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尹修空的变化
    剑晨恍然中一把推开了自己半年未回的小屋。

    他的双目迷茫着,也不顾已经积了薄薄一层灰的床铺,一脑袋便栽在了床上。

    靳冲他……怎么会说出与明伯同样的话来?

    剑晨的脑袋中一片浑沌,脑子里不停回响着尹修空最后向他说的那句话。

    一切……以保命为重?

    为什么看起来毫无交集的两人,都同样说出叫他以保命为重这样的话?

    我的命……到底怎么了?

    没有点灯,无尽的黑暗中,剑晨默默趴在床上,直感一张无穷无尽的大网向他当头笼罩而下,越缠越紧,而他却找不到出口,理不出头绪。

    靳冲与明伯到底有没有关系?还是说……就连他也是鬼兵域的人?

    尹修空的房间。

    同样没有点灯,尹修空静静立在屋中央,他的目光穿过剑晨走时没有关闭的房门,怔怔望着屋外沉寂的黑暗。

    半晌,突然叹了口气,幽幽自语道:“师父,咱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他身后的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两道精芒。

    “好与不好,现下还不是能得出结论的时候,不过……修空,你做得很好。”

    身后那两道精芒缓缓淡去,一抹枯瘦的身影从暗处现了出来,立于尹修空背后。

    “师父……”

    尹修空突然转身,扑通一声向黑影跪下,泣道:“真的要这么做吗?”

    这黑影,竟是本已回房的伍元道人。

    “弟子……弟子只怕……”

    “怕什么。”

    伍元道人缓缓伸出一手,按在尹修空低低抽泣的头顶,叹息道:“若不如此,晨儿他如何过得了这关?”

    “可是师父你……”

    尹修空抬起头,面色焦急地叫道。

    “无须再言。”伍元道人目中精光又闪,直接打断尹修空,平静道:“修空,还记得为师当日救你上山时说过的话吗?”

    尹修空怔了怔,脑袋再度垂下,低低道:“弟子……记得。”

    “好。”伍元道人面色缓和了几分,柔声道:“以后,就得看你了。”

    尹修空身躯大震,痛苦地闭上眼时,两滴清泪自眼角一滑而落。

    咚,咚,咚!

    对着伍元道人,尹修空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

    翌日清晨。

    “啊~~~~”

    顾墨尘自客房里走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神色慵懒。

    “山上的空气就是新鲜,爽!”

    他甩了甩胳臂,带着惬意满足地轻笑了笑。

    “那么爽你出家呀,天天住山里,岂不是爽得翻?”

    练武场上,早起了一步的郭传宗正在练功,闻言不禁翻了他一个大白眼,出声呛道。

    顾墨尘不以为意,回以微笑,道:“可以啊,不如七弟你也一起?”

    郭传宗撇了撇嘴,不屑道:“谁有空搭理你,小爷大把的快活日子在等着呢。”

    “哦?”顾墨尘走到近前,睁大眼睛好奇道:“要饭很快活吗?”

    嗷——!

    龙吟大作,郭传宗扭转身就是一式降龙掌疾轰顾墨尘。

    刷刷——

    与前一样,顾墨尘只是笑着,两道刀光亮起,金光恶龙便即片片破碎。

    “有种你不用刀!”

    郭传宗又是气又是无奈,跳着脚怒指顾墨尘手中乌刀,颇有些耍赖的意味。

    “行啊!”

    顾墨尘倒是大度,把刀往腰间一插,笑道:“那你不用掌。”

    “那有什么问题!”

    郭传宗嘿嘿一笑,面色陡然一正,厉喝道:“看拳!”

    不用掌,用拳不就行了?

    郭传宗得意地笑着,拳头上已有金光闪亮。

    顾墨尘微摇了摇头,早知郭传宗这小子古灵精怪,他倒也不在意,嘴角咧了咧,伸出一掌便要去拿他拳头。

    掌出一半,顾墨尘的脸色突然微皱,目光一偏,往山门处撇了一眼。

    砰——!

    郭传宗的拳何其快,就是这么一愣神的时间,拳与掌差之毫厘地交错而过,以降龙掌发力的结结实实一拳,立时轰在顾墨尘肩头。

    势大力沉的拳头令顾墨尘噔噔连退了两步,也将郭传宗轰得怔愣片刻。

    “三哥,你……”

    以他对顾墨尘的了解,即使不用刀,要挡他一拳也非难事,一时少年心性下,此拳并未留力,却不想竟完完整整轰在了顾墨尘身上,这令郭传宗不由有着内疚。

    然而顾墨尘的身躯虽然退,目光却仍在望着山门处,郭传宗歉然的话语听进耳中,却只是将那伸出的手掌冲郭传宗摇了摇。

    吱呀——

    正在这时,剑晨的房门也被他从内拉开,一张坚定的脸,落入郭传宗眼底。

    “六哥?”

    郭传宗看他面色,不由又是一怔,试探着叫了声。

    “来了?”

    剑晨冲他微一点头,却沉着脸,向顾墨尘问道。

    “是吧。”顾墨尘的目光一直没离开山门,耳朵微动了动,笑道:“人还挺多。”

    郭传宗面色一正,来了,谁来了?

    还用问?!

    他的拳头猛得握紧,身躯微微地颤抖着,说不清是激动还是紧张,总之,不会是害怕。

    他的目光刚刚随着两人转向山门处,只见一个脑袋,已缓缓地拾级而上,慢慢显露出身形。

    来了!

    郭传宗哼了一声,身体正要前冲,突然又顿住。

    那颗脑袋在他的视线里已经露出了脖子,面目已可分辨,却并非他料想中的断剑联盟中人。

    而是尹修空。

    尹修空的年纪与郭传宗相仿,但两人的性格全然不同。

    郭传宗总是一副嬉皮笑脸,对所有事都满不在乎,天塌下来当被盖的玩世不恭。

    而尹修空却恰恰相反,乃是一个青涩木讷的少年,面上总有着唯唯诺诺的胆怯,至少,剑晨从小到大见到的,都是这样一个尹修空。

    可是,当剑晨看清缓缓拾级而上的这个小师弟时,却不由有着一丝愣神。

    尹修空的面上看不到青涩,也看不到木讷,甚至连那一丝丝的胆怯也似在一夜之间永远离他而去。

    明明是个身材比他还单薄瘦弱几分的小小少年,此刻看在剑晨,甚至顾墨尘与郭传宗眼里,竟分明感觉到了一种压迫。

    沉重如山的压迫!

    “师兄。”

    在三人的注视下,尹修空已抬着缓慢的脚步走进练武场,停下,看着剑晨,平静道:

    “他们,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