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郭传宗的记忆
    “去见灵蛇寨的寨主,也是我们两兄弟的父亲——卢九尚!”

    当卢蒙卡说出其父卢九尚的名字时,剑晨分明感觉到,就站在他旁边的郭传宗身躯微微抖了抖。

    好在他这一抖极轻微,语毕已转身前行的卢蒙卡兄弟都没有察觉。

    待两人走出一段距离,剑晨方轻声向郭传宗问道:“兄弟,你认识此人?”

    郭传宗的眼中露出一抹恐惧,踌躇半响方着意看了一眼前方卢蒙卡兄弟二人,才道:“千蛇毒王卢九尚,这是我还是婴孩子时期唯一忘不掉的记忆!”

    剑晨一愣,婴孩时期?

    人的一生,幼年时的记忆最易消散,就是他自己,关于十三年前洛家被灭之事,也只是依靠梦中的场景方能回想起一点。

    而郭传宗却说,他还是婴孩时,就已然对这卢九尚记忆深刻?

    那得是何种深入骨髓的记忆!

    侧眼看去,却见郭传宗许是再度回想起了什么,身躯的颤抖更加激烈了几分,显然已快陷入不能自制的程度。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丐帮小帮主郭传宗,竟然也有如此恐惧害怕的时候?

    剑晨连忙将手搭在他肩头,略一运力,微微一丝混沌内力便从他掌心传入郭传宗体内,口中轻喝道:“郭兄弟!”

    混沌内力入体,郭传宗陡觉一股灼热的气息在他体内转了一圈,煨烫得周身各处经脉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身体的颤抖,立时便停。

    郭传宗轻呼一口气,看着剑晨感激道:“大哥,多谢!”

    剑晨将内力一收,露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容,郭传宗这才接着说道:

    “苗人轻易不会离开苗疆,但只要出现在江湖上的苗人,无不引起一场腥风血雨,卢九尚正是早年少有的几位走出苗疆,并在江湖上闯下莫大名号的苗人之一。”

    “并且……”郭传宗深皱着眉头,似乎很是不愿回想起当年的一幕,缓缓道:“成就了卢九尚千蛇毒王名号的,正是我们丐帮!”

    他此言一出,不止孤陋寡闻的剑晨,就是其余等人,也是一脸惊讶。

    凌尉不禁问道:“丐帮曾与卢九尚有过大战吗?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郭传宗瞪他一眼,没好气道:“这么丢脸的事情,是你你会到处说吗?”

    “丢脸?”蛇五脸上划过一丝玩味,笑道:“难道那一战,是丐帮输了?”

    郭传宗叹了口气,道:“何止是输了,简直输得惨不忍堵,若不是紧要关头我爷爷突然赶到,与卢九尚拼了个两败俱伤……”

    他苦笑了一下,继道:“丐帮还能否有今日的规模我不敢说,至少我的命,也就到那时为止了。”

    管平满脸惊讶,不可置信道:“卢九尚有那么厉害?仅凭他一人便可在丐帮搅风搅雨?还和丐帮帮主斗了个旗鼓相当?”

    剑晨摇了摇头,神色凝重道:“卢九尚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这人的心性,也是个残暴虐杀之人!”

    郭传宗当年还是个婴孩,竟然说若不是他爷爷及时赶到,连他的小命也将不保,如此一个连小小婴孩都不放过的人,心性又能好到哪里去?

    “郭兄弟。”剑晨瞟眼看了一直走在前方的卢蒙卡兄弟,郑重道:“呆会见了卢九尚,你切不可表明丐帮弟子的身份!”

    郭传宗轻叹了口气,道:“我理会得。”

    苗疆的神秘本就令人如履薄冰,现下又听郭传宗提及往日旧事,更加如同一块千斤巨石压在胸口,一时间气氛沉默压抑,无人再言。

    倒是这灵蛇寨,竟然与众人初时所想全不一样。

    原始、古老、民风彪悍,这是所有没有到过苗疆的人对此地的共同印象。

    可是,当真正踏入苗寨时,剑晨等人才发现,原始古老或许没错,但他们一路走来,路上所遇的苗人除了眼神里有些许好奇之外,大多还是抱着和善的笑意。

    看着寨子里安静祥和的景象,剑晨不由叹了口气,目光不禁在卢蒙罗的背影上多看了几眼。

    或许……卢蒙罗才是对的吧,若是为了一段百年前的仇恨,而破坏如今好不容易得到的宁静,这,真的值得吗?

    相应的,他也对这灵蛇寨的寨主,千蛇毒王卢九尚更加好奇起来。

    按郭传宗的说法,此人该是一个嗜杀成性的大恶人才是,可是,如此之人,可以将偌大一个灵蛇寨治理得宛若世外桃源?

    正自想着,恍眼却见卢蒙卡两兄弟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们五人。

    微怔,抬头看去,只见众人跟着卢蒙卡一路穿行,现下正停在灵蛇寨靠山坡而建的平寨群里最高大的那处吊脚楼前。

    楼门处,还有两个持刀守卫的苗人。

    两人见了卢蒙卡两兄弟自不会紧张,只是目光却时不时疑惑地向后张望,打量着明显外族人打扮的剑晨五人。

    走了这许久,卢蒙卡已从初时的暴怒中平静下来,面色沉静地向守卫问道:“我父可在?”

    那两位苗人中的一个恭敬道:“回少寨主,寨主他老人家正在休息,可要帮您通传一声?”

    卢蒙卡不耐烦地挥挥手,道:“不用了。”

    又转头对剑晨等人道:“你们几个,跟我上去!”

    剑晨等人正要动,却见卢蒙罗踏前一步,阻止道:“大哥,父亲他正在休息,还是我先去禀报一声才好!”

    说罢也不待卢蒙卡反对,冲剑晨瞪了一眼,喝道:“你们先在此等候!”

    一转身,噔噔噔便上了楼去。

    兄弟连心,卢蒙卡哪能不知卢蒙罗的意思,但他却也不在意,哼笑了一声,当真也不动,只背负着双手立在原地。

    他不动,剑晨等人自也不动,几人看着卢蒙罗上楼的背影,心中又想着郭传宗口中所说千蛇毒王这等一听就非善类的名号,没来由的,心中竟生出了一丝紧张。

    吊脚楼乃苗寨特有的建筑,一般分为三层,一层圈养家畜,二层住人会客,三层是为粮仓,即使是在寨中位高权重的一寨之主,卢九尚的吊脚楼除了大一些之外,功能方面也与一般苗人无异。

    一众人等各自在心头转着心思,自也无心情仔细打量这在中原难得一见的奇特建筑,等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突然从二楼传来一声怒哼:

    “你们可以上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