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八十九章 信息
    “明伯,‘以前’的鬼兵域是什么意思?”

    剑晨心中疑虑重重,不由蹲下身来,不解的目光直直盯在明伯脸上。。

    明伯却苦笑了一声,目光中透出重重回忆之色,叹道:“是啊,是‘以前’!”

    旋即目光一转,这才看向剑晨,面上竟有一丝宠溺,“晨娃子,这些事情现在还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时候。”

    剑晨眉头一皱,道:“那要到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明伯颤巍巍伸出一根手指,道:“修为,你的修为还不够。”

    “此间牵扯的事情太多凶险,若没有足够的修为,现在告诉你,只能是让你送死!”

    “修为?”剑晨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充满自信道:“我现在即将迈入立派后期,即使是对上宗师,也有一战之力,如此修为,还不够?”

    明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剑晨急道:“那你说,我的修为要到什么地步,你才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

    明伯那根一直伸在剑晨面前的手指突然晃了晃,认真地道:

    “天榜第一,你若能达到天榜第一,所有的事情,我就告诉你。”

    “天榜第一?”剑晨呆愣了片刻,脑海中不由回想起当日在邵阳城边亲身感受到水月府发布江湖高手榜时的场景。

    天榜第一,天下财神!

    当日所有人的惊呼犹在耳侧,而剑晨当时面上也是一片神往,想不到在今日,他竟也和这天榜第一的称号扯上了关系。

    万剑盟会之后,得空的时候,郭传宗也与他说过那日踹他入霸剑后院的金光身影,原来正是天榜第一的天下财神。

    随后,天下财神力克少林普渡禅师,并且还在数千人群中,轻松写意地扭掉了霸剑山庄前庄主孟逸凡的脑袋。

    如此一个人物,当即震慑了全场,以至于不论是霸剑山庄的人,还是在场的数千剑门中人,竟然被天下财神的气势所夺,从他出现之后再到退去,却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这是何等的霸气。

    而现在明伯却说,要他也达到如此地步。

    要取替天下财神,莫说他才将要达到立派后期,恐怕就是宗师后期,也是够呛。

    “明伯。”剑晨苦笑道:“你这分明是不想告诉我了。”

    “非也!”明伯摇着头,正色道:“事在人为,你怎么知道你就达不到天榜第一的高度?”

    “回头看看,当初你下山时才不过一精进境界的小小弟子而已,现在呢?”

    剑晨愕然,不由深吸了一口气。

    不错,近半年时间,我能从精进境界一路突破至立派境界,那么,天榜第一又如何,天下财神又如何!

    不过提起天下财神,他又忽然问道:

    “天下财神也是你们鬼兵域的人?”

    明伯回道:“严格来说,不算,他只是当年欠了我们域主的一个人情,帮鬼兵域做一些事情而已。”

    “域主是谁?”剑晨面色一凝,连忙追问道。

    明伯却是笑看了他一眼,道:“晨娃子,下山才不过半年而已,就学会套老头子的话啦?”

    剑晨心思被揭破,也不恼,仍然紧紧追问道:“域主是谁?”

    明伯摇头道:“不能说。”

    剑晨咬了咬牙,换了个问题:“鬼兵域当日灭我洛家,为的是什么?”

    明伯身躯一抖,似是很不愿意再度回想往事,叹息道:“为了玄冥诀。”

    “果然是因玄冥诀而起!”

    剑晨的拳头猛得握紧,厉声道:“为了一本功法,你们竟作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午夜梦回时,可有心亏难安?”

    明伯的眼睛闭了起来,痛苦地道:“晨娃子,事情并非是你想的那样,洛家是在大概二十年前得到的玄冥诀,而鬼兵域灭洛家,却是在十三年前。”

    “中间七年时间里,发生了一些令我们不得不灭掉洛家的事情……”

    剑晨嘴唇才动,明伯却挥手止住他,道:“这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剑晨眉头一挑,怒意转化为冷意,冷笑道:

    “又得等到我达到天榜第一时才能说是吗?”

    “明伯……”剑晨身躯往前倾了倾,目光直刺入明伯心底,厉声道:“不管你们有着什么样的理由,洛家的血债,我是一定要讨回的!”

    明伯苦涩地笑了笑,脑袋微垂,虚弱道:“或许到时候……你就不这么想了呢?”

    “咳咳!”

    说着,他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一滩血液就那么浸湿了衣衫。

    “你的伤?”

    剑晨看着明伯虚弱的模样,手臂动了动,想替他顺顺气,终究也没抬起来。

    “你是说这里,还是这里?”

    虽然才吐了血,明伯竟然还有心情同剑晨开玩笑,他的手指了指自己被雷电殛得焦黑的脸,又指了指胸口上那一道斜贯左右的血痕。

    剑晨嘴巴动了动,没有说话,目光已落在他隔着衣衫透出的殷红血迹上。

    “这里么?”

    明伯一把撕开胸前的衣衫,将那道血痕露了出来,道:“这里的一剑,是被血剑所伤。”

    什么?!

    剑晨闻言面色大变,血剑?

    “这么说,你遇到了嫁祸给我的那个人?”

    明伯点点头,道:“对,还打了一架,可惜有血剑之助,我打不过他。”

    “他用的,当真是血剑?沥血剑?”

    剑晨的眼中震惊非常,沥血剑明明被他一掌劈成两段,怎么可能还有沥血剑?

    “确实是沥血剑。”

    明伯看着他的震惊,解释道:“关于沥血剑的事情,现在倒是可以给你说一说。”

    “沥血剑?”剑晨明显一愣,“有什么可说?”

    这把剑曾经在梦里生生折磨了他十三年之久,谁曾想,却又在机组巧合之下被他以玄冥诀吸收了剑上的凶煞之气,转变成了提升他修为的动力。

    而后,一掌断剑,困扰了剑晨一十三年不敢动剑的梦靥也随着这一掌而消散。

    结果在苗疆时,自凌尉的身上,他再度感受到了沥血的气息,不仅如此,在出苗疆后,更惊然知道,如今的江湖上,更有人手持着沥血剑,作下了累累血案。

    初时,剑晨还以为正如郭传宗所说,这是嫁祸,是有人用假冒的沥血剑在嫁祸于他,而如今听明伯的口气,似乎并非如此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