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触之即发
    艾长老这次带来苗疆的二十具毒尸,果然非当日剑晨在雄武城密室中见到的可比。。。

    四条巨蟒,先不说其神力如何,就单单是那巨大无朋的蟒躯所带来的重量压制已是非同小可。

    当日雄武主上只出了四拳,便砸断了毒尸的四肢,而如今巨蟒的力量并不低雄武主上的拳力为低,虽然蟒尾连摆,也令人眼皮狂跳的重击狠砸在毒尸身上,纵然令其身形暴跌,但实际性的伤害却可说忽略不计。

    这些艾长老口中所谓的完全体除了身体更强,力道更猛之外,竟然还会下意识地对某些要害部位作出防御动作。

    一句话,只要头不断,肢不残,便死战不退!

    在二十具毒尸不计伤害的疯狂抢攻下,四条巨蟒虽然暴嘶连连,但已然有了不支的迹象。

    毒尸在攻击时无所不用其极,脚踢拳轰,甚至用牙齿咬,反正怎么顺手怎么来。

    五具毒尸合攻一条之下,那巨蟒毕竟身躯太过庞大,闪转腾挪间终有不便,才只一柱香不到,腥红的蟒血遍及蟒身四处,四条巨蟒已经成为四条血蟒。

    “阿大……”

    妹妮躺在地上,竭力昂着头,见到四条巨蟒的惨况,不禁俏目通红,痛惜得眼泪如断了线的玉珠,扑漱漱浸湿了衣襟。

    眼看着,毒尸被巨蟒轰飞的频率越来越低,而巨蟒的嘶吼也越弱,鳞甲翻转间,血肉隐现,大量的蟒血泼洒如雨,在将自己染成血蟒之后,又将毒尸变成了血尸。

    卢九尚的拳头猛得一握,略侧身往后面众人看了一眼,语气里已有着坚决,“上吧,不能让巨蟒死。”

    话音落下,浓烈到将他人也全部覆盖的黑色瘴气自全身上下喷涌,眨眼间整个人已成了一团人形黑焰。

    蛇海已去,现下四条巨蟒就是灵蛇寨全部的外力支柱,若巨蟒被除,没了牵制的毒尸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力,卢九尚连想也不敢想。

    卢九尚的身后,卢蒙卡两兄弟也是黑焰大起,虽然没有其父的威势浩大,但也是令人望而生寒的存在。

    呼——!

    带着无尽瘴气,卢九尚疾速往巨蟒与毒尸大战的四处战团之一奔去,他的目标很明确,先除毒尸!

    这些没有痛觉的毒尸在战斗中所能发挥的战斗力实在太过惊人,若不先除,待会等巨蟒败退,就得拿他灵蛇寨的人命去填!

    “卢九尚,终于忍不住了么?”

    乌和泰拐杖一杵,骤然冷厉大笑,他的气机可是一直都没从卢九尚身上移开过的,此刻卢九尚即动,他又哪肯坐视。

    与灵蛇寨的巨蟒一样,毒尸,现下也是他五毒教的绝大凭仗!

    轰——!

    乌和泰周身一凝,蓬勃雾气也自他身上翻滚狂涌,与卢九尚的黑色瘴气不同的是,他的雾气却是有着五彩之色。

    五彩斑斓,本就是剧毒之兆!

    砰——!

    一黑一彩两道人形光雾轰然相撞,乌和泰虽然杵了拐杖,行动间却并不慢,生生在卢九尚即将杀向最近的那具毒尸时将之截住。

    寨主出手,其余怒目而视的灵蛇寨之人哪里还忍得住,就听少寨主卢蒙卡一声大呼:“杀毒尸!”

    两兄弟狭着两道黑气,左右双分,分别往另外两处蟒与尸激斗之处奔去。

    “杀——!”

    与热情好客一样是苗人最大特点的,便是悍不畏死,寨主一家三口冲杀在前,顿时激起灵蛇寨民无尽血性,当下齐齐一声怒吼,倒也默契,往卢蒙卡两兄弟未去的两处战团杀去。

    “来得好!”

    乌和泰激斗正酣,艾长老全力控制毒尸,五毒教这边又杀出一高大老者,与乌和泰一样,周身正狂涌着五彩毒气,大手一挥,怒吼道:

    “杀,一个不留!”

    刷刷——!

    两个五毒长老一左一右,截击向卢蒙卡两兄弟。

    刷刷刷——!

    更多的五毒弟子抛着毒砂,吹着毒箭,与灵蛇寨民轰然战作一团。

    才只刹那,四面八方即刻混战成一团,毒药与暗器齐尽,鲜血与断肢四射,无论灵蛇还是五毒,全都杀红了眼。

    凌尉看向剑晨,低声道:“怎么做?”

    剑晨的目光正在那四处战团上飘忽,眼见着虽然灵蛇寨猛攻不止,但五毒教的拦截也是拼了全力,斗了许久,人死了不少,却并没有靠近巨蟒。

    当下面色一凝,道:“既然答应了卢前辈,就要尽力,小心些,我们上!”

    锵啷——!

    两声连响,惊虹剑出鞘时,凌尉手中长剑也已寒光闪烁。

    管平嘿嘿冷笑着,早已被眼前的战斗场景刺激得双目血红,齐眉棍在手里掂了掂,狞道:“俺早就看五毒教的人不顺眼,今日便新仇旧恨一齐报!”

    “上——!”

    除了守护妹妮的郭传宗,三人对视一眼,剑晨低吼了一声,身形一展,便要加入战团。

    刷——!

    一只手却在此时突兀拦在三人之前,身形一顿,定睛看时却是萧莫何。

    “你们不要命了?”

    萧莫何也没有加入战团,看着三人,冷笑了一声。

    拦下三人的手臂往前一指,嘲笑道:“两大毒门硬碰,你们有几条命敢往里冲?”

    “这……”

    剑晨还好,凌尉与管平突然一阵泄气。

    先前热血上头并未多想,此刻从萧莫何手指往外看,四处战团,已然有五彩与黑交杂难分的瘴气笼罩,使得激战不休的双方人马连身影也模糊不清。

    萧莫何道:“这两边的人都是打小使毒的好手,对于毒雾瘴气已有相当的抵抗力,而你们这么冒然冲进去,恐怕吸上两口就得口吐白沫。”

    管平气哼哼地将齐眉棍往地上一砸,不甘道:“难道咱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么?”

    剑晨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萧莫何,郑重道:“萧前辈既如此说,定有破解之法?”

    “唉……”萧莫何摇着头,长叹了口气,无奈道:“这次来苗疆真是亏到姥姥家了。”

    手腕一翻,掌心再摊开时,其上竟有三粒微微透着光华的拇指般大小药丸。

    “这是洗炼丹,取洗尽铅华之意,服之,瘴气入喉可自行滤去毒质,一粒可保一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