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唯一选择
    “哈哈哈哈——”

    剑晨的承认,令卢九尚一阵畅快大笑。

    末了,他才冲剑晨眨了眨眼,笑道:“小家伙,三心二意是要不得的!”

    此言一出,剑晨才真正心服口服。

    不错,正是三心二意。

    五人这番前来,固然是抱有违抗艾长老命令的想法,若是真正在苗疆中寻找到解除天龙蛊的方法,那么,艾长老那边对于他们来说,已不构成任何威胁。

    反之,若寻不到解除的方法,剑晨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郭传宗等人被天龙蛊折磨至死,那么说不得,也得在苗疆好好拼上一条命,毒经总纪的其余四篇,也是非获得不可的。

    正是因为抱有这两种想法,所以五人才费心编织了这个不尽不实的谎言,为的,只是想留一个后手而已。

    然而,这个后手在卢九尚揭破之后,已经行不通,现下,剑晨等人只能在两种情况里选择一种。

    要么,铁了心在苗疆内寻求解除天龙蛊的方法,如此一来,由于不用赶在生生凝血丹失效前回到雄武城,所以时间方面倒要宽裕一倍,达到两个月。

    要么,就从灵蛇寨开始,用一个月的时间与整个苗疆为敌,杀出一条血路,夺得哪怕其余四篇中的哪怕一篇毒经,回去之后,也好对艾长老有个交待。

    卢九尚只是因为剑晨一个言语中的漏洞,便生生将五人全部的想法分析了个通透,不得不说,此番若算作是一场比试的话,剑晨等人已然输得一败涂地。

    由始至终,卢九尚与剑晨等人说话都面带笑容,但是偏偏,剑晨令更愿意面对一直对五人怒目而视的卢蒙罗或卢蒙卡,甚至,两个人一起上也无所谓。

    卢九尚一直在笑,然而言语之间,却一步一步将剑晨逼上了一条绝路,一条在此刻,现在,不得不作出选择的路!

    是与五毒教为敌,还是与五毒教为友?

    这个问题,其实很可笑,无论如何,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剑晨乃至郭传宗等人,对五毒教是恨之入骨的。

    所以若没有天龙蛊之事,剑晨他们倒很愿意毫不犹豫地选择与五毒教为敌,可是偏偏,这当中又有着投鼠忌器的天龙蛊。

    剑晨的头一阵疼痛,只觉左右两难。

    若选卢九尚这边,之前这位千蛇毒王已经向五人说得很清楚,灵蛇寨里,并没有解除天龙蛊的方法,虽然感觉他话里仍有未言明之事,但剑晨也不敢因为这个不确定,而生生断绝了郭传宗等人唯一的出路。

    若是选择五毒教……剑晨可以肯定,眼下就将有一场他毫无把握的大战要打!

    左与右,到底,选哪边?

    卢九尚并没有催促,在笑言剑晨三心二意之后,便一直静静地在看着他的纠结,或许还怕他决心下的不够彻底,在等了一阵之后,又开口说道:

    “小家伙你且放心,就算你选了老头子的对立面,我也向你保证,灵蛇寨由我至下,在三日之内,不会对你们出手,前提是,你们也别来打灵蛇寨的主意。”

    这句话说得很公平,已算是给剑晨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无论他怎么选,至少三日内,一行五个人是安全的。

    然而这个公平,却更加让剑晨举棋不定。

    用力甩了甩头,他索性当着卢九尚的面转过身去,对郭传宗四人说道:“此事关乎你们的性命,所以,到底怎么选?”

    好歹天龙蛊也是种在他们四人身上,若让剑晨自己决定,未免独断了些,索性,将这选择的权利交给了真正事关生死的他们。

    郭传宗站在剑晨身后,以卢九尚此刻表现出来的和蔼,倒将他内心的恐惧冲淡了不少,恢复了一贯的无所谓性子,满不在乎道:“大哥,你随便选就是,我听你的!”

    管平却是一头雾水,生性莽撞的他几乎完全没听懂几人在说什么,瞪大了茫然的眼,不解道:“选什么?”

    剑晨一阵无语,郭传宗也是一拍额头,无奈对管平道:“光头,你就别管了,大哥选什么,你就跟进就行了。”

    管平愣愣地点头,到底对剑晨极为信任,直接道了声好。

    还有两人未曾表态,剑晨目光一转,看向凌尉。

    凌尉此刻似乎也正陷入剑晨先前的纠结,眉头紧皱着,一双眼眸里光芒闪烁不定,显出内心的剧烈挣扎。

    许是感应到剑晨的目光望向他,突然抬起头来,狠狠将牙齿一咬,道:“宁做死了的人,不做活着的狗!”

    “好——!”

    郭传宗一听,眼睛陡然一亮,哈哈大笑着狂拍凌尉的背,畅意道:“这次是我第一次打心底里同意你的意见!”

    凌尉却不领情,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真是谢谢你!”

    三个人,凌尉表态,郭传宗与管平听剑晨的,还剩下一个。

    剑晨的目光再度转往蛇五。

    却见蛇五很无所谓地耸耸肩,轻笑道:“我弃权,你们爱怎么选都行。”

    剑晨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了声好。

    蛇五并不是与他们四人一伙,相反,还是被四人防备的对象,他的生死,剑晨可以不在意,更何况,这人本也有着后手。

    于是再转过头去,目光中已坚定一片,拱手道:“卢前辈。”

    卢九尚笑笑,目光轻微一闪,道:“想好了?”

    “是!”剑晨坚定道:“就如我这位朋友所说,宁做死人,不做活狗!”

    “不错不错!”卢九尚赞赏地看着四人,笑道:“老头子我许久不曾踏足中原,想不到竟出了你们四个勇气可嘉的年轻人。”

    突然面色一沉,目光瞪向蛇五,直把后者瞪得后脊梁发冷,方才冷笑道:“这位黑衣朋友,你也别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如果老头子没猜错,你是蛇牙的人吧?”

    此言一出,蛇五的表情固然一僵,就连剑晨等人,也露出疑惑。

    卢九尚笑了笑,得意道:“看来老头子猜得没错,那么,我就得告诉你一个对你来说,很不好的消息了。”

    蛇五的额头,突然冒出了一滴冷汗,勉强对卢九尚笑笑,喉咙发干道:“还请前辈指教。”

    卢九尚轻蔑地撇了撇嘴,冷笑道:“指教倒谈不上,不过,你那有持无恐的底牌……已经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