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力斗普渡
    惊骇的面庞上,一抹血线从中,将两颗才将泛起恐惧的眼珠越分越开。

    一刀,两半!

    普渡禅师探出的右手没有抓住顾墨尘的刀,却被陡然喷薄的大量血液染得通红。

    “肖师兄!”

    “师兄!”

    断剑联盟人群后方,顿时有五六人面色大变,一阵悲呼之下抢上前来,可惜,那自上而下被劈成两半的躯体已经轰然落地。

    破碎的身体,白花花的肠子,四处飞溅的血液,令抢上前来的五六人悲呛之余,也是一阵手足无措,惊怒已被恐惧所取代。

    肖师兄可是他洗剑门中的大师兄,武功在同来剑冢的七人中已是最高,可即便如此,也在顾墨尘的手里走不了一招,那他们……又能如何?

    “阿弥佗佛,顾墨尘,你好狠的手段!”

    普渡禅师面色愤然,血红的右掌上,卐字已成。

    当着自己的面,顾墨尘竟胆敢斩杀他断剑联盟中人,这对身为盟主的普渡禅师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

    一声怒吼之后,大日如来掌应声而起,泛着血色的金光佛印从普渡的右掌,透射向顾墨尘的前胸!

    刷刷——

    锵锵——

    刷刷刷——

    锵锵锵——

    顾墨尘的快刀曾斩碎过雷虎的啸天拳,也斩碎过郭传宗的降龙掌,可是这一次,面对普渡禅师含怒出手的大日如来掌,那道卐字佛印竟如金似铁,他身前的刀光已然纵横交错到如同蛛网,可任凭他刀出如电,却不能在不断推进的卐字佛印上留下半点缺口。

    “哼!”

    顾墨尘陡然一声冷哼,翻腾似幻的手腕突然凝实,身前万千刀光像是长鲸吸水般猛然往缺月琉光上汇聚。

    嗞——!

    刀使剑招,这一次,不再是斩,而是刺!

    雪亮的刀光刺眼夺目,缺月琉光疾刺大日如来掌,佛印与刀光尚未接实,锋锐无匹的缺月琉光早将空气撕裂得爆鸣不断。

    铮——!

    刀尖正中卐字佛印正中一点,一直不停推进的卐字佛印终于在顾墨尘谷尽全力的一刀下,有了停顿。

    只是,这停顿只是片刻而已!

    “喝——!”

    普渡禅师见佛印受阻,陡然吐气口声,嘿然间,右臂猛得再往前一推。

    旧力将尽的佛印立得新力之助,原本被顾墨尘遏制的前进势头再度高昂,就那么抵着缺月琉光的刀尖,一路高歌猛进。

    顾墨尘突然感觉脚下发热。

    他的身体被卐字佛印猛力推动着不停后退,鞋底在青石铺就的练武场地板上高速摩擦着,只是数个呼吸而已,脚下厚厚的千层纳底布鞋便被磨去了大半。

    缺月琉光上,雪亮的刀光已然淡去,露出原本的乌黑,刀身虽仍然绷得笔直,但顾墨尘持刀的手腕处,却已有了微微的颤抖。

    虽然他的面色不改,但这丝颤抖却已显露出,顾墨尘他,即将不支!

    咻——!

    嗷——!

    就在顾墨尘手腕有着颤抖的同一时间,他被压迫向练武场的身躯两侧,龙吟剑啸同时大作。

    右边是一道匹练长虹,划空过处,剑晨持剑正取普渡禅师软垂的左臂,左边,却是一条威风凛然的金光恶龙,向来喜欢以硬碰硬的郭传宗直接轰上了佛印与刀尖相抵的中心点。

    “哼!”

    普渡眼中精光乍现,对于郭传宗的降龙掌,他看也没看一眼,两人毕竟差着大境界,降龙掌虽阳刚威猛,倒还不放在他的眼里。

    可是,剑晨那一剑却着实令他懊恼。

    他的左臂正是当日在霸剑山庄时被天下财神以一粒算盘珠子打穿,以至于整条手臂的经脉全部寸断,就连少林寺的博广精深,也找不出一丝可以接续的方法。

    可以说,现下的普渡有这条左臂与没有左臂,根本就没有半点分别。

    然而有没有用是一回事,左臂已废,并不代表着普渡能眼睁睁看着有人一剑切下他的左臂而无动于衷。

    肢体健全终归还是好的,留着,才有一线希望。

    剑晨这一剑极为刁钻,惊虹剑堪堪擦着卐字佛印的边缘递进,除非普渡撤掌回救,否则绝无法闪避或抵挡。

    正是以围魏救赵之法,攻敌之必救!

    “来得好!”

    左臂危在旦夕,普渡禅师面无惧色,陡然一声高叫,内含佛门狮子吼神功,舌绽春雷,立将郭传宗的金光恶龙震成粉末。

    而对剑晨那一剑,却不管不顾,卐字佛印大力猛进间,不仅将顾墨尘又往后压迫了一尺,更是身躯大进,就仿佛自己将左臂凑到了剑晨惊虹剑下一般。

    普渡这般应对大出剑晨意料之外,他的面色一阵诧异,心中已觉出不妙,可是,剑已出鞘,如何能退?

    就算是陷阱,这一剑他也得刺!

    电光石火间已不容他细想,惊虹剑的剑尖,堪堪已触及普渡左臂上的僧袍。

    就在这一瞬,剑晨突感握持剑柄的手背上竟有一点冰寒,激得他内息的运转竟有着不畅之感。

    眼角的余光处,更惊见一抹冰蓝之色迅疾如电,所攻之处,正是他持剑的手腕!

    围魏救赵再围魏救赵!

    只是这一次,所围的魏,已经从普渡换成了他剑晨!

    一瞬之间,剑晨的大脑以极高的速度飞速运转,已然分析得出,他的惊虹剑可以斩下普渡的左臂,而这突如其来的冰蓝之色,也将会在同时刺穿他的右手。

    以普渡残废的左臂换自己一只战力十足的右手?

    这个买卖,很亏!

    心念及此,他连将剑尖上挑,惊虹剑尖自普渡的左臂上斜斜划过,将他的僧袍割出一道裂口,顺势上拉,却是由左及右,转攻向普渡右臂肩头。

    手腕也随着挑剑的动作,让过了冰蓝之色的锋芒。

    “好小子!”

    身侧,有人突得赞叹了一声。

    却见凭空出现的冰蓝光芒去势不改,自剑晨的手腕下方一穿而过,随即,命中了一个令剑晨大感诧异的目标。

    卐字佛印!

    冰蓝光芒自他手下穿过,正正击中的,却是普渡禅师力压顾墨尘的卐字佛印!

    轰——!

    顾墨尘千刀万刀不能斩裂的佛印,竟然在这冰蓝光芒一点之下,猛然爆碎了开来。

    以佛印为中心点,一圈血中带金的佛光猛然爆散,只一刹那,便将场中四人身形尽皆淹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