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六十章 再死一蟒
    “啊——!”

    身后,仿佛是为了呼应四长老,三长老的哀嚎也震耳欲聋。m..移动网

    雷动九天的一剑,斜斩向天,正好越过三长老那只坚硬非常的蜈蚣拳套,生生斩在手腕上。

    惊虹剑虽不如逐风剑,但也是难得一见的神兵利器,只是一剑而已,三长老的右手便齐腕而断。

    手掌飘飞,势若奔雷的一拳终究轰不下去,三长老惨白着脸色,抱着鲜血狂涌的断臂踉跄后退。

    “嘶——!”

    正在此时,不似人类能发出的一声嘶吼远远震天狂吼,三、四两位长老的哀嚎立时便被压了下去。

    剑晨心头大惊,乘胜而追的惊虹剑顿时施展不下去,直接飞起一脚将三长老蹬了个跟头,面色惊怒地回头望去。

    妹妮已经晕倒,所以剑晨无从分辨这处战团内与毒尸激战不休的巨蟒是阿大还是阿二。

    不过,不管它是阿大还是阿二,此刻都已经只是一具蟒尸而已。

    刚才已经被五长老的蓝螟剧毒伤了头颅的巨蟒虽然神威大发,将五具毒尸震得身形暴退,然而终究已是强弩之末。

    剑晨先斗五长老,再战三、四两位长老,如此一耽搁,五具毒尸早已凶悍扑上,拼着其中两具毒尸被巨蟒咬断手臂,一个接一个车轮扑上,全力猛攻巨蟒头顶那五个蟒血狂飙的血洞。

    这么一会功夫,巨蟒的头颅已被五具毒尸的铁拳砸得血肉模糊,在发出那一声震天嘶吼之后,竟然被骑在它身上的毒尸死命一拳,将天灵盖都轰得碎裂了大块。

    当剑晨一眼望去时,正瞧见那具轰破了巨蟒天灵盖的毒尸嘴巴大张,猛得一口咬在那混合着红与白两种颜色的脑浆上。

    轰——!

    巨蟒的身躯无力垂落,重重砸在地面上。

    但凡是蛇,要害便是七寸,这话不假,可是,也并不是说在七寸完好的情况下,天灵盖破碎,脑浆被人狂咬了大半之后,还能留下性命。

    “哈哈哈,好!”

    右肩被炸得几乎消失,血液急速流失下,眼见已是不活的四长老满面血污仰天大笑,一双眼眸恶毒地盯着剑晨,“小子,用不了多久,你就得来陪老夫!”

    一句狠话说完,双目立时暴突,就那么眼睁睁地瞪着剑晨,身躯一软,没了动静。

    “四弟——!”

    断了一掌的三长老满身血污,亲眼见到朝夕亲处的四弟身死,他身心俱痛之下,再也支撑不住,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剑晨现下却没心思理会三长老是死是活,眼见着,那五具毒尸在连连出拳,将巨蟒的脑袋砸成血沫之后,突然狂吼一声,身躯齐齐一转,血红着双目,已向附近灵蛇寨之人猛冲而去。

    “截住他们!”

    毒尸的威力剑晨当然清楚,若放任其冲进人群,那造成的破坏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一个鱼跃,他反手往地上一抄,已经自动回缩成短棍模样的千锋便落于手中,身形还未停稳,手腕处陡然暴起银芒。

    刷刷刷——!

    八龙银镖分了五处,每一具狂奔而至的毒尸皆在其攻击范围之内。

    “嗷——!”

    面对杀气凛然的银镖,五具毒尸夷然不俱,暴吼连连,受了气机牵引,身躯立时一转,齐齐冲剑晨攻来。

    噗噗噗噗噗——!

    八枚银镖,除了有三枚攻向毒尸双眼处的被其用手掌挡住之外,其它打向身体各处的连理也不理,任由其没入体内,却连半点血花也没有溅出。

    就仿佛银镖打中的不是人,而是一株老树而已。

    剑晨眉头一皱,毒尸虽然没有轻功,但大踏步狂奔时的速度也是极快,就在银镖入体时,他与毒尸的距离,已不过丈许。

    此时再想收镖已然不及,有五长老之事在前,这一次剑晨弃千锋弃得极其果断,手腕一震,剑花立时如狂风暴雨倾泄在毒尸身上。

    咔——!

    离他最近的那具毒尸已冲入惊虹剑攻击范围内,刹那间其高大的身躯上便密密麻麻全是剑孔,然而这并不能减弱毒尸哪怕一丝前进的速度,却见他大手一张,两根手指立时被削飞,另三根手指却全力一握!

    漫天剑雨骤然消失,毒尸拼着被斩断两指,将惊虹剑牢牢握在残缺的大手里。

    使力一拔,却纹丝不动,剑晨面色一冷,骤然一声冷哼,青幽雷芒再度从他身上,从惊虹剑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身周的空间。

    如对付四长老时一样,剑晨故技重施,雷动九天的狂霸气劲猛然在毒尸的手掌上爆炸连环。

    嘭,嘭,嘭——!

    沉闷的响声一道接一道,只见毒尸那抓着惊虹剑的大手手背上不断被炸出肉沫飞溅的孔洞,但却仍然将剑握得极紧。

    没有痛觉的毒尸对于这常人绝难承受的连环爆炸理也不理,甚至在他强悍的肉身帮助下,并不像四长老那般被炸个血肉横飞。

    剑晨悚然一惊,他虽曾见识过毒尸的厉害,但与之亲自对战还是头一遭,下意识里,还是将毒尸当作人来看待,却不想连雷动九天此等狂暴的招式打在毒尸身上,都不能令其哪怕有一丝丝动容。

    这一耽搁,一手握着惊虹剑的毒尸暴吼一声,另一只手已然握拳,开山裂岳的一拳直轰剑晨胸口。

    毒尸没有内力,所有攻势只凭强悍到逆天的**力量,是以剑晨体内的混沌内力对此也全无办法,想化解,无从化起,而反弹?更是一句空谈。

    玄冥诀的防御能力在无意中被毒尸消弱到了极致,没有混沌内力的防护,剑晨哪敢任由毒尸一拳轰在自己胸口。

    连忙就要躲,可惊虹剑还握在毒尸手里,若不弃剑,这一拳绝难躲过。

    可是他刚刚才弃了千锋,此刻若又要弃惊虹剑的话,待会还怎么打?

    当下身子一曲,竟然以被毒尸紧握住的惊虹剑为支撑点,双脚横在半空,猛然往前一蹬。

    砰——!

    拳与双脚陡然硬碰,一股巨大到沛莫能御的力道令他脚底一阵剧痛,手臂上也突然传来强大的拉扯力,本来要被轰飞的身躯因为他紧抓着惊虹剑的缘故,差点硬生生将手臂扯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