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刀客与刺客
    剑晨走了。

    被翡翠玉蟾冻得牙关猛颤的他无法入水,只得硬挺着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施展轻功从高处遁走。

    楚姓老者仍旧坐在精致的小亭中,右手笔走游龙,笔墨挥洒间,一个风骨傲然的林字又跃然纸上。

    武林。

    他沉默看着雪白宣纸上龙飞凤舞的两字,突然嘴角勾了勾,轻笑一声,很是随意地抓起宣纸,往身后一甩。

    嚓嚓——!

    身后的黑暗中,突然暴起两道明亮到刺眼的刀光,那张宣纸在空中微微一顿,却又像无事一般,飘飘荡荡着,滑入北海池微凉的池水中。

    宣纸入水之后,突然之间变得支离破碎,墨迹未干的宣纸上,武林二字被分隔成无数小碎片,逐渐淡去,终究化作一滩模糊的墨渍。

    明明只有两刀,却将与几案一般大小的宣纸生生劈成了无数块,如此刀法,着实令人目眩神迷。

    “天下第一刀顾墨尘,果然刀法快绝无伦!”

    楚姓老者身形不动,口中却赞叹了一声,显然对突然在他身后挥刀的人并不感到意外。

    “老头,你少拍点马屁能死吗?”

    身后那刀光的主人现出身形,同样也是一身黑衣,却是个身形伟岸挺拔的年轻男子。

    “喂喂,好说老夫也是当今天子,稍微尊重一下不行吗?别一口一个老头的叫。”

    若是剑晨还在这里,一定会对楚姓老者的话大吃一惊,这个自称为御花园园丁的老头,竟然会是当今天子——唐玄宗?!

    “少来!”

    这叫顾墨尘的男子嘴角微撇了撇,单刀抱在胸前,不屑道:“你代表的是白,我信奉的是黑,黑与白,江湖与朝堂,毫不相干的两者,何来尊重一说?”

    看起来,顾墨尘对于楚姓老者的身份早已知晓,对此,却无半点惊讶,相反,还

    唐玄宗笑了笑,对顾墨尘这大不敬的话似乎不甚在意,耸了耸肩,道:“那你干嘛把武林给砍了?”

    指的,却是已然碎成雪花片片的宣纸。

    顾墨尘努了努嘴,轻笑道:“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吗?我只不过是有求于你,拍拍马屁罢了。”

    突然面色变得郑重起来,问道:“我弟弟的事情,还是没有消息吗?”

    “没有。”

    唐玄宗微摇了摇头,接道:“不过你可以放心,那片山崖下并没有尸体,所以,还是有希望的。”

    顾墨尘闻言不语,深邃的目光望向漆黑的远方,半晌,才幽幽地道:“老头,若我弟弟出了意外,咱们之间的交易即刻取消!”

    唐玄宗坐于案前,缓缓转过身子,认真地打量了顾墨尘坚毅的面庞,竟然点了点头,道:“好。”

    随即,沉静的面容一变,笑道:“行了,别说这么沉重的话题,要想找你弟弟,你还是去他那里吧。”

    “他”是谁,唐玄宗没说,但顾墨尘却心中明了,不由也是轻松地笑了笑,道:“你确定他出得去?”

    唐玄宗站了起来,那个先前挥毫洒墨的文儒老者倾刻间消失无踪,展现在顾墨尘面前的,乃是一派威严无上的王者风范。

    “朕还不想他死,他自然出得去!”

    唐玄宗微撇了一眼顾墨尘,真龙威压陡然降临,竟压得有着天下第一刀之称的顾墨尘这等高手,呼吸也不由为之一滞。

    “抓刺客——!”

    夜间沉寂黑暗的宫城中,陡然有人凄厉高喊,转即,伴随着纷乱的脚步声,整座宫城突然之间大亮,喧闹、火光充斥在宫城各处,宛若突然间被惊醒而显得惊惶失措的人。

    刺客是谁,自然是剑晨。

    他提着翡翠玉蟾,初时尚还能坚持,越到后来,那玉蟾上一波接一波越来越显阴寒的气息侵蚀入体,经脉、血液,甚至就连混沌内力,都有了迟滞麻木的冰冷感。

    在咬牙穿越了两座不大的宫殿后,这份阴寒已然令他连六识也渐感麻痹,终于一个不察,被城中巡逻的禁卫宫发现踪迹。

    翡翠玉蟾的寒气能影响整整两丈范围,在这并不算寒冷的夜里,突然降低到足以令人寒颤不已的温差,就是个傻子,也能感觉出一丝不妥,更别说宫城之内,尽是训练有素的禁卫军。

    一时间,随后那声高喊,宫城之中无尽的明岗暗哨尽皆往声音传来处汇聚,从上空看,仿若条条细小的火龙不断合拢,组合成一条更加粗壮巨大的火龙。

    如此场面,在宫城的四面八方接连上演,不大一会,已有四条粗大的火龙不断盘旋紧缩,将范围压缩得越来越小。

    火龙的目标,正是此刻寒气逼人的剑晨。

    砰砰——

    一边逃跑,剑晨一边将两个追得太近的军士打翻在地,不及细想,狂催混沌内力,双脚的僵直顿时缓解了不少,身形猛窜,疾往旁边两座宫殿间狭窄的小巷中冲去。

    “那边,快追!”

    可惜他手脚迟滞之下,拳头未尽全力,虽然那两个军士倒在地上一时半会爬不起来,好歹并未昏过去,连忙就向从后赶上的同袍指引着刺客逃跑的方向。

    后有追兵,前倒是有路,可惜在小巷的尽头,高举着火把的人影则更加多。

    剑晨此刻颇有瓮中捉鳖的感觉,可惜,这鳖却是他自己。

    小巷只是狭小,但在无数火把的照映下,却并不昏暗,剑晨的一身黑色夜行衣在此时反倒成了极显眼的指路明灯,巷头巷尾的禁卫军立时便见了他的踪影,顿时齐齐一声喊,手持各种刀枪剑戟堵截而上。

    这群军士怕不有上百之数,个个金盔重甲,乃是专职守卫宫城重地的精锐,若在平时剑晨倒也不惧,只是现下手脚麻木迟滞之下,几乎连兵器也拿捏不稳,又如何突出重围。

    无奈之下,他只得单脚猛跺,身躯高高纵起,往右侧宫殿院墙之中跃去。

    “淑景殿,刺客入了淑景殿!”

    这被逼无奈的动作如何瞒得过越逼越近的禁卫军士,当即有人连声高喊。

    宫城精锐之兵,当中却也有着好手,喊声未落,巷子两头的禁卫军中立时便有数人高高跃起,紧追着剑晨的身形便往淑景殿中跃去。

    “啊——!”

    “啊——!”

    却不想,这几人才跃上墙头,淑景殿中突有暗刃飞至,角度极其刁钻,尽朝这几人没有盔甲防护之处突袭,顿时惨叫连连。

    同一时间纵身而起的五个军士,又同一时间血光四溅地跌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