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九章 施针
    “要怎么做?”

    剑晨自也看到了凌尉的变化,心下微松的同时,却也知不会如此简单,连向安安问道。

    安安没理他,闭目沉思了一会,另一只手在凌尉身前不停遥遥虚指,似在构思着什么。

    良久才睁开眼,转头看着剑晨,面颊上有些微红,指挥道:“你去把他衣服脱了。”

    剑晨犹豫了一下,还是应声走上前去,动手之前还轻轻念叨了一下:

    “五哥啊五哥,我这是为了帮你,待会醒了可别怪我。”

    这才被子一掀,动手除去凌尉衣衫来。

    衣衫好除,只是凌尉右手中一直紧紧握着的长剑却不好办,剑晨几乎运起了内力,才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的将他的手掌掰开,长剑取出,斜靠在床边。

    安安应该是要施展银针刺穴一类的功夫吧?

    拿下长剑之后,剑晨的动作再无阻碍,手脚极快地替凌尉除去身上的衣服。

    片刻,他拍了拍手,“好了!”

    安安毕竟是个女儿家,剑晨在帮凌尉脱衣服的时候,她一直转身背对着两人,此刻听到剑晨的声音,她好一阵运气,才慢慢转了过来。

    却不想,转身之后只看了一眼,俏脸顿时羞红到了耳朵根。

    “你这个笨蛋!”

    安安陡然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一把天陨寒芒直接插在剑晨脑袋上,娇喝道:“我叫你脱他衣服,谁……谁让你连裤子也给脱了!”

    床上,昏迷不醒的凌尉不着寸缕,而为了安安能施针方便,剑晨也没有用被子将他盖上,就那么坦坦荡荡地呈现在安安面前。

    剑晨一听,顿时也是老脸通红,连手忙脚乱地用被子将凌尉的下半部分盖严实,这才抹了把冷汗,赔着小心对又转了过去的安安道:“这次真的好了……”

    安安的俏脸上红晕未退,转身先撇了撇凌尉,又送给了剑晨一个大大的白眼,纤手一指,道:“这柄剑,先拿出去!”

    剑晨微一怔,不由道:“你是说这柄也是血剑,怕待会施展时出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稳妥些总是好的。”安安一面走近床前,一面说道。

    当剑晨将凌尉的长剑拿出屋,暂时交给管平保管,再回来时,眼角顿时狠狠眯了起来。

    一阵极淡的血腥气息,就在他再度进入门内时,迎面扑了过来。

    已他现下的功力,这淡淡的血腥气根本无法影响分毫,而心中的那份颤抖,才是令他拳头紧握的原因。

    凌尉床前,安安已经开始了施为。

    待剑晨走近之后,却见安安的一双手已然快得带起残影,数十根天陨寒芒正随着她的动作,快速、却又准确地扎在凌尉正面的穴道上。

    而那剑晨极为熟悉的淡淡血腥之气,正是从凌尉扎着寒芒的穴道上,丝丝升腾而起。

    不,不是升腾,应该说……是被逼迫!

    此刻离得近了,剑晨才发现,那每一根扎在穴道上的天陨寒芒顶端上,都有一股极淡,淡到不仔细根本看不到的血红轻烟盘旋缭绕。

    这些轻烟盘旋间,似乎仍不准备放弃凌尉的身体,每一下盘旋,每一下缭绕,都极力想重新回到凌尉体内。

    可惜,天陨寒芒虽小,毕竟也是天外陨铁所制,毫针上自带的森寒冻气本就是血气的大克星,无论这些轻烟如何盘绕,却始终无法越雷池半步!

    随着安安的动作越来越快,扎在凌尉身上的天陨寒芒越来越多,屋内弥漫的血腥之气无路可去,慢慢变得浓郁起来。

    而与之相对的,却是凌尉越显红润的脸庞。

    又过了一会,剑晨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屋内的血腥气息已浓郁到令他不得不运起功力才能抵挡的程度。

    不敢怠慢,当下一边运着混沌内力,一边不由担心地看了看安安。

    连他都要运功才能抵挡的血腥气,安安能否受得了?

    岂知这一看却松了一口气。

    安安始终是安安,思虑问题总也比他周全。

    她的双手一直未停,而嘴唇上,却牢牢咬着十来枚天陨寒芒。

    正是有了这些天陨寒芒之助,此刻安安身周一两寸范围内,血腥气息明显就要比屋内别处稀少得多,完全在她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剑晨心下正在感叹,却见安安一直犹如残影的双手突的一顿。

    口里的天陨寒芒被她一把扯下,握在手里往四下里挥了挥,像是在驱赶着血腥之气。

    “行了。”

    然后,剑晨便见安安轻抹了抹额角的汗水,转头对他笑了笑。

    再看凌尉,虽然仍然未醒,但自他满身密密麻麻扎着的天陨寒芒上,已经感觉不到有血剑的气息在盘绕。

    “他怎么……还没醒?”

    看着凌尉已经像是一个正常睡着了的人一般,剑晨心下放松了少许,却仍有着担忧。

    “你以为我是神仙呀!”

    安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想让他快点醒是吧?”

    “是啊。”剑晨不明所以,愣愣地点着头。

    安安突然露出狡黠的笑脸,眨巴下眼,道:“好办啊!”

    啪——!

    不待剑晨反应,一个清脆的巴掌甩在凌尉的睡脸上。

    “安安你……”

    剑晨一见,吃了一惊,连忙就要去拉她的手。

    却听安安笑指着凌尉,道:“你看,这不是醒了吗?”

    动作一顿,急转眼看向凌尉。

    右半边脸上,有着五道鲜红的掌印,凌尉的双眼,竟然真在安安一巴掌之后,缓缓地睁了开来。

    “五哥!”

    剑晨大喜,顾不得再去怪安安那一巴掌,紧张地注视着凌尉的反应。

    只见凌尉的眼睛已经完全睁开,甚至因为许久没接触过光亮,不由自主地又眨了眨。

    他微微扭头,看了看剑晨,又看了看安安,眼眸中泛着的,却只有迷茫。

    “我这是……”

    手臂动了动,他本想撑起身来,却发现浑身无力的厉害,最终也只是微动了动手指而已。

    “别动,你昏迷得太久,体内元气大伤,怕得好好补补才能恢复过来!”

    剑晨连将他压下,而安安却在一边手速很快地拔去他身上的天陨寒芒。

    “你刚才,叫我什么?”

    凌尉缓了缓,突然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