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零九章 有刺客
    听到雷虎啸天拳几字,赵子超方头大耳的面上陡然容光焕发,当即猛跺了跺脚,咬牙道:“成,我赵子超也不想一辈子作个无用小兵,这次,就赌一把!”

    “好!”

    雷虎低吼一声,用力在他肩头捏了捏,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去他娘的朝廷走狗。”

    为了增强赵子超的决心,他又道:“就凭你这话,洒家现在就收你为徒,跪下磕三个头,这事儿就算成了!”

    扑通!

    赵子超毫不犹豫,直直跪在地上,咚咚咚三个响头磕得干脆利落,口中恭敬叫道:“师父!”

    雷虎仰头望天,嘴巴大张着,无声大笑了三声,又连道了三个好字,这才一把将赵子超拉了起来,指着剑晨道:“这是洒家的结拜兄弟,你可叫一声师叔。”

    “师叔!”

    赵子超又恭敬冲剑晨一辑到地。

    剑晨却还愣着,万想不到雷虎竟然来了这么一出,于是愣愣地回应了一声,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才好。

    倒是雷虎,收完徒后也不见有多感慨,向赵子超介绍了一下剑晨后,立即进入正题。

    “子超,傍晚时洒家给你交代的,你可记清楚了?”

    赵子超连道:“师父放心,弟子省得!”

    重又自怀中摸出火折子,晃了晃将火把再度点燃,道:“您二位离弟子稍远一些。”

    他倒是个果决的汉子,既然认了雷虎作师父,立刻便将雷虎的事情放在第一位。

    当下赵子超领头,一路小跑着,从执政殿的侧面绕了过去。

    雷虎与剑晨两人远远地吊着,在火光照耀不到的距离如影随行。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剑晨一边低声向雷虎问道。

    雷虎的目光却在赵子超身上,头也不回道:“白日在你那里商议定当,洒家在回军营时正巧碰上这小子。”

    “往日里他就老是缠着洒家,想拜洒家为师,正好你要潜进宫城,应天门虽说防守不如朱雀门严密,到底也是处在森严的大内中,于是洒家灵机一动,就叫了这小子来帮忙,顺带着,也是起了复兴我罗王坞宗门的心思。”

    剑晨点点头,不再多言。

    心头却是明白,这应天门即使没有赵子超的帮忙,想来他要潜入也并非难事,雷虎这是不欲他罗王坞一脉自他手上断绝,正好以这事来考量一番赵子超的心性,若他确是忠心不二,那么收徒一事便是真。

    如若赵子超有二心……

    思虑间,前方火把骤停,雷虎拉了一把剑晨,与他隐于暗处。

    剑晨侧眼望去,却见前方灯火通明,心知已到了应天门前。

    却听赵子超道:“师父,弟子这就过去么?”

    雷虎道:“你先不急。”

    转头又对剑晨道:“兄弟,你先去城墙底下藏好,待应天门前喧闹时,赶紧冲进去,洒家,……洒家就不去了。”

    说到最后一句,雷虎老脸一红,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洒家没你那么好的轻功,跳不过去……”

    他这半生只为报仇,一身功夫都在雷虎啸天拳上,对于轻功一道,实不如江湖中一些专练身法的二流高手,这跳不过去一说,倒是实打实的大实话。

    剑晨本在苦恼如何劝雷虎不要随他同去冒险,一听此言,却正合心意,连忙道:“大哥不必挂怀,小弟一人去,目标倒还小些!”

    当即身形一闪,人已绕了个大圈,专挑黑暗处潜行,不消片刻,已贴身隐于离应天门二十来丈的城墙边上。

    雷虎呆呆地目送他远去,双拳紧紧地握了起来,叹息一声,对赵子超道:“去吧。”

    “是!”

    赵子超应了一声,脚下却不动,将伸手将身上衣衫与头发一通乱揉,作出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来,想想还是不妥,又咬牙对雷虎道:

    “师父,打我一拳!”

    雷虎倒也无疑议,道了声好,呼的一拳便击在赵子超眼眉上,登时打得他连退了三步,一边眼眶已然乌青一团。

    赵子超呲牙裂嘴地哼哼了两声,摸了摸眼眶,突然深吸一口气,大喊道:

    “不好啦,不好啦!”

    这一嗓子凄厉地长嚎在沉寂的夜里显得极为提神,就连雷虎也吓了一跳,差点再轰他一拳。

    却见赵子超的面色陡然变得惊恐,一边高喊着,一边屁滚尿流地往应天门处跑。

    城门口早有守军听到了动静,此刻惊见一团火把跌跌撞撞地往他们这边跑,立时队形一整,数尖寒光闪烁的长枪已直指狂奔而来的赵子超。

    “什么人敢在应天门喧哗!”

    威容满面的重盔朗将排众而出,怒目向赵子超蹒跚而来的身影厉喝道。

    “陈将军,是陈将军吗?”

    赵子超惊慌失措地跑着,一见那朗将的面目,立时如同见了亲爹娘一般,哭喊道:“将军,皇城中来了刺客,正巧被咱们兄弟几个撞见,打了起来!”

    “什么?”那陈将军大惊,皇城中出现刺客,这是何等严重的事情,连忙道:“刺客人呢?”

    赵子超哭道:“那歹人武功好高,咱们十五个兄弟一齐上,也被他打得落花流水!”

    说着,还指了指自己乌黑的眼眶,急道:“眼看就要顶不住,头儿替小的挡了一拳,叮嘱小的来找将军搬救兵!”

    “这……”

    一听此言,陈将军反而踌躇起来,他的职责便是守这应天门,这救兵一搬,他这边的防守势必松懈不少,若是当中出了什么变故,他却也脱不了干系。

    赵子超人看起来虽然木讷,倒也是个察颜观色的主,一见陈将军面色,立刻激动道:“将军,咱们兄弟眼看就要不支,还请念在同袍之谊……”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哽咽起来,连声道:“要不您叫城墙上头的兄弟下来帮忙,城门口的咱们不动,那刺客武功虽高,总不可能从数十丈高的城墙上飞过去吧?”

    动之以情之后,立刻又晓之以利,诱惑道:“那刺客以一对十五,身上也受了点伤,将军此去定可一鼗擒拿,这可是大功一件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