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八十四章 鬼兵之变
    “谁干的?”

    剑晨目中的戾气大盛。

    小陈虽然向他隐瞒了身份,但到底也算是他儿时不多的几个玩伴之一,此刻见他颓然不支的模样,心中也是一阵怒意升腾。

    复又想到他背后那一拳带有青幽之色的伤痕,目光再一闪,想起一人来。

    “不错……”小陈嘴里又涌出两口血,气若游丝道:“正是,青首……鬼王!”

    “青首鬼王?”剑晨面色突然狰狞起来,这是他早已确定为鬼兵域重要人物之人,并且也是他心中必杀的人之一。

    猛一咬牙,问道:“他也在义城郡?”

    小陈微摇着头,虚弱应道:“本来是在的,后来接了……接了一道响,响箭,人就走了……”

    委顿的面容突然又泛起一丝傲然,道:“若不是他临走前轰了我一拳,就凭摧魂双鬼这等小角色,也能留得住我?”

    不待剑晨开口,他的手突然紧紧抓在剑晨臂上,猛然急声道:

    “晨哥儿,算我小陈最后求你一次,去找掌柜的,告诉他,鬼王有变!”

    “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不能说,但掌柜的那里或许……”

    “噗——!”

    这番话说得既快且急,话音未落,又是一大口血液喷在剑晨胸口,小陈骤然间血色全无的头颅立时一歪,就此没了声息。

    剑晨面色大变,扶着他身体的手臂轻轻晃了晃,口中轻声试探叫道:“小陈哥,小陈哥?”

    半晌,全无反应。

    颤抖着手指,小心翼翼地往小陈鼻下探去,心头一凉,完全探不到哪怕一丝呼吸。

    虽然明知小陈的身份乃是他最痛恨的鬼兵域中人,但心中却仍然禁不住涌上一股悲意。

    轻轻放下小陈已渐冰凉的尸身,他的脑中飞速旋转不停。

    今夜这一遭偶遇,虽然并未从小陈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但也足够令他分析出许多事来。

    鬼兵域,重新进入到了他的视线,而更令他震惊不已的是,隐藏在休宁镇中十几年的客栈掌柜明伯与小二小陈哥,竟然也是这个神秘组织里的人!

    另一点,原来这神秘的鬼兵域内部,却也不是铁板一块,似乎如今,明伯这边与青首鬼王那边,正在闹着内讧。

    而更令他疑惑不解的是,从小陈那欲言又止的只言片语里,他也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味。

    似乎一向被他认定为生死大敌的鬼兵域……当中另有隐情?

    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从明伯那里可以得到答案?

    剑晨半坐于地,目光怔怔看着小陈的尸身,只觉脑袋一阵发胀。

    鬼兵域,鬼兵域,你到底……想干什么?

    沙沙沙——

    正想得出神,身后突传来脚步声。

    剑晨目光一凝,千锋疾往后指,口中厉喝道:“谁?!”

    郭传宗呆了呆,身躯下意识躲开千锋正面,口中叫道:“大哥,是我!”

    原来自剑晨离去后,郭传宗在原地等了片刻,凝神静听下,远方的呼喝打斗不仅没有停歇,反倒越加响亮。

    心中担忧剑晨,反正也坐不住,干脆也遁着声音的来路追了过来。

    剑晨见是郭传宗,面色缓和了几分,千锋收起,又转回了头。

    “大哥……”郭传宗走到近前,看到剑晨怀里小陈血迹污糟的尸身,不由奇怪问道:“这是……”

    剑晨缓缓摇了摇头,叹道:“一个朋友……”

    “……埋了罢。”

    ————————————————

    天方大亮。

    经昨夜一事,无心睡眠的两人一路奔驰,在不计马力之下,晌午不到,义城郡的城门已远远在望。

    剑晨一边全力催动着跨下骏马,一边随着马儿的起伏,侧头看了看与他并肩而骑的郭传宗,犹豫片刻,终于道:

    “小郭,我有件事……”

    郭传宗一扬马鞭,重重抽在马股上,头也不回,直道:“大哥你说。”

    剑晨又是一阵犹豫,方才以商量的口吻开口道:

    “这义城郡里,我有一事要办,恐怕得耽搁一两日……”

    “重要吗?”

    郭传宗侧过头,目光随着马背高低起伏着,认真地问道。

    “很重要。”剑晨应道。

    “行啊!”郭传宗爽朗一笑,“一两日而已。”

    剑晨认真地看了郭传宗一眼,目中有着感动,“多谢!”

    明伯正在义城郡,剑晨此刻心下有着无尽的疑惑,诸多问题的答案都要着落在明伯身上,他现下的心情之急迫可想而知。

    然而小陈临死时只说明伯在义城郡,却并没说在哪里可寻到明伯的踪迹,偌大一座郡城,想找一个人出来,怕是得很费一番功夫。

    可现下剑晨他们最没有的,就是时间。

    郭传宗三人身上的天龙蛊再有四十来日就要全面爆发,而因为翡翠玉蟾的特性,留给三人的解蛊时间还得再减九日。

    事关人命,他们两人这一路日夜兼程地赶路,为的就是不欲在路上浪费太多,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在皇城内的搜寻。

    如此紧要的时刻,偏偏又让剑晨遇上了小陈之事。

    明伯现在在义城郡,不代表他一辈子都在义城郡,更何况青首鬼王似乎也在找他,若被鬼王先一步发现明伯踪迹,那么剑晨心头的疑惑,怕是得成终生悬案。

    两边的事情都是紧之又紧,剑晨本想不管不顾,先解决掉天龙蛊之事,可心下却总有不甘,天知道,这会不会是他最后一次有可能解开围绕在身上十三年迷团的机会。

    所以这才在踌躇了一路之后,开口向郭传宗商量,开口之前他已决定,只要郭传宗露出半点为难之色,那么他便绝口不提此事,先专心弄到翡翠玉蟾再说。

    没曾想,郭传宗作为一个极有可能只余一个来月性命的人,却连犹豫也不带,直接同意了他的要求。

    “大哥,你不必如此。”

    郭传宗一边飞驰着,一边笑道:“生死由天定,以咱们目前的速度,就算在义城郡耽搁一两日,等到了皇城时,也还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日。”

    他目光一沉,无谓道:“若一个月的时间还不能找到翡翠玉蟾,那便是天要绝我郭传宗,多这两日与少这两日,又有何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