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长安横巷
    &lt;&gt;&lt;/&gt;

    静默的地下大厅,剑晨紧握着双拳立在正中,四周壁上数根燃烧正旺的火把将他脚下照映出数道摇曳不定的昏暗虚影,沉闷的空气中有着风雨欲来的压抑。

    就这么静静立着,好半晌,剑晨才抬起了头,一口浊气吐将出来,愤怒、狰狞已从他脸上通通消失,留下的,只是一抹沉默的平静。

    回头,正要步入暗道,陡然眼角余光撇了一眼暗道左侧墙壁的火把,眼角一跳,连快走几步来到跟前。

    火把旁边,有深刻墙中的字迹。

    伸手往字迹上一摸,手指上立即沾染了黑灰色的尘屑,再看字迹的色泽,已可确定乃是新刻上去的。

    谁会在最近跑到密室中刻字?

    他咬了咬嘴唇,自然想到正是明伯在临走前刻在这里给他看的。

    剑晨哼了一声,忍不住心底又有火气往脑门上涌。

    不守信用,人都走了,留下些字,你以为我会信几成?

    心中虽这样想着,然而他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仔细往墙上看去。

    “晨娃子,眼中所见耳中所听,切不可全然当真,一切……保命为重!”

    明伯留在墙上的,便是这么一小句话,一句令剑晨看得眉头大皱,不明所以的话。

    他不是叫我达到天榜第一吗?怎么又说……保命为重?

    ————————————————

    长安,京师所在,乃是大唐天下规模最大的一座城池。

    从太宗皇帝开始,历代大唐天子从未停止过对长安城的改造扩建,到得当今玄宗皇帝时止,长安城的整体面积已达十二万多亩,如此巨大的城池,足以令任何首次听闻的人咂舌不已。

    长安城共分三部分:宫城、皇城与外郭城。

    宫城之内,居住的正是皇帝与皇族之人,而皇城,其名虽带个皇字,其实却是京师官员办公与拱卫京城的禁卫军驻扎之地,至于外郭城,才是普通百姓生活起居之地。

    此刻,外郭城中。

    日近西斜,在外郭南城门附近的护城河边,有一处隐蔽幽深的横巷。

    这条小巷在平日里就罕有人至,现下又是晚饭时间,更是空寂无人。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瘸了一条腿的乞丐少年手里提着一个布包,正一瘸一拐地往横巷深处行去。

    他看似走得寻寻常常,实则一双掩盖在破草帽下的眼珠却灵动非常,正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走着走着,他的瘸腿突然拐了一下,惊呼声中,身形立时不稳,一跟头摔倒在地上,好险手里的布包被他落地时高高举起,没有沾染上尘土。

    他骂骂咧咧地,极其费力的自地上爬了起来,趁着拍打身上尘土的机会,目光快速地回头眼了一看,待确定无人跟踪后,方才暗自松了口气。

    瘸腿少年摔倒之处是一间毫不起眼的破败民居,他一口气还没吐完,骤然又深深提了起来,纵身一跃,竟直接跳过门边的石墙,翻身进入民居院内。

    双脚落地,他那只瘸腿竟然不瘸了,行走间,却比正常人还利落不少。

    他自院中花坛下摸了摸,取出把钥匙,开锁进屋,闪身之间,速度极快地又将房门关牢。

    屋子不大,桌椅家具却一应俱全,少年将布包丢在桌上,又摸到蜡烛,火折子晃了晃将其点亮。

    随意看了看,屋内桌椅上全被一层薄薄的灰尘覆盖,不过这并不是少年关注的焦点,他的目光在转了一圈之后,终于落在靠墙那张同样灰尘布满的朽木床上。

    那里,竟然盘腿坐了一个人!

    这人皮肤黝黑,满面的胡须,单看面目,像是个久历江湖的豪爽汉子,可偏偏身材却显得极单薄,综合起来一看,顿时给人极其怪异的感觉。

    “大哥……”

    少年轻叫了一声,半晌却得不到大汉的回应,不由一阵担忧。

    走到近前,右手在他紧闭的双眼前晃了晃,犹豫了一下,又将手指伸到大汉的鼻孔下面,待感觉到有热气不停从大汉的鼻孔中喷出后,方才松下一口气。

    眼见大汉无事,他叹了口气,在屋子里焦躁地转了两个圈,无奈之下,也不管桌椅上的灰尘,一屁股坐到桌边,从布包里拿出个还冒着热气的白生生馒头,发泄似的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这一坐就是四个时辰,直到夜幕低垂。

    桌上的蜡烛已然燃烧见底,微弱的烛火在蜡油的浸泡下,眼看就要熄灭,少年坐得早已不耐烦,索性腮帮子一鼓,就待吹了蜡烛睡觉。

    就在这时,一阵似乎带着旋转的微风以比他更快的速度从身后飘向烛火。

    少年一愣,他的背后除了床就是墙,又没有窗子,这风,从何而来?

    就是这么一愣的功夫,那阵微风已吹至烛火上。

    想象中本就即将熄灭的烛火被风一吹便熄的情景并未出现,在少年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烛火,竟然离开桌子飘飞了起来。

    就仿如,夜色中的那一点鬼火!

    这情形骇得他猛得跳了起来,单掌一凝,就要往那飘飞翻转的烛火上拍去。

    “别动。”

    身后,有人温和的向他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少年的动作立时停了下来,惊骇的面容突然变得极为欣喜,扭头叫道:“大哥,你醒啦!”

    床上,盘腿闭目的络腮汉子不知何时已醒了过来,此时正满脸笑意地看着少年,一只手平伸而出,五根手指头正灵活地动来动去。

    少年看他动作,顿时一怔,紧接着便明白过来,大喜道:“突破了?”

    络腮汉子笑笑,没有回答,小指头却勾了勾,少年便觉眼前一亮,那自空中飘忽不定的烛火已飞到了他面前,围着他的脑袋转了两圈。

    以行动来回答了少年的问题。

    咻——

    他的手指随意地一甩,空中飘飞的烛火拉起长长的尾焰,不偏不倚,又落回桌上那滩蜡油之上,一跳一跳的,眼看就要熄灭。

    络腮汉子在少年惊喜的注视下,双手一撑,自床上跳了下来,伸了个懒腰,全身骨节炸起炒豆子般的爆鸣,笑道:

    “小郭,我修炼了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