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零五章 皇宫鬼影
    “进了空船一看,便发现了船仓里那处机关,这才确定你是遭了水月府的人暗算。”

    雷虎面色愤怒地回忆道:“气得洒家当即便将那邵阳三雄痛打了一顿!”

    剑晨愕然,不解道:“你打邵阳三雄做什么?”

    雷虎冷哼道:“怎么不打,若不是他们三个提什么水月府,咱们俩兄弟会跑去买什么消息?”

    剑晨默然,心中对邵阳三雄的悲惨深表同情,片刻才问道:“后来呢?”

    “后来?”雷虎沉声道:“后来,洒家便一路打探着水月府的消息,心想着水月府既然将你掳走,定然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总不会就那么杀了,那洒家就还有机会设法救你一救。”

    “不过可恨的是,这劳什子的水月府,其神秘程度比鬼兵域还要为甚,洒家打探了许久,冤枉架打了不少,却连半分消息也没有。”

    说到这里,雷虎扼腕怒道。

    “大哥……”

    剑晨面现感动,以雷虎的性子,他口中说的打探,怕是只有打这一字,为了他这个只认识了半日的兄弟,能做到如此地步,已是极为不易的事情。

    雷虎却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浑不在意道:“你我二人拜了一时的兄弟,就是一辈子的兄弟,何必如此作那小儿女之态。”

    又奇怪道:“洒家当日好一阵打探都没收到你的消息,不曾想,突然又听说在那霸剑山庄的万剑盟会上,有一个叫剑晨的大发神威,作下了百人斩这等常人力所不及的事情。”

    “你这姓氏稀罕的紧,洒家想来想去,想不出第二个叫剑晨的人,于是连夜赶路,可惜到了霸剑山庄时,却听闻你早已离开,就这么生生错过。”

    “不错。”剑晨也是遗憾道:“当日小弟重伤昏迷,还是多亏小郭兄弟等人日夜兼程将我护送回万药谷救人,却不想竟与大哥交之交臂。”

    后面的事情他方才已向雷虎提过,于是不再多言,只听雷虎问道:

    “这么说来,你昨日潜入皇城,就是想替郭小帮主等人解那天龙蛊的毒?”

    郭传宗在一旁撇嘴插言道:“雷大哥,你也别一口一个郭小帮主的叫啦,显得生分!”

    雷虎略一怔,旋即哈哈笑道:“倒是洒家拘泥了,小郭,你即是剑晨的兄弟,从今日起,也就是我雷虎的兄弟!”

    郭传宗高兴道:“好好好,等此间事了,咱们再重新结拜一次如何?”

    “重新结拜?”

    雷虎与剑晨异口同声,微微诧异了一下。

    “对啊!”郭传宗摊了摊手,不满道:“你们两个是义结金兰的兄弟,我可是什么名份也没有!”

    “名份你个头!”

    雷虎咧嘴大笑,一巴掌呼在郭传宗头上,口中却爽朗应道:“好,等此间事了,再来结拜!”

    剑晨的心却揪了一下。

    郭传宗说待此间事了再行结拜,这话,雷虎听明白了,他又如何不懂。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若想结拜,随时随地搓土为香即可使得,现下便能叩天而拜,又何必等到事了?

    那是因为郭传宗在怕,他怕他过不了这一关,与一个命不久矣的人结拜又有何意义?

    不过是白白徒增他两位大哥的悲伤而已。

    “大哥,那御花园的详细位置,你可知晓?”

    他立即向雷虎问道。

    提起御花园,雷虎的面色即刻郑重起来,收起笑意,看了一眼郭传宗,道:

    “你昨夜潜入皇城,就是想去御花园寻那翡翠玉蟾替小郭兄弟解蛊?”

    “对!”

    剑晨坚定地道。

    雷虎沉吟道:“昨夜你走后,洒家也曾侧面向几个禁卫军士询问过,这才知晓前几年御花园中闹鬼之事。”

    剑晨面色一喜,道:“这么说,大哥知道怎么去了?”

    雷虎眉头皱了起来,摩挲着手里的茶杯,沉吟道:“知道是知道,不过翡翠玉蟾现如今被皇室用作了驱鬼镇邪之物,洒家虽没有亲见,据闻御花园中对于玉蟾的把守已然严密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令人……发指?”

    剑晨与郭传宗两人面面相觑,雷虎是什么性子,就连初次见面的郭传宗也有着了解,能让他以如此郑重的口气说出令人发指的的话来,看来这发指的程度……

    “无论如何,御花园我是一定要去的,还请大哥告之!”

    心中本早已对此次的艰难有着准备,雷虎的话,只不过是将剑晨的对此行的凶险更加明了了几分而已,当即坚定地对雷虎说道。

    “不急。”

    雷虎却摆摆手,沉声打断他,皱眉道:“兄弟,你可知洒家为何跑来皇城作了个小小的禁卫军士?”

    剑晨一愣,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提起此事,下意识回道:“为何?”

    “那是因为……”

    雷虎看了他一眼,捏着拳头道:“洒家收到消息,在这皇宫里面,有鬼兵域的影子!”

    “什么?!”

    不光是剑晨,就连郭传宗也心头一惊,鬼兵域!皇宫大内里,怎么也会有鬼兵域?

    “可靠吗?”

    剑晨不由追问道。

    皇宫内出现鬼兵域的消息,这对于他现下要做的事来说,绝对不会是好事。

    “应该可靠。”

    雷虎回道:“你刚才曾说,为了救人,在万剑盟会之前,你去过一次纯阳剑宫,正好遇上鬼兵域的人暗杀了焚魂真人。”

    “对。”剑晨愣了愣,雷虎的话语跳得太快,他一时间有些跟不上。

    却听雷虎又道:“那么有一事你定然不知。”

    剑晨眉头一皱,这事似乎又与纯阳剑宫扯上了关系?那么,会不会又与玉虚真人邀自己去纯阳一聚有关?

    不由问道:“什么?”

    雷虎道:“梵天寒芒,当日鬼兵域杀了焚魂真人之后,带走了梵天寒芒!”

    “不可能!”

    剑晨失声惊呼,讶异道:“当日纯阳掌教玉虚真人曾对我说过,梵天寒芒早在十三年前就已遗失,纯阳剑宫中那把,是掩人耳目的假剑!”

    顿了顿又道:“更何况,即便是那把假剑,也没有被鬼兵域带走,因为,我曾经亲自见过那把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