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八章 郭传宗的收藏
    “安大姐,难道你也会解蛊?”

    郭传宗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惊问道。

    安安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看我长得像苗人吗?”

    “那你刚才说……”

    郭传宗鼓着腮帮子,很不服气。

    “安安你的意思是?”

    剑晨强压下心中的焦急,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凌尉。

    “没错。”

    安安冲他点头,伸出一根手指在郭传宗面前晃了晃,道:“我虽然不能解蛊,但我可以令凌尉醒过来。”

    “不是吧?”

    管平愕然插口道:“连萧前辈都对五弟的情况束手无策,安安姑娘你却有办法?”

    安安小脑袋一昂,傲气道:“请叫我安医仙!”

    只说了这么一句,她已转身往凌尉床榻前走去,好歹知道剑晨现下心中焦急,也不再多卖关子。

    剑晨跟了上来,看看凌尉苍白的脸,心中一动,突然有些明白安安要做什么,不禁问道:“你是怀疑五哥他……”

    安安抬手把了把凌尉的脉象,回道:“不错,他是因引动了血剑气息才会昏迷不醒,所以,只要有克制血剑之扔,应该就能令他清醒过来。”

    克制血剑之物?

    剑晨冲口而出:“天外陨铁?”

    安安笑道:“对啊,就是天外陨铁。”

    “有用吗?”剑晨不禁担忧道:“天外陨铁可以压制血剑的气息,可五哥他目前的情况……”

    安安摆摆手道:“几年前御花园不是闹鬼吗?那些疯了的太监宫女陆陆续续都死了,可是还有一个宫女一直未死。”

    “那宫女乃是杨贵妃从小跟在身边的贴身侍女,贵妃待她如亲妹,舍不得让她疯癫而死,便一直由太医院吊着一口气。”

    说到这里,剑晨等人面面相觑起来,安安突然说到杨贵妃的宫女,自然不会是无的放矢。

    “那这宫女现在……好了?”

    郭传宗带着期待问道。

    “好了。”安安肯定了一下,接着道:“就在我带着梵天寒芒入皇宫的第二天,她的疯病好了。”

    “梵天寒芒!”

    雷虎在旁骤听梵天寒芒之名,顿时炸了毛,啪嚓一声,屋内唯一的一张桌子被他一掌劈得四分五裂。

    “你刚才说梵天寒芒是你带进宫的?!”

    不大的屋子内,猛虎气息陡然暴涨,怒目圆瞪的雷虎身边,同样身材壮硕的管平受不住气势压迫,噔噔连退两步,差点一屁股摔出门外。

    剑晨面色一变,这才想起刚才安安向他说梵天寒芒之事时,雷虎并未听到,连一个箭步冲到雷虎身前,奋力将已然暴怒的雷虎抵住,口中连道:

    “大哥稍安,此事容小弟待会详细与你诉说!”

    相对于屋内众人突然的紧张,安安倒还尚淡定,她不畏不惧地迎上雷虎一脸杀人的凶相,平静道:

    “啸天虎是吧?你别激动,剑虽然是我送到皇宫的,但却不是我去夺的,人也并非我杀的。”

    雷虎怒哼道:“就算如此,此事也定然与你脱不了干系!”

    又看了眼大为紧张的剑晨,火气一滞,沉声道:“这事,没完!”

    说着,屋内威势压人的气势陡然一松,雷虎豁然转身,一步一步踏出门去。

    凌尉未醒,剑晨身上又有断剑联盟之事,雷虎这人虽然性子火爆,却是个分得清主次的,虽然心中怒极,但也知现下非闹事的时候。

    剑晨望着雷虎宽阔的背影,心下无奈叹息一声,转回头,担心地看着安安。

    “没事。”安安却丝毫不受雷虎的影响,反而安慰剑晨道:“破月真人的死对他打击也不小,有情绪也是应该的。”

    剑晨怔了怔,不由道:“你知道大哥的事?”

    安安笑道:“江湖中的事,雄武城不知道的,很少。”

    又摆手阻止剑晨道:“行了,你不是很急吗,先把这人弄醒再说。”

    “好……”剑晨沉吟道:“可是要怎么做?难道让我再入皇宫去把梵天寒芒也偷出来吗?”

    安安抚了抚额头,无语道:“你还偷上瘾了是吧?”

    “郭传宗小弟弟,拿来吧!”

    她纤手一伸,却指向了郭传宗。

    这一声郭传宗小弟弟,听得郭传宗心中一暖,不期然地,竟想起当日在辰州初遇剑晨两人时的情景。

    面上却愕然道:“拿什么?”

    安安笑道:“当日在万药谷,你们给花姐姐治伤之后,那一大把天陨寒芒不是被你拿去玩了吗?”

    “对啊!”

    剑晨心下一跳,顿时反应过来。

    治好宫女的并非是梵天寒芒,而是天外陨铁才对!

    郭传宗也明白过来,顿时嘻嘻笑着,一边伸手入怀,一边调侃道:“还好你们有个叫花子兄弟,什么东西都舍不得丢。”

    手中怀入伸出时,手掌一摊,其上一大把细微的白芒正直随着众人的呼吸轻微跳动着,似乎下一瞬,就要飞腾而起。

    天陨寒芒之轻,攻击时可依据敌人行动间带起的微风而自动追踪而上,现下屋内的人都是曾经见识过这细如牛毛的白芒恐怖之处的,是以在郭传宗亮出天陨寒芒后,众人的动作幅度顿时大大减缓,就连呼吸,也是能憋就憋。

    安安轻轻走过来,小手已几乎看不到移动的缓慢速度慢慢朝郭传宗手心里抓去。

    直到一把紧紧抓住所有天陨寒芒,不光是她,所有人才大松了一口气,安安一个暴粟敲到郭传宗脑门上,怒道:

    “你这个笨蛋,不会抓牢了递给我吗?”

    刚才郭传宗的动作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阻止,待天陨寒芒出现时,再想说话已经不敢,唯恐她呼吸间带起的些许气流引动了寒芒,到时毫针四散,再想聚拢就麻烦了。

    郭传宗捂着脑袋,正有些委屈,却听安安挥手道:“行了,傻子留下,你们先出去!”

    她抓着天陨寒芒的手在凌尉面门上方晃了晃,肉眼可见的,凌尉那张苍白了半个月的脸庞,突然泛起了血色。

    “有戏!”

    郭传宗与管平相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喜色,当即不敢再多言,连轻手轻脚走出了门,回身将门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