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四百零二章 大哥
    莫名其妙的两个茫然地对视了一眼,纷纷转身,跟上自己的大部队而去。し

    剑晨轻轻地松了口气。

    他此刻正紧贴在靠内城一侧的城墙上,待两支巡逻的队伍走远之后,才缓缓地慢慢往下爬。

    这一次,爬行的速度就要快上不少。

    朱雀门内,皇城之中,此刻正是夜色最深之时,城内一个人也没有,一片寂静,寂静到令双耳都有着隐隐的耳鸣。

    他宛若一只巨大的人型壁虎一般,在离地面还有十来丈时,抬头看了一眼城头,便双手一松,纵身往地面跃下。

    在提气轻身之下,黑夜里仿佛自空中飘飘荡荡落下了一片羽毛,待脚尖才触及地面时,就地一滚,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终于进入皇城之内。

    皇城,入眼给他的第一感觉便是大。

    剑晨此刻贴在墙根,双目中闪烁着淡淡的光华,即使是在黑暗中,城里的大致景象也尽收眼底。

    皇城靠近城墙的这一侧,乃是一片极空旷宽阔的广场,自朱雀门延伸开去,广场中分了三条道路。

    中间一条最大,足可令二十骑并行,想来往日里乃是皇族中人龙车凤辇专用之路,而紧邻在旁的两条道就要小一些,不过比之长安城中最繁华的朱雀大街来说,还是要宽上不少。

    三条道都自朱雀门开始,一直到他目力不及之处,挨得极紧,将偌大的广场分成了左右两半。

    剑晨略皱了一下眉,那三条主道他是不敢去的,而被分成两半的广场上,却连树也没种一颗,光秃秃的,顶多在全部由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上顽强地生长着几株野草。

    完全没有可供他隐蔽前行的遮掩之物。

    好在现下夜色深沉,他又是一身黑色的夜行衣,只要小心一点,在黑夜的掩护下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城头上的守军发现。

    事不宜迟,再呆下去再一会天光放亮时,莫说打探地形,就是离开皇宫也非易事。

    不再耽搁,他脚下一动,先紧贴着墙角往右侧无声疾奔,跑了快一柱香的时间,终于前方无路,来到城墙拐角处。

    既然广场上没有遮掩之地,他只得先绕去右侧的城墙边上,仍然紧贴着前行,减少被城头守军发现的几率。

    身躯缩在内凹的拐角处,剑晨仔细观察着四周的景物,又侧耳倾听片刻,待确定只有头顶数十丈城头上间或有人巡逻之后,这才发足疾奔。

    跑了近百来丈,耳中突听前方有潺潺的流水声,再行不多远,已可看到——

    原来除了朱雀门外那么护城河,这皇城之内,却还有一条不算太宽的小护城河。

    河道往他这边微微有着一抹弧度,从左至右横穿皇城而过,以小河为界,这偌大的皇城便被划分成了两部分。

    河道的内侧,一座宏伟的暗影静静伫立,那是一座剑晨一看都看不完的巨大宫殿。

    看来过河之后,才是皇城中真正的核心地带。

    剑晨在河道边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月色,心里估摸着时辰。

    三更已过,离天光放亮已不太远,留给他的时间也是不多,若再过一会,早起劳作的太监杂役们见到他这一身黑衣,明显闯入之人,后果便不堪设想。

    可是,退回去也不行,今夜辛苦一晚,半点收获也没有,就算明日再来,恐怕也就是到此为止,既然如此,那还不如……

    他咬了咬牙,大不了,小心些便是!

    不再犹豫,右脚轻轻在大理石地板上一点,身形已腾空而起。

    这处河道并不宽,只不过两三丈而已,以他现时的轻功来说,几乎只相当于普通人很寻常的迈了一下腿而已。

    然而,虽然剑晨已经很小心,但这两三丈宽的小河,他却仍未能一跃而过。

    吼——!

    身形才刚飞到河面正中央,陡然之间,自河对岸爆起一声狂烈虎吼,紧接着,临在半空中的身躯猛得一沉,竟被突然而来的厚重拳压所笼罩。

    这感觉……好熟悉!

    剑晨在大惊之下,连忙双手在身前猛力一扩,如同挣脱了束缚在身上的绳索一般,将那笼罩而来的拳压震了个破碎。

    “大哥,是我!”

    他轻叫一声,猛得吸了口气,只听扑通一下,因拳压所阻的身躯直直落入河中。

    双耳中咕咚咕咚一阵水响,他的整个人已没入水中,好在这条护城小河不宽也不深,才将将淹过他的头顶,脚下已触到河底淤泥。

    骤然遇袭,他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可是,在感受到这股拳压之后,震惊已在突然之间转化成惊喜与疑惑。

    大哥,他怎么会在皇城里?

    刚才那一拳他很熟悉,正是雷虎啸天拳!

    而这世上会雷虎啸天拳的人,在剑晨的认知里只有一个。

    便是当日在赶往邵阳的路上与之结义金兰,并拜为他大哥的——雷虎!

    那****与雷虎才将结拜,便从邵阳三雄的口中听闻水月府突现江湖之事,而随后,却又被水月府主暗算,最后醒来时,已奇怪的出现在衡阳洛家的老宅里。

    自此之后,突如其来的事情一件件发生,剑晨疲于奔命之下,也不曾打探过他这大哥的消息,想不到,今日却在此皇城中又相遇!

    惊喜,压下了震惊,也压下了疑惑,剑晨的脚尖才触及河底,微一使力,便要反冲回河面。

    “什么人!”

    岂料他才露出半个脑袋,陡然却听一声炸喝,紧接着还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心知刚才雷虎那一拳声势太大,已惊动了在皇城内巡逻的守卫。

    连忙双掌一托,身躯又往下沉了沉,十指一扣,紧抓住河道内侧,侧着头,只露出一只耳朵在河面上,静听着上面的动静。

    “乍乍呼呼的做什么!”

    熟悉的声音随之传来,果然正是雷虎,这令剑晨的心情好一阵激荡。

    只听雷虎懒洋洋地转过身,不满道:“洒家撒尿撒得太无聊,练练拳都不行?”

    “雷虎!”

    气势汹汹而来的守军闻言,顿时怒不可遏,大喝道:“皇城卫河岂是你撒尿的地方,你有几个脑袋!”

    即使潜在河里,剑晨也感觉到了雷虎身上突然暴涨的气势,只听他哼了一声,冷笑道:

    “洒家就尿了,你待我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