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将死之人
    往日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客栈小二,竟然会是整个江湖中,人人谈之色变的鬼兵域中人,这是剑晨万万想不到的事情。

    然而令他心头冰凉的,可不光只是因为小陈。

    小陈不过只是一个伙计而已,那么,客栈掌柜明伯,到底又是个什么身份?

    剑晨突然想起当日他与安安两人离开休宁镇时,安安曾经开玩笑说过的一句话

    “老头,你这里该不会是黑店吧?”

    现在想想,这句话也不无道理。

    休宁镇乃是齐云山下一座小到不能再小的镇子,除了当地住民之外,平日里罕有人至,所以那客栈的生意之差,根本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的事情。

    然而就是这间生意惨淡的客栈,掌柜明伯却能一出手就给出十六根价值不菲的金条,这其中不和常理之处,着实令人费解。

    出手如此豪爽的明伯,若只是依靠这间苦苦支撑的惨淡客栈,又哪里来的金条?

    明伯有问题!

    在知道小陈的身份之后,剑晨已经可以确定那个胖呼呼,一看就和蔼可亲的明伯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然而令他心下大寒的,还有一事。

    明伯与师父伍元道人交情非浅!

    那么师父在其中又是扮演了什么角色?

    是被明伯的表象蒙骗,还是……

    还是什么,剑晨已经不敢去想,若真是如此,那他这一十三年在剑冢的生活,就是一个笑话!

    扑通——!

    正想得身躯发寒,陡听旁边许久没作声的小陈突然身躯一软,猛的扑倒在地。

    剑晨眉头一皱,暂时将心神拉回当下。

    斜眼一看,小陈四肢趴地,身躯正不停地颤抖。

    “你做什么?”

    剑晨皱眉问道。

    刚才小陈虽然受了拘魂一掌,但以拘魂的修为,还远达不到令小陈受创至此的地步。

    更何况,先前在制住夺魄时,小陈抢人欲杀人的动作可不算慢。

    这又是在演什么戏?

    他冷眼看着小陈不停地颤抖,目光突然一凝,自小陈的背上,他发现了一点不同寻常之处。

    他的背门上,竟然有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印记,此时正透过浅蓝色的衣衫,不停往外渗着血。

    “你受伤了?”

    这血迹在背上,加之小陈越显痛苦的颤抖,看起来并不似作伪,剑晨不由踏前一步,仔细往他背上看去。

    小陈仍未答话,身躯的颤抖反而更加剧烈。

    拘魂的掌力,竟能令小陈重伤至此?

    剑晨仍自不信,蹲下身来,呲啦一声,将小陈那一块渗血的衣衫一把撕开。

    就着月光,他这才看清楚,小陈的背上竟然有两处伤痕。

    有一处略底,只是一道淡淡的掌印而已,想来这才是拘魂那一掌偷袭所留。

    而另一处,此刻正汨汨渗着血的那处,现在已经能很明显的发现,确实是一道拳印,并且,这拳印在血迹未覆盖之处,还隐隐泛着青幽之色。

    剑晨眉头一皱,手指在那拳印四处穴道一阵连点,本是想将那不停渗出的血液止住,却不想,这一通连点之后,不仅没止住血,反倒眼看着渗得更加汹涌。

    “啊——!”

    小陈一直紧咬的牙关,在这血液狂飙之下,终于无法坚守,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座树林。

    惨叫之后,他的身躯禁受不住那越来越强的痛感,痛苦地抱着脑袋,在地上疯狂打滚。

    “哼!”

    剑晨一声冷哼,身形一闪,冲到小陈身前,单脚一踏,直接踩在他身上,将之不停翻滚的身躯定住,斜手一甩,一粒丹药直往他惨叫连连的口中射进。

    丹药入口,小陈的惨嚎缓缓停了下来,他仰面躺在地上,目光没有半分焦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显得虚弱不堪。

    半晌,他的眼神才聚集地剑晨脸上,苦涩问道:“九转……定魂丹?”

    剑晨冷笑一声,道:“你也识得此丹?”

    小陈苦涩笑笑,“我身上的伤势,除了九转定魂丹能续命之外,想不出还有什么丹药能够做到,谢啦……”

    “谢?”剑晨笑道:“九转定魂丹的珍贵不用我多说,如此珍贵的丹药用在你身上,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吧?”

    小陈伸出手,轻轻将剑晨的脚从他身上移开,苦笑道:“知道。”

    “说吧。”

    剑晨的目光紧紧盯着小陈的嘴,任由他将自己的脚移开,面色微寒道。

    小陈咬着牙,缓缓从地上撑了起来,迎着剑晨的目光,眼神里却流露出坚定,摇头道:

    “还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剑晨面色一厉,狞声道:“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小陈道:“这我可说了不算。”

    “谁说了算?”剑晨拳头一紧,目中厉芒直刺小陈眼底,冷厉道:“明伯?还是……鬼兵域?”

    小陈无奈笑笑,答非所问道:“晨哥儿,咱们认识有多久了?”

    剑晨冷道:“快八年,自我第一次随师父到休宁镇时开始。”

    “八年的交情……”小陈点点头,道:“小陈我自问待你也算不错,可否答应我最后一个请求?”

    剑晨定定看着他,却见小陈的面色中,竟然带着几分哀求之色,回想起过往与之相交的经历来,心下不禁微软,道:

    “你先说。”

    小陈低下头去,嘴角处,从剑晨看不到的角度,突然有连成一线的血液滑将出来,颤抖道:“麻烦晨哥儿去趟义城郡,告诉……告诉掌柜的,小陈……不能再帮他做事啦!”

    明伯在义城郡?

    剑晨一愣,小陈不可能想不到自己已开始怀疑明伯的身份,他这时突然吐露出明伯的行踪,意欲又是何为?

    正要追问,忽然又见小陈的身躯软软倒了下去,心中一惊,连伸手将他扶住,口中叫道:“小陈……哥?”

    骤然从剑晨口中再度听到这熟悉的称呼,小陈颓然的面上,双目立时一亮,咳了两口血,竟然笑了起来。

    “晨哥儿,又,又听你这……么叫我,小陈就是现在……死了,也无憾了!”

    “不可能!”剑晨断然道:“你刚吃了九转定魂丹,伤势再重也可保得八十一日性命,怎么可能就死?”

    小陈任由剑晨扶住他无力的身躯,苦涩摇头道:“九转定魂丹虽,虽是天下……第一,咳咳……第一灵药,也保不住……小陈的命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