正一脸不耐地等着他。

    “小子,洒家警告你,在城主府中你若敢作出什么不当的举动,小心进得去,出不来!”

    焦阳恶声恶气对剑晨警告道。

    “放心。”剑晨耸了耸肩,抬头看着那块龙飞凤舞的横匾,眼眸里终于也流露出一些激动,喃喃道:“打不起来。”

    焦阳又哼了一声,踏前便往府中走,剑晨自然随后跟上。

    城主府修建得很气派,也很大。

    不过这份大,剑晨感受得并不真切。

    因为焦阳带着他,从府门穿过前院之后,又从偏门一转,府中面积最大的正殿便已在眼前。

    正殿就在跟前,那么雄武城城主安伯天,自然就在正殿内等着他。

    要与安伯天正面对上,剑晨的脸上本该满是郑重,可是,此刻从他的面上,却只能看到一抹抹的失望。

    城主府,说不定安安小时候便是在这里长大,他其实多么想再四处转转,看一看这安安从小玩到大的地方,说不定……还能见上一见那令他魂牵梦萦的美丽倩影。

    “到了!”

    心中的失落被焦阳暴力打断,这才发觉先前一阵失神,却已走到了正殿跟前。

    焦阳目带威胁地瞪着他,厉道:“小子,洒家再警告你一次……”

    “行了,不会动手的!”

    剑晨横了他一眼,摆了摆,直接越过焦阳,自顾自往正殿内行去。

    殿门是虚掩着的,只留了一道可供一人侧身入内的缝隙。

    他也不想推门,侧了侧身子,便从门缝里闪身入了殿内。

    却见殿内极是空旷,并无多余的人。

    正殿顶首正中位置,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正以手支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旁边另有一小小书童打扮的孩童,正缓缓替他斟着茶。

    剑晨的面色终于郑重起来。

    这个中年男子,他并非第一次见。

    正是雄武城的城主,也是安安的爹爹——安伯天。

    安伯天在打量着他,而他却也在上下打量着这雄武城中权力最高之人,一时间两人静默无言。

    良久,安伯天才抬手朝书童挥了挥,道:“去吧。”

    小书童咬着嘴唇犹豫了下,一双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以余光也将剑晨好一番打量,这才将手中精致的茶壶放下,道了声是,躬着身子慢慢退走。

    退至殿门处,他才转过身,也自那门缝里挤了出去,反手却将殿门带了个严实,显然不想让外面的人听到安伯天与剑晨的对话。

    殿中,只留下剑晨与安伯天两人。

    “我是该叫你城主呢,还是主上?”

    剑晨看着安伯天,笑了笑,率先开了口。

    “其实……”安伯天把玩着手里小巧的茶杯,轻嗅了嗅茶香余韵,也笑了笑,道:“你是想叫我一声伯父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