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园丁
    剑晨小心翼翼地将脑袋从池水中冒了出来,只上升到露出一双眼睛的程度便即停止。

    侧目四望,周遭一片漆黑静寂,与戒备森严四个字完全搭不上边。

    他稍一闭目,在脑海中努力回想了一下雷虎带给他的地图,最终确定自己现下所处的方位正是地图中标注的御花园所在。

    为何,半点有人在此的感觉也没有?

    剑晨正迟疑不定,陡然,一道凭空出现的声音骇得他面色大变!

    “池水冰凉,切莫遭了风寒。”

    这声音自池岸边一处假山之后传来,声音中显出几分苍老,也有着几分淡漠,淡漠得,仿佛不带一丝一毫人世间的感情。

    剑晨双掌猛在池面上一拍,顾不得会不会因着动静引来禁卫军,噼啪一下水浪冲天,他的身躯也随着水浪高高冲起。

    寒光一现,惊虹剑施以仙人指路,修长的身躯横贯夜空,疾突假山后声音传来之处!

    “小友,夜半三更屠杀手无缚难之力的老者,可有违侠义之道?”

    那苍老淡漠的声音在他将将拍水而起时,就再度传来,似乎明知剑晨有此一着。

    “你心,可有愧否?”

    最后半句话出口时,惊虹剑的剑尖已抵在假山后亭中案前的老者后背上。

    到底没有刺下去。

    只见这老者的身躯极伟岸,坐于这座不大的精致小亭内,身如磐石,即使剑晨的剑尖已实实在在抵在他背心上,却仍不能令他身躯颤动半分。

    “你是谁?为何在这里?”

    此刻天中云层消散了不少,稀疏的月光落了下来,借着月光,剑晨打量着这位背对着他,衣着极普通,却有淡淡压迫力一波一波向他涌来的伟岸老者。

    那老者浑不在意抵在背心的惊虹剑,面对剑晨的质问,他竟缓缓提起身前案上的粗砂水壶,直接对着壶嘴仰头便饮。

    末了,方才擦了擦嘴角,笑道:“你这问题好奇怪,不应该是老朽问你才对吗?”

    剑晨怔了怔,不由对这老者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气度心下折服,手腕一翻,已将惊虹剑还入剑鞘,侧步转到老者正面。

    这看一之下,不由又愣了愣。

    英俊这个词突然浮现在脑中,虽然将这个词用在一个头发已然有着些许花白的老者身上,多少显得有些怪异,但是剑晨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英俊。

    老者在喝了口茶水之后,正以笔运在案前,在一张雪白的宣纸上写着字。

    在这漆黑无光的夜晚写字,这又是一件令人感觉无比怪异的事情,然而剑晨从他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浑圆如意中,却又觉得本就应如此。

    剑晨在看着老者时,后者却如未觉,全副心神似都放在案前白纸上,笔走游龙,银勾铁划间,一个龙飞凤舞的武字透笔而出。

    转瞬,搁笔。

    老者这才抬起头来,对剑晨笑道:“小友,你看老夫这个字写得如何?”

    目光从他仪表堂堂的脸上下移,看向案几上的宣纸,只一眼,便再无法移开目光。

    虽然他因为站在老者面前,只是倒着看那武字,但目光落下时,心神顿时被这仿若活了过来的武字所夺,明明眼里只是一个字,而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刀来剑往,纷争不休的整个武林!

    好半晌,他目中的迷醉才弱了分毫,不由长出了口气,赞叹道:“好字,老伯这个武字,当真神形俱备,风骨巨丽!”

    老者闻言,眉毛一挑,笑道:“哦?小友也对书法一道颇有研究?”

    剑晨摇摇头,道:“不曾,在下一生练剑,连笔都未拿过几回,何谈研究。”

    他倒是有一只笔,不过那笔乃是千锋演化而来的判官笔,并非用来写字,而是用来杀人的。

    “哈哈哈,妙极妙极!”

    不想他这老实话听在老者耳中,顿时发出一阵畅快大笑来,抚掌道:“如此说来,老夫这字是真的好。”

    他这笑声有些大,剑晨立刻紧张起来,生恐引来禁卫军,连回身四顾。

    “你在看什么?”

    那老者看他模样,不禁笑问道。

    “老伯,这里可是御花园?”

    心头的紧张令他立时想起来此的目的,可不是观赏书法的。

    “对啊,此处正是御花园,小友深夜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老者怡然自得地又端起茶壶灌了口茶水,面对剑晨的突兀出现,他连半点外敌闯入的惊惶感也没有。

    剑晨不答,却反问道:“既然这里是御花园,那你又是谁,为何深夜在此写字?”

    “我?”老者意味深长地笑笑,努了努嘴,道:“园丁而已,御花园正好归老夫管理。”

    剑晨随着他的目光一看,却见亭台一侧立柱边,果真斜靠着锄头花铲等一众修枝除叶的工具。

    园丁?

    剑晨回看向老者的目光更显怪异,以这老者的仪态气度,说是王公大贾也不为过,竟然只是这御花园中的园丁?

    一个园丁,又能写出如此气度恢宏的书法?

    “老伯你……”

    那老者挥手将他打断,笑道:“也别老伯老伯地叫,老夫姓楚,叫声楚老哥可好?”

    剑晨怔了下,拱手道:“楚老哥,在下剑晨,冒昧求问一事……”

    他犹豫地看了看这自称楚老哥的老者,不知应否开口。

    楚姓老者却道:“这里四下无人,小友有疑问但说无妨。”

    “好。”

    剑晨定了定神,沉声道:“楚老哥既常年在此御花园,不知可听说过翡翠玉蟾?”

    “翡翠玉蟾?”楚姓老者眉目间有着一丝诧异,不过却回道:“自然知道。”

    剑晨心中一喜,连追问道:“那楚老哥可知这玉蟾现下何处?”

    楚姓老者却反问道:“你找翡翠玉蟾作什么?不过是个玩物丧志的小玩意儿罢了。”

    剑晨急忙道:“对老哥来说是个玩物,可对在下来说,却是可救在下几个兄弟朋友的救命之物!”

    “实不相瞒,在下有几个朋友中了蛊毒,天下间唯有翡翠玉蟾可解得,如此,在下才甘冒奇险,潜入皇宫之中寻那玉蟾救命,还望老哥告知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