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拿下!
    回到前院时,雷虎与管平等人正围着门后影壁转来转去。

    见到剑晨等人回来,雷虎不禁奇道:“兄弟,你们去哪了?刚才这影壁好像震动了一下!”

    影壁是怎么回事,剑晨当然清楚。

    对于雷虎的问题他并没有回答,他现在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手中冰寒的黑剑,在被他从山坡处带回霸剑前院后,剑身上的寒气竟然……弱了许多!

    是自己的手已经习惯了这份冰寒吗?

    为了确定,剑晨甚至还将剑又递到郭传宗面前,叫他摸了摸。

    “咦?”

    郭传宗本来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将手摸上黑剑剑身的,可是,才只过了一个呼吸的功夫而已,他便惊叫道:

    “好像……没那么冰了?”

    凌尉也站在影壁旁边,自剑晨出现后,他的眼睛便没有从黑剑上离开过,此时突然皱眉插口问道:

    “这剑……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

    剑晨回头看了看他,自凌尉从昏迷中醒来后,已经很少主动开口说过什么了,现下却因为一柄剑?

    “你认识这柄剑?”

    剑晨问道。

    凌尉摇头,“不认识,不过……”

    他歪着头想了想,不确定道:“好像……有一些感应。”

    感应?

    剑晨点了点头,有感应,就对了。

    凌尉的身上是有着血剑气息的,且不论这气息从何而来,但至少,他能在这黑剑上找到感应,那不是更能肯定这剑——

    也是其中一柄沥血剑?!

    黑剑上的冰寒正在缓缓消退着,当剑晨已经不需要再用混沌内力去抵挡那一波一波的冰寒时,周遭人的呼吸,陡然沉重了几分。

    “这剑上有古怪!”

    雷虎第一个沉下了脸,侧眼看了看双目中隐有血红的赵子超,一脸若有所思。

    “小郭,还要麻烦你一下。”

    剑晨又盯着黑剑看了看,冲郭传宗说道。

    “嗯?”

    郭传宗正自一阵没来由的心烦气燥,闻言微怔,不由疑惑看向剑晨。

    “这里,再挖一个洞出来,要能放这柄剑的深度。”

    剑晨伸手指了指,手指方向,却是那方影壁。

    郭传宗一愣,突然反应过来,恍然道:“六哥,你是说……”

    “不错。”剑晨点头道:“这剑上的冰寒并非属于剑本身所有,而是常年累月被压在玉寒石下,受了石上的寒气侵蚀所至。”

    他的目光一闪,沉声道:“这剑被压在玉寒石下定非偶然,而是有人刻意为之,目的就是想以玉寒石上的寒气镇压这剑上的煞气!”

    以寒气镇压煞气,这个方法……很耳熟。

    “这剑,这剑是——!”

    郭传宗跟在剑晨身边最久,第一个跳了起来,面上震惊不已。

    “血剑?你说这柄剑是沥血剑?”

    孟瀚然之前也曾亲身参与为沥血剑打制天外陨铁剑鞘之事,闻言顿也明白过来,却万般不信。

    他霸剑山庄因为凭空得来的一柄沥血剑,最终害得全庄被灭,而此刻剑晨自庄内地下找出的一柄剑,竟然也说是沥血剑?

    剑晨撇了他一眼,道:“个中详情以后让小郭说与你听吧,我还有事,须得出去一趟。”

    雷虎连问道:“兄弟你要去哪里?让洒家陪你走一趟?”

    剑晨摇摇头,目光望向远方无尽尉蓝的天空,颇有些出神地呐呐道:

    “不用,这些的事情,我一人足以。”

    ————————————————

    范阳,嘉山。

    山下有一城,唤作雄武城。

    时至过午,雄武北城门处正好交班,吃饱喝足的两队雄武军士各守城门一侧,肃穆的神情里,一股杀伐之气由然而生,乃是两队真正上过战场的精兵。

    雄武城寻常并无人来,往往在城门口站上一天也遇不上一个想要进城的人,然而今日,两队精兵刚刚完成换岗之后,视线的远处,有一马正缓缓而来。

    “来者何人!”

    即便只是一匹马,城门守军也并不等闲视之,纷纷面色一顿,那股杀伐之气顿冲云宵,神情严厉地紧盯着越走越近的马儿。

    坐于马背上的是个少年,听到喝声,他纵身一跃,自马背上轻飘飘跳了下来,冲守军摊了摊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

    “自己人。”

    他微笑着向冲他喊话的校尉回应。

    “自己人?”

    校尉显得很是狐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厉喝道:“老子在雄武城当了三年值,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怪我喽?”

    少年仍然只是笑笑,伸手入怀,摸出一块铁牌来,往校尉身前抛了过去,道:“你看看这令牌可是假的?”

    校尉迟疑了下,抬手接过令牌,只往上扫了一眼,面色顿时大变。

    蛇二十九!

    令牌上,这四个字仿佛沉重如山,校尉只扫了这一眼,手腕顿时一颤,令牌自他手中掉落于地。

    “围起来!”

    突然,他大手一挥,腰间的佩剑已然出鞘,脸上的神情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哗啦——!

    两队久经沙场的强兵几乎就在校尉话音落下时,队形一散,短短时间里已从两侧合围,人人手持长枪杀意凛然,将少年围在了中间。

    能拿出蛇二十九令牌的,自然是剑晨。

    校尉的过激反应让他怔了怔,脸上的笑意终于无法继续下去,面色一沉,道:“怎么,这令牌是假的不成?”

    那校尉哼了一声,抬头又冲城头作了个手势,厉道:“令牌不假,不过你蛇二十九早已叛出雄武,竟然还敢大摇大摆地走回来,老子也是佩服你的勇气!”

    “我?”剑晨眨巴下眼,手指着自己,惊讶道:“叛变啦?”

    他虽然曾经擅自离开过雄武城,但自问还没做出过什么有损雄武城利益的事情,顶多也就算个擅离职守而已。

    正是这番考量,他才没打算以暗中手段偷入雄武城,谁曾想,这才走到门口,便已兵戎相见。

    “哼!”校尉冷厉道:“蛇老大亲自发布的通告,还能有假?”

    突然又是一声大喝,“拿下!”

    “喝——!”

    周围军士听令,当即齐齐一声暴吼,脚下重重在地上一跺,整齐的十六杆钢枪透着锋锐,分了上中下三路突刺而出,将剑晨身周的躲避空间全数封死。

    百战精兵,虽无高明武学,但出招时的气势已非寻常江湖中人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