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难得的平静
    剑晨看了凌尉一眼,极为认同的皱眉道:

    “看来五圣总坛的人不是不想打五毒教,而是不愿付出太大代价去打。《”

    凌尉接口道:“所以你来了,让他们找到了攻打五毒的契机。”

    躺在火塘边喘大气的郭传宗一骨碌爬了起来,一脸若有所思,管平却听不懂,疑道:“你们在说什么?”

    剑晨解释道:“五圣总坛自百年前那一战后,一直也未曾放弃过彻底打垮风蜈坛的念头,可惜……”

    “可惜,当年的风蜈坛太过强势,虽然四坛联合打败了风蜈,但定然也是元气大伤,所以这才无法阻止风蜈坛去往巴蜀,甚至还重新建立了五毒教!”

    提起五毒教,与之同在巴蜀之地的凌尉深以为然,点头道:“不错,五毒教在巴蜀的发展实在太快,短短百年,其规模底蕴竟然就快赶上我青城派!”

    剑晨道:“正是因为如此,当五圣总坛从元气大伤中恢复过来,再回头想找五毒教麻烦的时候,却惊然发现,若想一口吃下五毒,必定又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苗人虽然民风彪悍,个个悍不畏死,但毕竟数量不多,若再来一次元气大伤,需要多久才能恢复,实在不好说。”

    郭传宗回过味来,恍然道:“所以五圣总坛一直想打五毒,却又不敢?”

    剑晨苦笑道:“不是不敢,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契机,既能一举攻下五毒,又不会令整个苗疆损失太过惨重。”

    郭传宗的目光一闪,看着剑晨,突然了然道:“现在这个契机出现了。”

    “对!”剑晨很是无奈,指了指自己,“这个契机,就是百毒不侵的我。”

    五毒教最强的是什么?是毒!

    偏偏这世上就有一个人,百毒不侵,这对于五毒教来说,何异于天生的克星。

    “这老头!”郭传宗一拍大腿,顿时怒道:“原来是从凶残变成了奸诈!”

    管平终于听了个明白,不由气道:“那不是想拿咱们当枪使?”

    “当枪使?”剑晨目中冷光连闪,哼道:“那也得看卢九尚能付出什么代价!”

    ————————————————

    尽管心中对于卢九尚有着这样那样的隔应,但不得不说,灵蛇寨如今安静祥和的氛围还是深深吸引着剑晨一群人。

    苗人好客,这并不是一句虚言。

    当剑晨等人在专为客人准备的吊脚楼里入住时,灵蛇寨的苗人便自动默认为四人乃是寨子里的贵客。

    突然之间,几乎可以将四人淹死的十数大坛米酒便搬进了吊脚楼,有酒自然也有肉,极俱苗疆特色的酸汤鱼、龟凤汤、小黑药炖鸡等等美食也以冬眠的量一锅一锅往楼里端。

    若不是剑晨等人一再推辞,恐怕郭传宗等人已经等不到天龙蛊发作,就得撑死在灵蛇寨里。

    夜晚降临,又是拖着剑晨等人好一阵载歌载舞,直到喝米酒都将四人喝了个酩酊大醉,方才罢休。

    翌日,天方大亮。

    剑晨在难得的放松之后,悠悠醒转。

    苗族米酒醇厚,好喝却又不上头,似他这等不常喝酒的人,虽然前一晚第一个被灌趴下,但当第二日醒来时,却也不觉头痛难耐。

    吊脚楼的第二层除了有会客的功能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起居之所,是以在堂屋旁边,还有两间卧房。

    只是四人昨夜喝得人事不省,谁也没有回房,倒围着堂屋中间的火塘,就着温暖的篝火舒服地睡了一晚。

    他伸了个懒腰,却见旁边除了管平还呼噜震天之外,郭传宗与凌尉两人都不在房内。

    眼角余光一扫,一碗还冒着滚滚热气的酸汤放在火塘边煨着,不由心中一阵温暖,想来这是寨里的苗人怕他宿醉之后难受,特意为他做的醒酒酸汤。

    端起碗来,一口将酸汤灌下肚,只觉一股酸中带着甜的温热之意顺着他的咽喉一路直下,由食道滑入胃里,顿时一阵浓浓的满足之感涌上心头,连日奔波的疲惫似也在这阵酸甜之意下,被扫荡一空。

    满足地擦了擦嘴,斜眼看了看仍然呼呼大睡的管平,心下倒是很有种将他面前那碗也端起来喝了的冲动。

    不由失笑,心中也是一阵感叹。

    似这种轻松写意的生活,他有多久没有经历过了?

    没来由的,很是怀念曾经在剑冢的日子,心下暗暗决定,待此间事了,定要回剑冢看看,看看师父,看看那个笨蛋师弟。

    想到这里,剑晨突然只觉一阵温暖的疲倦,数次经历生死之后,他的年岁虽然未长,但心态却已沧桑,此时才觉以往那枯燥无味的山间生活是多么的珍贵。

    可是,如今的他,又怎么回到以往的平静?

    叹了口气,剑晨收拾好心情,又整理了一下衣衫,也不叫醒睡得死沉的管平,径直往楼下走去。

    在一个呼噜震天响的环境下,实在也不是个感伤情怀的好地方。

    才下得一楼,忽闻一阵刺耳的怪声在附近响起,不由转头去看。

    呜——呜——呜——唳!

    这怪声有些熟悉,也有些令剑晨想捂紧耳朵。

    皱着眉目光一扫,差点笑出声来。

    他们两个怎么凑到了一起?

    原来在吊脚楼一侧,蹲着两个小小的身影,其中一个正双手捧着一支造型奇特的笛子,鼓着腮帮子拼命吹个不停。

    那一阵紧似一阵的怪声,正是自那笛子里传了出来。

    剑晨之所以想笑,不是因为笛子里吹出的怪声,而是这吹笛子的人竟然是郭传宗。

    而蹲在他旁边,撅着小嘴一脸不满的人,却是他们在苗疆里遇上的第一个人,苗族少女,妹妮。

    “哎呀,不对不对,你笨死了!”

    郭传宗的吹奏实在难听,妹妮捂着耳朵,表情夸张地猛摇头。

    “呃……”郭传宗尴尬地放下笛子,不服气道:“怎么是我笨,肯定是你教得不好!”

    妹妮的眼睛瞪得老大,蹭得玉立而起,跺着小脚气道:“妮妮好心教了你一早上,你,你还不领情!”

    见她生气,郭传宗顿时气焰弱了许多,讪讪笑道:“好妮妮,不如你再教一次,只要能召来一条蛇,我也满足啦!”

    “不教不教,你太笨了,气得妮妮头痛得想昏倒,快把蛇笛还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