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断剑生变
    “怪不得那楚老哥说翡翠玉蟾已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原来是这样。”

    剑晨一边忙不迭地松开安安的手,一边感叹道。

    “嗯,即便是皇宫大内中能人无数,他们也只是查看到翡翠玉蟾快要崩溃,却并不知道其实在玉蟾之内,还有更加珍贵的阴阳雪玉珠。”

    安安轻轻揉了揉被剑晨捏得痛麻的手臂,一边不无得意地说道:“我也是偶然间翻看一本古籍时,才无意发现了这个秘密。”

    突然又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刚才说楚老哥,那又是谁?”

    剑晨挠挠头,回道:“是御花园中的园丁,当日我潜入时,他正在园中小亭内练书法,正巧撞日见,这翡翠玉蟾也是多得他的指引,才能到手的。”

    “御花园的……园丁?练书法?”

    安安愕然,仰着脑袋想了想,突然俏脸大变,惊道:“你说他姓楚?他是什么样貌?”

    剑晨没想到安安反应如此之大,愣了愣,连将楚姓老者的样貌详细说与安安听。

    啪——

    待剑晨说完,安安苦着脸一拍光洁的额头,后怕道:“你遇到的哪里是什么园丁,他,他……他其实姓李,曾在临淄获封楚王,所以有时也喜欢以楚姓自居……”

    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无奈看着剑晨道:“亏你还是大唐的子民,连皇帝的过往,也不知道么?”

    “皇……帝?”

    剑晨惊讶地张大了嘴,皇帝?那自称楚老哥的老者竟然是当朝天子,唐玄宗?

    这却也不能怪他,虽然身处之地确实是皇宫,可谁又能想到,一个半夜在花园里碰上的普通老者,竟然会是当今皇上?

    而更奇特的是,作为皇宫之主,在突然间遇上潜入者时,他竟然一点惊慌失措的神情也没有,更是随随便便就向一个意图染指皇室宝物的闯入者指明了玉蟾所在?

    怎么想,这也极不合理!

    对于这一点,安安也是咬着嘴唇苦苦思索,可惜,任她想破脑瓜,也想不出唐玄宗如此做的理由。

    房间内顿时好一阵沉默,良久,剑晨才叹了口气,反而安慰安安道:“算了,想不通的事就别想了,皇帝既然如此做,总不会是看我顺眼吧,说不定过不了几天,他还得派人来找我。”

    自他下山之后,着实遇上了不少未解的疑惑,如今唐玄宗的举止虽怪,但对他来说,只不过是又多了一件想不通的事情而已。

    安安却又皱着柳眉又苦思了半晌,终究茫然无绪,只得无奈放弃。

    接着刚才的话,她向剑晨问道:“现在你知道为何皇室要找梵天寒芒了吧?”

    剑晨点了点头,说到这里,他哪里还不明白。

    皇室要的,并不是梵天寒芒,而是制作梵天寒芒的——天外陨铁!

    在他没将沥血剑劈断时,沥血剑的剑鞘,其实就是霸剑山庄煞费苦心用天外陨铁所铸。

    此铁对于压制血剑上的凶气有着极好的效果,想来皇室中定是有人发现了翡翠玉蟾的不妥,这才开始寻找可替代之物,最终,却害得焚魂真人身死。

    “六哥,六哥!”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郭传宗焦急的声音。

    剑晨一怔,今日管平与郭传宗都去了城中打探消息,管平回来时,带来了安安,那郭传宗这焦急的声音,又代表着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安安让开门口,随带一把将门拉开了一半,郭传宗焦急无比的神色顿时落入两人眼底。

    “小郭,怎么了?”

    剑晨见他模样,一阵不好的预感顿冲心头,急忙问道。

    “断剑联盟!”

    郭传宗想是一飞奔而回,已他的功力,竟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虽然面上焦急,但真说起话来,却又连喘了好几下。

    剑晨面色一沉,冷道:“断剑联盟?在附近?”

    郭传宗连连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好容易调匀了呼吸,急道:“不是,现在长安城内恐怕一个断剑联盟的人都没了,因为他们去了……”

    “剑冢!”

    最后两字才一从郭传宗口中冲出,剑晨的面色立时大变。

    呼——

    他一闪身,已从屋里冲了出来,极为紧张地冲郭传宗问道:“剑冢?他们为何要去剑冢?”

    郭传宗道:“断剑联盟成立了大半月,时间虽短,其势力范围却已几乎遍及大江南北,可即是如此,他们也只有唯一一次与咱们短兵相接的时候,而且还被六哥你击退。”

    “听说此事惹得盟里很多门派高层的不满,普渡那老和尚一压再压却再也无法压制越来越激昂的怨气,所以终于整合了联盟里的好手,准备亲上剑冢,找六哥你的师父伍元道长讨个说法!”

    剑晨一听,拳头猛然一握,目中厉色一闪而过。

    虽然当日姜川也说过断剑联盟里有两人曾上过白岳峰,可是当时乃这两人的个人行为,并且也没有见到师父的面便碰了一鼻子灰的回来。

    然而这次却不同!

    有了普渡振臂一呼,想来这次前去剑冢的剑门高手只怕不少,人多,脾性就大,若伍元道人还是似上次那般对待,恐怕以普渡为首的这一群人,就不会再向当初那两人一样,灰头土脸的下山了。

    “可恶!”

    剑晨狠狠一拳击在墙上,愤恨道:“找不到我,就去搅扰我师父,普渡这老和尚真是可恶!”

    他一生敬重的便是打小收养他长大的伍元道人,此刻骤闻因自己的关系,断剑联盟的人要上白岳峰去搅扰师父,心中这一股火气如何灭得下去!

    “大哥!”

    他陡然冲正走上前来的雷虎叫道:“兄弟有急事要先走一步,此间的事情,就得麻烦你了。”

    说着,也不待雷虎有何反应,立即身形一展,就要往外冲。

    “慢着!”

    安安伸手想抓他,却抓了个空,急忙高喊道:

    “你再急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咱们先帮凌尉把天龙蛊解了,不然等你再回来时,他怕是坟头都长草了!”

    此言一出,不仅剑晨脚步急停,其余如雷虎与郭传宗等等,都惊喜地异口同声:

    “你能解五弟(五哥)的蛊?”

    ——————————————————

    预告一下,明天五更,补上周一欠的一更,再多加一更,最近工作上的事情太乱,简直没时间码多余的稿,还请包含一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