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二十章 解蛊
    虽然这一夜发生了许多事,甚至还再度重遇了安安,可在看到郭传宗与管平之后,剑晨的心情也莫名地好了不少。

    面对雷虎的询问,他本来开开玩笑来着,但在见到两人的神情之后,终究还是不忍,于是直接点着头,目光从郭传宗与管平两人的脸上扫过,笑道:

    “自然是到手了。”

    一面说着,一面将紧握的左手缓缓平伸了出来,手掌一摊,那枚阴阳雪玉珠立时现于众人眼底。

    “这是……”

    原本听到剑晨说到手了之后,面色大喜的郭传宗一见此珠,不由又有些疑惑起来,不解问道:“这就是翡翠玉蟾么?怎么那么小?”

    管平也愣愣附和道:“是啊,这苗人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这么小一枚珠子,怎么看出是玉蟾来的?”

    剑晨微笑着摇头,解释道:“此物名叫阴阳雪玉珠,乃是藏于翡翠玉蟾中之物,萧前辈所说翡翠玉蟾可解百蛊的特征,便是由此珠而来。”

    郭传宗这才恍然,连道:“原来如此。”

    随即佩服地又道:“大哥你真厉害,这种事情都知道!”

    闻听此言,剑晨的面色一黯,叹道:“我和你们一样,都是第一次听说有翡翠玉蟾此物,哪里会知道这其中的隐秘。”

    郭传宗一愣,不禁指着玉珠问道:“那这……”

    剑晨叹息道:“是安安,我在皇宫里,遇到了安安。”

    “安大姐?”

    “安安姑娘?”

    郭传宗与管平两人顿时大惊,消失了许久的安安竟然出现在皇宫,难道她是……

    “安安姑娘难道是公主不成?”

    管平直接问出了心中所想。

    “不是。”剑晨摇了摇头,理了理心绪,岔开话题道:“安安的事以后再说,咱们现在有了阴阳雪玉珠,首要做的,还是先替你们解蛊才是正理。”

    他已明显不想再谈,两人好一阵面面相觑,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一时间竟愣在当场。

    “磨叽个啥?”

    倒是一旁雷虎看不下去,两只大手推了他两人一把,嗓门极大道:“命都要没了,好奇心还那么大,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快滚进去解蛊!”

    两人被他推得一阵踉跄,无奈之下,只得依言往屋里走去。

    背后,却听雷虎压低着嗓音向剑晨问道:“兄弟,这安安是谁,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郭传宗身躯一栽,差点摔了个狗啃屎。

    解蛊之事关乎人命,雷虎与赵子超两人并未跟进来,而是留在院子里权且为众人放哨。

    屋内,凌尉仍然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剑晨看着凌尉苍白的脸色,不由皱起了眉头。

    郭传宗却在一旁小声道:“大哥,安大姐有没说,这珠子如何解蛊?”

    “说了。”剑晨甩了甩头,努力集中起精神,指着凌尉道:“管兄,你将他的身体往内移一移。”

    屋子不大,床也只有一张,凌尉这一躺便占了大半。

    管平应了一声,小心地推动凌尉沉睡的躯体,将他往床边一侧推了推,空出了一块可再容人躺下的空间来。

    “阴阳雪玉珠的功效要比萧前辈描述的翡翠玉蟾还要强劲,解除一个人的蛊毒只需三刻而已,你们谁先来?”

    剑晨扬了扬手里的玉珠,对两人问道。

    “你先!”

    “你先!”

    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

    随即,面上又同时浮现出一抹感动。

    天龙蛊如哽在喉,实已折磨了郭传宗等三人许久,此刻突有了解蛊的方法,谁又还愿让这恶毒的蛊毒在自己身上多呆片刻?

    更何况,萧莫何曾言,解除一个人的蛊毒之后,必须得等上三日才可以解除下一人的蛊,在如今四处暗流涌动的情况下,多等三日,谁知会出现什么变故?

    这个道理,郭传宗懂,管平虽然笨些,却也懂。

    然而他们却仍然将第一个解蛊的机会,让给了对方,这如何不令人心下感动。

    “不然……就让凌兄弟先来吧?”

    管平摸了摸大光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建议道。

    剑晨却摇了摇头,否决道:“他现下的情况还不适合解蛊,你们也别谦让了,小郭,躺上去。”

    后半句说得决然,令郭传宗一阵发愣,猝不及防,却被管平嘿嘿笑着,从后推了一掌,身躯不稳,倒下时,正好躺在凌尉空出的半边床上。

    “忍住!”

    剑晨一步踏上,只是提醒了两字,单手一抓,嘶拉一声,已将郭传宗小腹处的衣衫撕开,露出丹田所在的脐下三寸处。

    还不待郭传宗反应过来,他左手再一按,那枚好不容易得来的阴阳雪玉珠便压在了郭传宗的丹田上方。

    一阵温热感立从玉珠上传入丹田,温差得他丹田内暖烘烘的好不舒服。

    由于此,对于剑晨那忍住二字,郭传宗不禁一阵迷糊,忍?为什么要忍?

    然后,他突然就明白了。

    “啊——!啊——!”

    陡然之间,郭传宗的身躯以要将腰骨折断一般的力道狠狠往上弓起,他痛苦呐喊的脸庞上条条青筋暴胀扭曲,一鼓一鼓的,令人好不担心就在下一刻即将血浆爆裂。

    “五毒教,小爷操你们祖宗!”

    无尽的噬骨巨痛令郭传宗奋力挣扎着,不管不顾地痛喝怒骂,若非剑晨与管平死死压着他的手脚,只怕阳刚天下第一的降龙掌就要拍上脑门,自行了断。

    郭传宗的悲惨境况看得管平好一阵心惊肉跳,不光是他,就连在院内望风的赵子超,也惊得连跳了两步,惊疑不定地猛往屋内瞧。

    剑晨说的不错,阴阳雪玉珠解蛊的功效着实很快,可是就郭传宗来说,这三刻的时间,不压于三年,三十年!

    终于,在他嚎叫得嗓子沙哑,即将昏死过去时,只觉喉咙里突然发痒,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正奋力往外钻,抠挖得他一阵恶心,不禁嘴巴大张到极致。

    呼——!

    一抹黑影便在此时从他嘴里一冲而出。

    剑晨目中精光一闪,冷哼了一声,右手极快地往腰间一抹。

    刷——

    一道白光匹练乍起还收,黑影顿时被一剑两断,无力地跌落回地上,猛力扭了扭,就此不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