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三十五章 目的不明的暗助
    “今天咱们客栈生意好,您三位要是住店的话,可得早些定下房间,不然的话……”

    那小二一面说着,一面微不可察地向他眨着眼睛。小说

    剑晨怔了怔,客栈里虽说不大,但桌子也摆了十来张,这小二哪个不问,偏偏跑来问自己这三个坐在角落里的人?

    他……眨眼睛是什么意思?

    “您,住吗?”

    小二不见剑晨回应,又问了一声,却将那个住字咬得极重。

    “住。”

    剑晨心头一动,立即点头答应下来。

    “大爷正好有些乏了,你前头带路。”

    顾墨尘喝完最后一杯酒,在剑晨一个住字出口时,也大手一挥,带着微醺醉意笑着接了口。

    “得咧!小的这就带大爷去看房间!”

    得了两人的首肯,小二一脸拉了生意的欢快,当下躬着身子,一手前引,踏着小碎步在前头带路。

    三人不再多言,就连郭传宗也放下又啃了一半的鸡腿,胡乱抹了抹嘴巴,连忙跟上。

    这小二走在前头,却似明白剑晨等人心思一般,七拐八拐的,尽往不惹人注意的角落走,绕了大半个圈,才走到大厅连接后院的走廊口。

    “大师,咱们人也来得差不多了,何时上山?”

    跟在小二后头,剑晨却听到围在普渡身边的一人问了一句,不由耳朵一竖,脚下不停,心神却落在普渡那边。

    却听普渡道:“差不多了,再等一个人来,咱们就走。”

    再等一人?

    如今客栈里外围着的断剑联盟中人怕不下数百,如此架势,恐怕已足以踏平江湖中一些稍小些的门派,而普渡竟还要再等一人?

    这人看来也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剑晨的拳头握了握,心中不禁冷笑。

    为了对付自己,断剑联盟竟摆下如此排场,这是否应该……高兴呢?

    入了后院,小二的脚步明显加快,客栈很小,容客人居住的后院自也不大,行不了几步,他便停了下来。

    而他所停之处,却令剑晨心中一痛。

    这个房间……是当日安安住过的。

    “三位大爷,小店今日客人实在太多,现下只余这一间房,只好委屈三位挤一挤了!”

    小二回转身,恭恭敬敬地弯腰行礼,口中不住抱歉,又拍着胸腹续道:“不过三位放心,这间房的床够大,足够令三位稍事休息之用。”

    剑晨与顾墨尘对视了一眼,只见后者大大咧咧地自怀中摸出一把碎银子,颇为满意道:“行,出门在外也没那许多讲究,挤就挤了。”

    “这些银子你拿去,再给大爷置办些酒菜来,咱们哥三个,还得再喝喝!”

    小二喜不自胜接了银子,连声道着谢,飞也似地跑了。

    后院里,就只留下剑晨三人。

    郭传宗左右看了看,待剑晨与顾墨尘入了屋之后,他才最后一个退进房内,顺手,将房门关了个严实。

    回头一看,他的三哥与六哥两人正围着床边不停摸索。

    “你们这是?”

    郭传宗走上前去,略有不解,他们俩该不会当真想睡一觉好好歇息歇息吧?

    顾墨尘的一张嘴总是不得闲,一有机会就想说两句,他一边摸索着床沿,一边道:“你没听小二说床很大吗?”

    郭传宗愣了愣,道:“听到了啊。”

    “那你觉得这床大吗?”

    顾墨尘继续着动作,反问道。

    郭传宗一怔,这才认真看了一眼房内这张简陋的床,皱眉道:“不算大吧?”

    正说着,却见剑晨摸完了床沿,一把将床上的被褥掀了起来,露出粗糙的床板。

    他伸出一手,用力往床板上按了按,顿时眉头一挑,似有发现。

    剑晨回头看了眼郭传宗,后者心领神会,连又退到门口,以耳朵紧贴在门上,听了半响,冲剑晨比了个放心的手势。

    剑晨这才与顾墨尘一道,将床上所有的杂物全部抱到地上,待整张床空空如也时,手掌往两块床板拼接之处贴去。

    稍运了运力,手掌猛然下压。

    咯吱一声,床板被他这一按,顿时往内两侧一分,露出底下的黑洞来。

    这床板底下,竟然是空的!

    剑晨与顾墨尘对视一眼,手臂一伸,隐于袖口的千锋握在了手里,内力再一催,千锋上即有银光亮起。

    不再犹豫,他纵身一跳,当先往黑洞内跳下。

    身形下落时,千锋往下一探,就着微弱的银光,却已见到洞底,离上面的房间地面,大约只有三丈而已。

    双脚落地,剑晨四下一扫,洞中情况已了然于胸,于是将千锋往上方挥了挥,给了顾墨尘一个信号。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跳了下来,剑晨待他两人站稳,这才将手一指,轻声道:“这边。”

    银光所指,却是个只容一人通行的黑呼呼暗道。

    休息一下客栈里竟还有暗道,这是剑晨以前根本没有想过的。

    而更令他想不通的是,那小二为何要引领自己三人发现这处暗道,背地里打的什么主意?

    还是说……这暗道中有什么不妥?

    抱着怀疑,剑晨在前方走得极为谨慎,然而在这暗道中走了顿饭功夫,前方已然无路,小心戒备着的机关暗袭之类,统统没有发生。

    阻挡在三人前方的,看起来是块巨石,而在银光照耀下,剑晨很轻易地便发现了暗道尽头右侧的山壁上,镶嵌着锈迹斑驳的金属把手。

    相比于暗道入口的隐蔽,这把手却做得极为显眼,仿佛这条暗道本就不是用于困人,而是逃生之用。

    已经走到了这里,断没有不尝试一下的理由,剑晨伸手一握,已将那把手握在手里。

    身后,郭传宗的双掌微微闪着金光,就连顾墨尘,也将他的乌刀握在了手里,两人背靠背,凝神戒备着当剑晨拉下把手后,可能出现的异变。

    咔!

    被铁锈腐蚀的把手费了剑晨一点力气方才掰动,当他一鼓作气将把手拉到下方时,眼前陡然有着光亮传入。

    尽头那块巨石,就在他拉下把手的刹那,无声无息地滑向一旁。

    身后两人松了口气,预防的异变始终没有出现,而剑晨已一脚踏出了暗道。

    入眼处的景物,令他微微一怔。

    这地方……很熟悉。

    他侧头一看,闻香公子那座被安安踩平了的野坟,现下已长满了杂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