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嫁祸
    他乡遇故知这种事,剑晨年纪还小,并不是太能领会,而那老乞丐却激动得几乎热泪盈眶。

    老乞丐目中闪现着泪花,一把握住剑晨的手,声音哽咽道:

    “这两日接连遇上故人,看来老叫花子的大限将至!”

    “连接遇上?”

    剑晨微一怔,不由问道:“老伯,你还遇上了谁?也是休宁镇的人吗?”

    老乞丐抹了一把眼角,勉强笑道:“明掌柜啊!昨日老叫花子上街乞食,不想正撞见明掌柜,他还给了我好大一绽银子呢!”

    “对了,剑少侠方才描述要找的人,就是明掌柜吧?”

    剑晨面色突然大喜,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却全不费功夫,急忙抓着他的手,连声问道:

    “老伯你知道他在哪里?带我去可好?”

    那老乞丐正要点头,突听旁边有人叫道:

    “等一下!”

    众人遁声望去,却见出言阻止之人正是姜川。

    郭传宗不由眉头一皱,不满道:“姜川你做什么?”

    姜川面上苦笑不已,先冲郭传宗躬了躬身,又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剑晨,目光特别在他背后的惊虹剑上多看了几眼,方才沉吟道:

    “这位剑少侠既然来自休宁镇,那若在下猜想的不错,应是齐云山剑冢门下弟子——剑晨?”

    剑晨面带疑惑,冲他拱了拱手道:“不错,在下正是剑晨,姜兄不知有何指教?”

    却不想,他此言一出,不仅姜川嘴角的苦笑更甚,就连当场这三十多个乞丐里,也有一多半哗然一片,再看向剑晨的目光,怪异至极。

    “你们怎么啦?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郭传宗心中诧异,不由喝道。

    姜川却对他拱手,小心问道:“小帮主,不知你与这位剑少侠……是何关系?”

    郭传宗双手一叉腰,傲然道:“他是我大哥,我俩有过命的交情,你有话就快说,别妨碍咱们做正事!”

    姜川的面色更加难看,甚至还伸出手指揉了揉眉心,在郭传宗等得不耐烦,正要出言喝斥时,突然抬起头来,认真地盯着郭传宗的眼睛,问道:

    “不能出卖的那种吗?”

    郭传宗听得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右掌金光大闪,口中厉喝道:“你找死!”

    威势赫赫的降龙掌眼见将出!

    手臂突然一紧,却是剑晨从旁将他拉住,叫道:“小郭,稍安匆燥!”

    “大哥!”郭传宗急道:“他叫我出卖你,你还拦我做什么!”

    剑晨摇摇头,以眼神制止了他,又看向面色苦恼的姜川,问道:“这位兄弟,若我没有记错,这是咱们第一次见面。”

    姜川点头道:“不错,是第一次,不过……虽然在下从未见过你,但这数日来,剑晨这个名字,听得可是不少。”

    “哦?”剑晨眉头一挑,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姜川却揉了揉眉心,说到了另一件令剑晨与郭传宗悚然而惊的事上。

    “这大半月来,江湖上出了几件惨事……”

    他的目光仍然在剑晨背上的剑柄处流连,口中续道:“第一件,享誉江湖的霸剑山庄,在一日之内,被人屠了满门,除了三庄主孟瀚然不知所踪外,其余无人生还!”

    “什么?!”

    此言一出,犹如石破天惊,震得剑晨与郭传宗两人面色瞬间大变。

    霸剑山庄,灭了?

    两人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与不敢置信。

    剑晨心中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追问道:“被谁灭的?”

    姜川却依然在摇着头,没有回答,又继续说着:“第二件,霸剑山庄被灭后不过数日,纯阳剑宫的纯阳九剑之一,破月真人,被一蒙面持剑之一杀害,随行弟子十余人,除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弟子外,同样无一幸免。”

    剑晨身躯一震,猛然连退了两步,呐呐道:“破月真人……也死了?”

    姜川看了他一眼,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还有最后一件,点苍、崆峒、华山等十余家江湖中排得上名号的剑宗大派,也在这半月内,陆续有派中高层遇袭身亡!”

    “喂!”

    郭传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叫道:“你说这些做什么?这些消息虽然震惊,但与我大哥又有何关系?”

    姜川苦笑道:“小帮主你有所不知,属下方才所说的这些事情,每一件背后,都有人可以作证,杀害这些人的,乃是同一个人,同一柄剑。”

    “哈哈!”郭传宗放声大笑,嘲笑道:“真是可笑,难不成那些人都能证明是我大哥杀的人?”

    姜川摇头道:“凶手具体姓甚名谁,没人说得清楚,不过他们无一例外,都说出了一个关键性的线索。”

    一边说着,他一边直视向剑晨那张同样惊讶的脸。

    “什么线索?”

    郭传宗正在追问,剑晨却突然心头一动,结合方才姜川的动作,突然面色大变道:

    “他们所说的线索,难道是……剑?”

    看着剑晨的神情,姜川的眉头不由微皱,应道:“不错,所有亲眼见到凶手杀人的人,都同样说出了两个字——”

    “血剑!”

    血剑?

    即使已有了猜测,剑晨也不禁直如被睛天霹雳直轰头顶,震得他一阵发懵。

    “不可能!”

    郭传宗大叫道:“不可能是血剑,血剑已经被……”

    说到这里突然说不下去,因为他脑海中突然划过了一个画面。

    周身散发着血腥气息的凌尉!

    骤然重重一跺脚,怒道:“即使是血剑又如何,杀人的肯定不是我大哥,不信,叫那些作证的人来对质,一切便可明!”

    姜川叹了口气,道:“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那些人……都死了!”

    “死了?”

    郭传宗一愣,不相信道:“怎么可能!”

    剑晨却伸手将他拦住,苦笑道:“怎么不可能?”

    目光炯炯,盯着姜川,道:“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些说出血剑的人,都是在惨案之后,重伤不支的人。”

    “不错。”姜川接口道:“并且无一例外的,这些人硬挺着一口气,待被人发现时,只来得及说出了血剑二字,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是嫁祸,嫁祸!”

    郭传宗暴跳如雷,陡然高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