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五十三章?传诀
    接拳!

    ?爆起如雷怒喝的不是别人,正是盘坐于地修炼的雷虎。。。

    ?但见他不知何时双目已然怒睁,爆喝声响起时,人已长身而起。

    ?接拳,自然是要出拳的。

    ?嗷——!

    ?剑晨身形一侧,一颗硕大的虎头血口大张着,猛扑向白眼还未翻完的顾墨尘。

    ?雷虎啸天拳!

    ?顾墨尘愣了一瞬,一句话还未说完便已觉厉风扑面。

    ?不过,在发现冲拳而来的是雷虎时,他神情中的紧张又缓和下来。

    ?毕竟,雷虎啸天拳他并非第一次接,上一次雷虎出拳时,他仅仅用了两刀而已,便将猛虎之势斩成了碎片。

    ?当日能做到,现在当然也能做到!

    ?心念电转间,雪亮的刀光已然闪亮。

    ?知道雷虎这一个月在做什么的顾墨尘到底也加了几分小心,他挥出的刀光不是两道,而是,五道!

    ?就算雷虎这一月来修为突飞猛进,他顾墨尘也非原地踏步,这五道刀光以足够斩破雷虎啸天拳!

    ?就在顾墨尘信心满满时,猛虎之拳已一头撞在他交织而出的刀网上。

    ?碎!

    ?这是顾墨尘脑海中浮现出的景象。

    ?可惜,世事常常不与人为。

    ?雷虎的这一拳不仅没碎,顾墨尘竟还惊讶地感觉到,他的刀……偏了!

    ?没错,就是偏了!

    ?刀光仍在,五道刀光一道也不少,仍然在他身前雪白刺眼地闪耀着。

    ?可是……雷虎的拳也仍在!

    ?自那虎头上,顾墨尘感到了一阵极致的旋转力道,正是这旋转,将他瞬间劈出的五刀一一卸在了旁处。

    ?交织的刀网顿时变成了破败的渔网,而雷虎啸天拳就像是一尾硕大的虎鲸,自那渔网上的破口中一穿而过!

    ?再想挥刀已然不及,此刻顾墨尘能做的,就是退!

    ?血盆大张的虎口离他前胸只有毫厘,顾墨尘脚尖连点,暴退的身躯已分不清是自己在退,还是被雷虎的一拳轰得飞退。

    ?再有两步便是影壁,退路也只剩两步。

    ?无数次生死交战而得来的宝贵经验提醒着顾墨尘,这两步之后,啸天拳上的力道仍不会变弱。

    ?与其逼到死地再搏,不如……

    ?他猛一咬牙,先前的轻松已然不再,脚跟重重往地上一跺,身躯急停间,缺月琉光紧贴着身体斜上横削虎拳。

    ?退无可退不如奋力一搏!

    ?刷——!

    ?一道夺目的巨大雪亮刀光横切向天,生死瞬间,顾墨尘的潜力大爆发,这一刀全无保留,直斩得仿佛连天也被撕破了一道巨大的缺口。

    ?可是……也仅此而已。

    ?威猛迅捷的一刀,除了斩破了天,其他却连半点东西也没斩中。

    ?顾墨尘有些愣神,右臂高举着缺月琉光久久没有放下,惊骇的目光却在看着他的前方。

    ?雷霆般的巨虎,在他挥刀时突然消失不见,就仿佛从来也没有人对他出过拳一般,起得突然,收得……也更突然。

    ?没有了拳势,顾墨尘的目光毫无遮挡,一眼便见到了立在他前方不远处,正呵呵笑着的雷虎。

    ?“干啥,你这是干啥?”

    ?顾墨尘回过味来,顿时跳着脚直吼:“会死人的!”

    ?“哪有?”

    ?雷虎摊了摊手,笑道:“你看你跳得多高。”

    ?顾墨尘气急败坏道:“我的心跳得更高,你要不要看看?”

    ?又怒道:“你刚才那是什么?”

    ?“拳头啊!”雷虎硕大的拳头在他面前扬了扬,得意笑道:“还能是什么?”

    ?郭传宗突然也睁开眼,嘻嘻一笑,道:“三哥,你也来接我一掌?”

    ?说着,右掌金光隐现,作势就欲拍出。

    ?“少来!”

    ?顾墨尘吓了一跳,连又退了两步,这一次,是真的背靠在影壁上。

    ?他离开才只半个月而已,以往并不放在眼里的雷虎啸天拳就差点令他阴沟里翻了船,此刻郭传宗又来,天知道他的掌力又会进步到何种地步。

    ?想到这里,顾墨尘心下大为羡慕,不满道:“你们这些人,就是这么对待辛苦奔波的我吗?”

    ?“不行,下次让大哥去,我也得好好修炼一番!”

    ?“三哥。”

    ?剑晨横上一步,笑道:“玄冥诀我也给了你,怎么好像你并没有修炼的样子?”

    ?顾墨尘眼白一翻,气道:“冠绝天下的玄冥诀,我怎么可能不修炼,可奇怪的是……”

    ?郭传宗笑道:“奇怪的是,玄冥诀第一卷你怎么练也练不成?”

    ?顾墨尘一愣,讶道:“不错,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洒家也没练成。”

    ?插口说话的是雷虎,满脸的遗憾。

    ?“怎么可能?”

    ?顾墨尘又想跳起来,叫道:“你没练成,那刚才的拳是怎么回事?”

    ?雷虎气道:“你急什么!”

    ?“玄冥诀,六弟他给了咱们两卷,可我死活也练不成第一卷,偏偏第二卷却炼得轻轻松松,刚才打你的拳,就是玄冥之攻。”

    ?“没练成第一卷……可以练第二卷?”

    ?顾墨尘愣了一下,不可置信道。

    ?说到这里,剑晨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解道:“这事情着实奇怪,我给你们的玄冥诀并无不同,可是大哥他偏偏练不了第一卷,而小郭他们第一卷倒是成了,而第二卷又怎么也练不成。”

    ?说着,手指往依然处于打坐中的管平与凌尉两人身上指了指,一脸的疑惑。

    ?“原来……是这样?”

    ?顾墨尘张了张嘴,目光游移到郭传宗身上,不禁怒道:“来来来,小屁孩子,你刚才不是要出掌吗?”

    ?右手一握刀柄,左手往郭传宗身前勾了勾,一副挑衅的模样。

    ?这次轮到郭传宗干笑不已,玄冥诀他只练了第一层,而这第一层重的是防守,并不能像雷虎那般拳头上的威力暴增数倍,刚才也就是虚张声势,想吓吓顾墨尘而已。

    ?“不说这个……”

    ?剑晨微微一笑,站出来打着原场,转换着话题问道:“三哥,事情办得如何了?”

    ?“妥了……”顾墨尘摊了摊手,正色道:“按你说的,洗剑门已经从江湖上消失了,不过……”

    ?他犹豫了一下,倒是雷虎从旁皱眉接口,问道:“咱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剑晨面色一厉,森然道:“那当日断剑联盟逼死了我师父,他们做得……可好?”

    ——————————————

    这两天忙得昏头转向,明天起恢复三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