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死境
    卢九尚怒不可遏,厉声大喝道:

    “放屁!作为苗疆的叛徒,你怎么还敢自称苗人!”

    “卢九尚,就我风蜈坛来说,你们五圣总坛其余的四支,才是苗疆的叛徒。”

    艾长老笑看着他,话却不是自她的口中说出,而是在她背后,另有一苍老的男声。

    卢九尚愕然,突然想到一人,不禁冷笑道:“好好好,今日连你也来了,看来风蜈坛这回是想重新杀回苗疆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艾长老的身子突然侧了侧,让出一个空当来,双手低垂侍立在一旁,举止看起来极为恭敬。

    她身后那人显露在众人眼前,是个手杵乌黑拐杖的老者,同样的一袭黑色苗服,光看其面相,比起****长与卢九尚来,还要苍老不少。

    “乌和泰!”

    卢九尚一看,顿时双目狠狠地眯了起来,一股浓烈杀意凛烈如刀,身子微微前倾,似是随时都想冲上去将之撕碎。

    那叫作乌和泰的老者浑不在意卢九尚毫无保留的杀意,拐杖一杵,笑道:“你记性倒好,十几年不见,还能一口叫破老夫之名。”

    卢九尚冷笑连连,厉道:“如何不记得,当年若不是你将祸水东引,我又怎能在误打误撞下直接对上丐帮帮主郭怒,以至于与丐帮结下了生死大仇!”

    郭传宗身躯陡然一震,不由看了那乌和泰一眼,原来当年的丐帮血战,却是此人在背后捣鬼么?

    正欲往下听,不想乌和泰似乎不愿再多谈当年之事,而是话锋一转,笑道:“哦,你还不知道吧?”

    “老夫已经坐上风蜈坛坛主的位置,与你灵蛇坛主的身份,倒是平起平坐。”

    卢九尚一听,立时轻蔑道:“你得好好改改口,什么风蜈坛,风蜈坛在五圣总坛里早已除名,你顶多就是中原一个叫做五毒教的小门派的教主而已。”

    面对卢九尚的嘲讽,乌和泰显得很是无谓,把玩着手里的拐杖,晒然道:“随便吧,被五圣总坛除名又如何?反正今日之后,苗疆也不再会有五圣总坛这个称呼。”

    卢九尚的双拳狠狠一握,面色狰狞道:“你想灭五圣总坛?”

    “不然呢?”乌和泰笑笑,身子侧了侧,示意卢九尚看看他身后慢慢汇聚的人满,讥嘲道:“你总不会以为老夫带如此多人,是来旅游的吧?”

    轰——!

    黑色狂龙惊天而起,卢九尚毕生功力毫不保留释放而出,整个人已溶入瘴气龙柱中见不到面目,只有满含怒火的吼声震耳欲聋:

    “想灭五圣总坛,那得先过了我这关!”

    卢九尚陡然发威,对面五毒教的人虽多,却个个面色一变,一直守护在乌和泰左右的两个一看修为便不低的汉子身周气势一凝,脚下微动,已在第一时间挡在乌和泰身前。

    “卢九尚,你怎么还是那么冲动?”

    只有乌和泰的面色一直如常,他笑着,以拐杖分拨开左右,又将杖尖举起来点了点卢九尚身后,道:“你先看看后面,再决定要不要和我拼命。”

    后面?

    卢九尚隐于瘴气中,不知道看没看,剑晨等人立即回头,一看之下,怒从心起,不由喝骂了声:“卑鄙!”

    众人身后,是卢九尚那座被腐蚀了一面墙的吊脚楼,此刻在墙边,不知何处竟站了两个同样黑衣,阴笑不止的五毒教弟子。

    他们手中各握了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匕首的一端,正死死抵在仍然昏迷的卢蒙卡与卢蒙罗两兄弟脖子上。

    冲天的黑龙,突然消散。

    卢九尚的身影再度显露,此刻看来,竟似苍老了不少。

    他的身躯轻轻颤抖着,显出内心悲愤无比,目光自两个儿子脸上扫了一圈,瞪回乌和泰,厉声道:“这就是你一教之主的行径?”

    乌和泰轻摇着头,面色坦然道:“风蜈坛谋划百年,为的便是今日一举功成,有了这个目标,一切的阴谋也好,奸计也罢,对我来说,都是风蜈坛崛起路上的一记杀着。”

    “卢九尚,现下你有两条路选,其一,乖乖归顺我风蜈坛,老夫便放过你灵蛇寨全部人,说不定,还能封你个总坛使者的高位……”

    “呸!”

    乌和泰只说了一半,卢九尚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打断道:“不用说了,我选第二条……灵蛇寨今日就算全部战死,也得拉着你陪葬!”

    乌和泰点点头,面色依然很平静,“好,很好,不愧是灵蛇坛主,果然魄力十足。”

    目光一转,竟然望向剑晨,道:“那么你呢?你们四个并不是苗人,与灵蛇寨也无关系,是选择归顺呢,还是归顺呢?”

    剑晨冲他笑笑,神情自若道:“他们三个做何选择我不管,不过我与卢前辈的选择一样,就选你没有说出来的那个。”

    “小家伙,你……”

    卢九尚怔了怔,看向剑晨,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他刚才怒火冲头,对剑晨等人下手全不留力,现下灵蛇寨又已到了生死覆灭的关头,原以为剑晨会选择明哲保身,可想不到,他竟在这明知必死的关头,选择了与自己站在一起。

    “大哥,你说的什么话!”

    郭传宗顿时急了,大喊道:“你做什么选择,兄弟我都跟着,要死,一起死!”

    凌尉与管平没有郭传宗那么激动,也没有说话,但是身体却向剑晨那边靠了过去,用实际行动作了回答。

    许久没说话的萧莫何正一粒一粒地往小萧萧的嘴里喂着各种药,斜瞟了一眼剑晨等人,轻叹了一声:“笨蛋果然是会传染的。”

    卢九尚大为感动,声音里竟然有着一丝哽咽,叹道:“老头子先前对你们下手毫不无留情,想不到关键时候,你们竟会如此……”

    “卢前辈。”剑晨笑笑,道:“昨日我们兄弟既然答应站在你这边,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矣,又岂能贪生怕死,作那反复无常的小人?”

    此言一出,五毒教那边突然有人不屑地冷哼道:“好一个反复无常,你们可还记得,起初答应过老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