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死不知
    “再说一次。》し”

    剑晨只是瞟眼看了看顾墨尘的缺月琉光刀,目光便转到他那有着笑意的脸上,沉静道:

    “即便是问傲天,我也不是很熟,所以,你有事说事,没事的话……”

    后面的话他没说,但逐客之意已极为明白。

    提起问傲天,顾墨尘终于无法再保持笑意。

    他的面色一正,目光落向惊虹剑,第一次以郑重的语气说道:

    “我来,是为了傲天。”

    “问傲天?”剑晨愣了愣,不解道:“可是他并不在这里,你要找他,该去雄武城。”

    当日问傲天挑战成功,抢夺了蛇五的蛇牙令牌,成为新一代的蛇五,随后又在聚义行馆中突然出现,解了剑晨被困之局。

    再然后,剑晨去了苗疆,至于接下来问傲天与岭山七狼的消息,他却是没有了。

    “不在雄武城。”

    顾墨尘摇了摇头,面带伤感道:“傲天因为一些事情……坠落山崖,至今死活不知。”

    “问傲天掉下山崖?”

    剑晨陡然大惊,难道……是雄武城的人发现了他出手相助自己之故?

    “那山崖下……”

    想到这里,剑晨不由有些愧疚,看向顾墨尘的眼神也缓和了不少,担忧道。

    “没有,我去找过了,哪怕是一根头发,也没有。”

    顾墨尘缓摇着头,一脸沉痛道:“我的弟弟,他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所以……”他看了剑晨一眼,续道:“我才来找你。”

    “找我?”剑晨又是一阵不解,“找我作甚?我这里并没有傲天兄的消息。”

    顾墨尘手指了指,道:“可是你有他的剑。”

    “剑?”剑晨低头,看了看腰间的惊虹剑,这剑,确实是问傲天的,并且,他自己的那把剑冢传承之剑逐风,却是在问傲天的手里。

    “惊虹剑,是傲天的师父临死前所传,属于绝对不容遗失之物。”

    顾墨尘解释道:“所以,只要傲天没死,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到你,来取回此剑,是以我只有跟着你,才有寻回傲天的可能!”

    剑晨沉默。

    问傲天极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会落入山崖生死不知,现下别人的大哥寻上门来,要找回自己的弟弟,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千锋自胸前放下,不光是他,就连雷虎与郭传宗定住的攻击架势,也缓缓收了起来。

    一直嬉皮笑脸的顾墨尘在谈及问傲天时,那一脸的真诚怎么看也不似作伪,那么,这人此番前来,当真没什么恶意。

    “话虽然这么说,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郭传宗的掌虽然放下,口中却仍不肯甘休。

    顾墨尘的面色一变,重又挂上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懒散道:“所以嘛,咱们结个拜,做了兄弟,我就不可能害你们啦。”

    “你还来!”

    郭传宗顿时一怒,先前那半分因问傲天而起的同情立时消散,差点按捺不住又要前冲。

    面前突然横了一只手臂,却是剑晨。

    “好。”

    令郭传宗万想不到的是,剑晨竟当真点了点头,不由急道:“大哥,这人……”

    剑晨却微摇了摇头,制止郭传宗继续说下去,看向顾墨尘道:“傲天兄于我有恩,他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今日既然碰上也是有缘,结拜之事,也并非不可”

    顾墨尘抚掌大笑,满意道:“对嘛,大家伙儿既都是江湖儿女,再结成异姓兄弟,岂不是痛快!”

    “不过……”剑晨又道:“如今江湖上有个断剑联盟你知道吧?那是针对我的,你就不怕我连累你?”

    顾墨尘深看了他一眼,无谓道:“我是耍刀的。”

    “好。”

    剑晨又是一点头,再度道了声好字。

    “兄弟……”雷虎眉头一皱,也看向剑晨,嘴巴张了张,欲言又止。

    “当然。”剑晨突然笑了起来,道:“既然是大伙儿一起结拜,我一个人说了可不算,得征求大家的意思。”

    他的目光第一个转向管平,目露征询之色。

    立时便让管平好一阵手足无措,下意识地又摸着大光头,呐呐道:“俺,俺没意见……”

    他本是江湖一小卒,突然发现这一群即将与他结拜的人中,有丐帮小帮主,有天下第一刀客,更有雷虎这个霸气绝伦的好汉,甚至还有剑晨这个救命恩人,这已经令他脑袋晕晕乎乎,直感受宠若惊,哪里又能有什么反对意见。

    郭传宗微叹了口气,他也是心思灵巧之人,剑晨的动作他一瞧便知,这是打定了主意要与顾墨尘结拜了。

    否则,他为何第一眼看的,是最不会提出反对意见的管平,而不是极力阻止的自己?

    所以,当剑晨第二眼看向他时,郭传宗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剑晨的提议。

    旋即,又冲顾墨尘恶狠狠道:“今日看在我大哥的面子,结拜就结拜,但你可给我小心着点,若日后发现你存有异心,可别怪我郭传宗翻脸无情。”

    又冲顾墨尘比了比拳头,加大威胁力度道:“我丐帮弟子可也不是吃素的!”

    对此,顾墨尘浑不在意,只是耸耸肩,嘴角轻笑了笑。

    还未等剑晨再看雷虎,他却已先一步冲雷虎笑道:“啸天虎,想来你也不会再有意见了?”

    雷虎一怔,不禁道:“你认识洒家?”

    啸天虎,正是雷虎闯荡时被江湖中人送的外号。

    顾墨尘甩了甩右手,道:“雷虎啸天拳么,这我还是认识的,刚才你那一拳,到现在我的虎口还有些发麻。”

    此言一出,雷虎的面色顿时稍霁,雷虎啸天拳接连受挫的阴影好歹也在他心里缩减了不少。

    “哼,洒家与小郭兄弟一样,看在洒家兄弟的面子上,暂且先与你一拜!”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最后一个可能提反对意见的雷虎,在顾墨尘隐蔽极深地送上一记马屁之后,终于放弃了坚持。

    既然意见统一,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了。

    这里乃是繁华热闹的天下脚下,江湖中人不拘小节,却也不是说非得搓土为香不可。

    当下剑晨托了管平去街上买了香烛酒肉,又从屋里抬了桌子,在院子里满满当当摆了一桌。

    一切准备定当,剑晨看着香炉中飘飘渺渺升起的青烟,又回头看看身后各人或紧张或兴奋的神情,心中不禁有了暖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