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生死一线
    五长老的眼眸里已经开始闪烁着复仇成功的快感。

    从挡下雷动九天再到现在这一爪,他靠剧毒激发而来的宗师功力已然消耗得差不多。

    这一爪,便是他留在世间最后的一爪!

    剑晨的面色骇然大变,为了闪避飞火流星锤,他的身躯如折断了一般猛往后仰,以目前的姿势,躲是没法躲了。

    先前为了施展归心似箭以及雷动九天这两式猛招,惊虹剑也早被他收回背后,现下手里握着的只有千锋,偏偏千锋正以飞火流星锤的形态被五长老奋力一掷,还处于旧力未去的暴冲阶段。

    想用武器去挡,也不可能!

    电光石火间,他的心中已转了千百个念头,然后,五长老的蓝螟毒爪已至胸前!

    咝咝——!

    只是一瞬间,他胸前的衣衫连半点抵抗的能力也没有,即刻被腐蚀烧熔出五个破洞,白蒙蒙的混沌内力瞬间升腾,与蓝螟剧毒碰撞在一处。

    然而混沌内力的抵抗也只是眨眼功夫,五长老毒爪上的蓝光陡然闪耀到刺眼的程度,混沌内力涌上时竟如同冰雪遇上烈火,除了雾气升腾以外,却连靠近也做不到。

    胸口一凉,一阵腐蚀痛感骤然袭至,令他心脏猛得一缩,扑通扑通如若巨锤狂跳不止。

    眼见毒爪就将抓进胸膛,剑晨无法可想之下,陡然双膝一软,反仰的身子失了支撑,顿时背后一空,直往地下落。

    刷——!

    五长老阴冷的毒爪本来堪堪已触到剑晨皮肉,正准备奋力一抓,岂料剑晨的身躯骤然一落,这一爪立时落了空。

    砰——!

    背心刚一着地,剑晨的双脚急忙以后跟快速反蹬地面,希望借五长老一爪落空的短暂空档窜离他攻击范围。

    可惜两人间的距离实在已经太近,几乎已是伸手可触的地步,即使五长老因这一爪落空而有了一丝愣神,但这剑晨欲想抢占的空当简直短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五长老面色一厉,曲脚沉腰,蓝螟毒爪紧随其后,怒抓而下。

    毒爪再度贴近剑晨身躯时,他拼了命反蹬地面的成果,也只不过是将胸口位置往后移了移,反而又将小腹暴露在五长老的爪下。

    小腹再往下,那是丹田,同样也是练武之人必须严防死守的重中之重,丹田若废,一身武功尽失,那是比直接抓破心脏还要令人难受百倍的事情。

    紧要关头,他避无可避,当即把牙一咬,起了弃车保帅的心思。

    五长老来得实在太快,以至于身躯已经砸在地上,双手却仍然高举过头紧紧抓着千锋,现下实在无法可想,就欲放开双手横在小腹上,以手臂硬挡这一爪。

    就在此时,他的双手将放未放,五长老的毒爪将落未落之际,一股骤然而来的拉扯力道自千锋那头的银链上传来。

    这股力道来得是如此的恰巧,再晚上一分,剑晨的手便要松脱,以至于他自己都突然愣了一愣,脑袋空白着,下意识猛力死死一握千锋!

    嚓——!

    咔——!

    说时迟那时快,从五长老的角度来看,他只觉下方剑晨的身影似乎突然变得模糊,而从剑晨的角度来看,在他心惊肉跳的注视下,上方的蓝螟毒爪从近而远,几乎擦着他的身体扣了下去。

    两声响,第一声乃是剑晨身体疾速后退摩擦地面所起,而第二声却是五长老这催尽了全身十二分功力的一爪终于抓到实物的脆响。

    两人的心在同一时间提了起来,这一爪……到底抓中没有?

    飞火流星锤的锤头加上银链共长三丈,于是剑晨紧贴在地面的滑行,也足足滑出了三丈,已经算是完全脱离了五长老的攻击范围,他再想来攻,总也有着应变的时间。

    身躯缓停,剑晨这才有空躺在地上活动活动手脚,待感觉到除了大腿处有些火辣辣的痛之外,四肢五脏倒还齐全,终于松了一口紧提了许久的真气。

    他既然能松气,那么必然就有人将另一口气哽在咽喉里。

    五长老沉腰下探,一只剧毒无比的蓝螟毒爪深深插进地里,直至没肘,可见这一击力道之强,若真是抓在剑晨的丹田上,莫说武功被废,恐怕连丹田都得被生生扣出来。

    然而这一爪终究还是慢了半拍,五长老的眼眸瞬间变得呆滞。

    这是他势在必得的一爪,也是他奋尽全身余力,生命中所能施展的最后一爪,更是他寄以厚望,欲一爪将仇人抓得肢离破碎替亲弟复仇的一爪。

    可是这一爪却……

    五长老的神情茫然着,脸上的蓝气急剧退去,缓缓抬起头来,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他最后的愿望,就是想将这破坏了他必杀一击的混蛋深深铬印进灵魂深处,黄泉路上,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两人。

    可惜,他最后的最后所能看到的,只是一道奔势若雷的身影,那有一抹白得令他无法视物的惊虹匹练。

    嚓——!

    惊虹一闪,五长老突然感觉一阵轻松,那道猛冲而来的身影突然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暗。

    扑通——!

    一颗神采顿失的苍老头颅落在地上,滚了两滚,径直不动。

    “五弟——!”

    “五长老——!”

    头颅附近悲呼四起。

    剑晨的身形越过无头的身躯,惊虹剑猛插在地,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身躯微微颤动不已,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惊虹剑上,将亮白的剑身压得弯折欲断。

    从他拉弓射箭开始,直到此刻一剑抹下五长老的头颅,中间种种,虽然身体上的创伤极轻微,但对心力的消耗着实不小,已至于在五长老头颅落地的同一时间,他突然有种支撑不住的感觉。

    周遭突然风响!

    他身处之地乃是混乱不堪的战团,远非可以松懈之地,五毒教再死一名长老,其余教众心中的悲愤可想而知,此刻眼他力虚,顿时四面八方剑刺刀劈,尽皆往剑晨身上招呼。

    剑晨猛一咬牙,正要拔起惊虹剑迎敌,突然又觉身周一抹轻烟飘飘忽忽,一时之间,自他周围闪亮起点点寒星。

    “啊——!”

    惨叫声顿时响起无数。

    他周遭的每一点寒星的终点,无一例外,全都绽开朵朵血液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