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虎钺长老
    蛇五干笑着,心底隐隐泛起一丝不妙,紧张地盯着卢九尚,道:

    “卢前辈的意思,在下听得不是很明白……”

    “哦?”卢九尚眉头一挑,失笑道:“原来你这么笨吗?那老头子就再说得仔细些,你听好了……”

    刻意顿了顿,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嘲弄,续道:“十年里,蛇牙总共来了七次,每次来都偷偷摸,想暗中勾结五圣总坛的人为己用。”

    蛇五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卢九尚嘲笑的意味更浓,“来了七次,碰了六次钉子,唯独最后一次,还真让你们找到了个败类。”

    “卢前辈,你,你……”蛇五的脸上,已经连干笑都无法保持,内力被剑晨封了的他,就连定力也因此有着减弱,身躯不可遏制的,有着剧烈的颤抖。

    “虎钺是吗?”

    卢九尚淡然一笑,道:“不错,虎钺恰恰好正是玉蟾坛的长老,毒经总纪中,也唯有玉蟾篇上,有着破解风蜈篇蛊毒的方法,所以,你才有持无恐是吧?”

    “卢前辈,你,你可别开玩笑……”

    蛇五竭力做着最后一丝努力。

    诚如卢九尚所言,苗疆的神秘毒功,在江湖上固然人人避之而不及,但对于有着某种野望的雄武城眼中,却是一块巨大的肥肉。

    是以,近几年来,雄武城不停派出蛇牙中人为使者,前往苗疆网罗人才,可惜,前六次都铩羽而归,好在锲而不舍的第七次,终于与五圣之一的玉蟾坛长老虎钺搭上了联系。

    这虎钺曾暗中偷出苗疆,往雄武城与安伯天一会,恰巧那日蛇五也在场,是以与这虎钺长老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的蛇五尚还没有中天龙蛊,是以差不多都快忘了此人,直到艾长老的出现。

    原想着,凭借雄武城的关系,他蛇五去找虎钺解蛊,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惜,从未来过苗疆的他,跟踪剑晨等人到了密林边缘才惊然发现,若想在如此大一片原始丛林里找到一个小小的寨子,无异无大海捞针。

    也正是因为如此,蛇五在被剑晨等人发现后,心下却也无甚懊恼之意,甚至还抱着将计就计的念头,毕竟五个人一起,总好过他一个人无头苍蝇一般在丛林里乱窜,碰见玉蟾寨的几率要高上许多。

    哪曾想,第一个碰上的寨子,不是玉蟾,而是灵蛇,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糟老头子竟然什么都知道!

    卢九尚耸耸肩,以极为遗憾的口气对蛇五道:“可惜,虎钺死了。”

    此言听进蛇五耳中,宛如睛天霹雳,瞬间令他双膝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

    “死,死了……?”

    心中的希望瞬间破灭,蛇五再也无法保持最后一丝镇定,这一声惊言出口,也就间接承认了他的底牌究竟是为何。

    卢九尚咧了咧嘴,笑道:“很吃惊吗?连我这个别寨的人都知道了虎钺暗中的勾当,你以为,玉蟾坛的人会不清理门户?”

    蛇五的双目已然黯淡,卢九尚最后在说些什么,他已无心理会。

    “瞧你那点出息!”

    郭传宗最看不惯的便是这些贪生怕死的人,顿时斜了蛇五一眼,目中尽是不屑。

    “哦,对了。”郭传宗的突然出声,倒像是提醒了卢九尚,他用那只满是疤痕的黑手拍了拍脑门,对剑晨道:“忘了告诉你们,这个虎钺应该是玉蟾寨里唯一懂得解除天龙蛊的人了。”

    “什么?!”

    剑晨等人本还在思量着蛇牙欲想勾结五圣总坛中人的目的,却不想,卢九尚这话锋一转,顿时又令他们等人悲从中来。

    “卢前辈……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

    剑晨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们刚才作下决定,卢九尚就来了这么一出。

    卢九尚瞪他一眼,道:“谁和你开玩笑!”

    “你要知道,下蛊容易解蛊难,一个天龙蛊,那个什么艾长老或许只需要用三分力气去下,而解蛊的人,由于不知她下天龙蛊时是使了哪种手法,破解起来,就非得需要十分力气。”

    “这此消彼涨的,解蛊又得不到什么好处,谁还会费尽心力去研究怎么解蛊?大不了,只是对相克之坛的蛊术,有个大概了解而已。”

    剑晨苦笑道:“这么说来,在玉蟾寨里,研究过解蛊之法的,就只那虎钺一人?”

    “不错。”卢九尚肯定道:“毒经总纪何等广博,就是分了五份,穷尽我族人一生之力,也不见得能悟透其中之一的奥妙,更何况还要分心去研究怎么解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顿了顿又道:“五圣总坛,每一坛里,顶多只有三五人被坛中长老专门分派任务,这才会去研究解蛊的方法,以备将来若与别坛交恶,也不至于被弄个措手不及。”

    “而玉蟾寨这几年势弱,寨子里人丁单薄,能分派出虎钺一人已是极为不易的事情,可惜偏偏他又自甘堕落!”

    说着,卢九尚竟然还惋惜地叹了口气。

    “那我这几位朋友所中的蛊……”

    虎钺自不自甘堕落剑晨不管,郭传宗等人身上的天龙蛊,此时于他来说,才是头等大事。

    卢九尚在他期望的眼神中,摇了摇头,叹道:“玉蟾寨你们是不用去了,即便玉蟾寨主肯给老头子几分薄面,将玉蟾篇拿出来给你们看,那解天龙蛊的方法就那么明明白白写在那里,也是谁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看得明白。”

    剑晨试探着道:“不知这短时间……是多久?”

    他们可是有着足足两个月时间的,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嗯……”卢九尚眼珠上翻,沉思片刻,不确定道:“可能是……两三年吧!”

    众人一听,尽皆眼前一黑,两三年……恐怕郭传宗三人的坟头草已经一丈多高了吧?

    见了众人的神情,卢九尚却呵呵安慰道:“不过你们也别绝望,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再过得两天,老头子的一位好朋友正好要来灵蛇寨。”

    “好朋友?”剑晨一怔,不由疑惑问道。

    卢九尚在此刻突然提及的好朋友,自然是与天龙蛊之事相关。

    突然之间,众人的心里又燃起了一抹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