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归来
    皇城之外,朱雀大街。

    天边已泛起一抹鱼肚白,大街上已不似深夜般寂静,零星有赶早工的百姓眯瞪着惺松睡眼,急步匆匆地自朱雀大街上而过,一天的辛勤劳作就此开始。

    街边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两个同样打扮的黑衣蒙面人遁身于此。

    其中一个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狭长眼眸的黑衣人,警醒地打量着街上偶尔而过的行人,口中却对另一人说道:

    “好了,小姐的命令我完成了,咱们就此别过。”

    “嗯。”

    站在他旁边的另外一个黑衣人身材有些单薄,个头也要矮他半个脑袋,闻言只是闷闷地应了声,目光低低地望着地面,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那高个黑衣人见他如此,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心中也满是诧异的疑惑。

    凭这小子现下的状态,这一路走来几乎都是自己在拖着他前行,即便如此,在戒备森严的皇宫大内里,竟然没有遇到丝毫阻碍,很顺利的,就完成了小姐交待的任务。

    这是应该是运气好呢,还是个中另有内情?

    正想着,他突然眉头又舒展开来,眼角里勾勒出一抹笑意,无论如何,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其他的事情,留给小姐去伤脑筋吧。

    最后看了看这小子,他抬脚便要走。

    “等等。”

    却不想,他身旁这位一直闷声不响的小子,在他临要走的一刻,突然出言阻止。

    “嗯?”

    高个黑衣人脚下微顿,没有再回头去看他,却也没走,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回去见到你家小姐,转告她……她若不来,我便不走!”

    矮了他半个脑袋的黑衣人忽地抬起了头,眼眸里,闪耀着执着坚定的光芒。

    沉默了一下,高个黑衣人默默点头,轻吐了个好字,抬脚又要走。

    “还有……”

    却不想,仍未走成。

    他的身后,那双坚定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伤怀,轻轻地问道:“你知道蛇一在哪里吗?”

    “头儿?”

    蛇一这个名字一出口,高个黑衣人目中突透出诧异,猛地回头,问道:“你找头儿做什么?”

    “蛇五他,哦,我说的是以前的蛇五,他临死前有话让我转告给蛇一。”

    “蛇五……死了?”

    高个黑衣人的身躯猛地一震,再无法保持平静,一抹冷冽的杀意自他身周悍然而起,目光如刀,直刺向他对面之人。

    “蛇二十九,我以蛇牙第三的身份问你,蛇五死时,你就在他旁边?”

    高个黑衣人正是领了安安之令,护送剑晨出皇宫的蛇三,此刻的他,犹如一条真正的阴狠毒蛇,眼睛狠狠地眯起,从中射出杀人般的目光。

    能被他称作蛇二十九的,当然是剑晨。

    迎上蛇三怨毒的目光,他坦然地点着头,应道:“是。”

    砰——!

    毫无征兆的,蛇三一拳直轰剑晨胸口,轰得后者猛然直撞在墙上,身体如何尚不可知,但墙面上,已有了细密的裂痕。

    “为什么他死了,你还活着?”

    极致的愤怒使得蛇三双目里充斥着血丝,一拳之后,他金铁也似的五指狠狠捏住剑晨脖子,有着强烈的冲动想将之一扭而断。

    剑晨在那一拳后,蒙在面上的黑布已然脱落,露出他平静以对的脸庞,轻声道:“因为蛇五他……有着身为蛇牙的骄傲。”

    “骄傲?”

    蛇三明显愣了愣,五指不由自主松了分毫,旋即又咬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剑晨看着他,伸出手轻轻将蛇三的五指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开,也不隐瞒,将他他数人与蛇五在苗疆中的遭遇一一道来。

    当听到蛇五最后死前留给蛇一的那句话时,一向以阴冷沉静著称于蛇牙的蛇三,也禁不住眼眶湿润。

    “艾篱!”

    蛇三的恨意,已然滔天,他修长的身躯傲然挺立,像极了一柄即将拔地而起的锋锐标枪。

    他轻吐了口气,气势依然高昂,冲剑晨问道:“艾篱已经死了?”

    “是。”

    “但是乌和泰等五毒教中人却消失了?”

    “不错。”

    “好。”

    蛇三点点头,深看了剑晨一眼,只说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眼前一花,已消失在剑晨面前。

    剑晨微叹了口气,抬头望天,自语道:“蛇五,你的嘱托,我也算完成了大半,你……安息吧。”

    静默了一会,他将左手伸于眼前,微微张开半分,瞧了瞧内里那枚灰色的小玉珠,不免又有些激动。

    困扰了许久的心头重担,终于即将迎刃而解,想起郭传宗等人明明心中焦急,却又偏偏表现得毫无所谓的神色,他再也按捺不住,复又将黑布蒙于面上,一脚踏出了这个阴暗的角落,举目辨了辨方向,身形大展,也随之消失。

    一柱香之后。

    “谁——!”

    他的身躯才从那暂时落脚的破败民居院墙上跃下,一声暴喝便即响起。

    “大哥,是我!”

    剑晨看着雷虎举拳欲轰的模样,连忙一把扯下黑布,连声应道。

    “兄弟?哈哈,真是你!”

    雷虎一愣,顿时大喜,举拳欲轰的模样顿时转化成一个大大的拥抱,大笑道:“洒家就说你小子定能平安而回,姓郭那小子就是不信。”

    “小郭,快出来看看谁回来了!”

    他转头就朝民居房门处大吼,声犹在耳,房门早已一分而开,从中窜出数道身影来。

    郭传宗、管平,还有雷虎新收的徒弟赵子超,三人面上无不惊喜一片。

    “大哥!”

    郭传宗冲至剑晨身前,用力抓着他的手臂,左看右看,末了又上下好一阵打量,这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

    “还好还好,师叔平安回来就好,也不枉我冒着砍脑袋的风险相助。”

    赵子超在一旁呵呵笑着,一脸邀功似的不时瞟瞟雷虎。

    雷虎现下心情也是大好,一巴掌便朝他脑袋上呼了下去,笑骂道:“臭小子,洒家既然答应了你,就自会做到,你猴急什么!”

    转而又关切地对剑晨问道:“兄弟,东西到手了吗?”

    此言一出,郭传宗与管平两人惊喜的神情顿时一紧,虽然极力想表现得无所谓,但两双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猛跳了跳。

    咕咚——

    管平狠狠地咽了下口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