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霸剑,灭!
    霸剑前院,大门内那方巨大无朋的,耗费无尽人力物力自天山之巅挖回的玉寒石已然在望。。しw0。

    可是……这方在以往能够给霸剑弟子带来心安感的玉寒石,此刻看在孟烈眼里,却只有诧异。

    玉寒石无恙,可门前守卫大门的霸剑弟子,却一个也没有。

    孟烈深深地明白,不管庄内开什么事关生死的大会,这个门前,是绝对不会不安排人站岗的。

    然而他们这一路走来,已经快进入霸剑山庄的核心地带,却仍然一个人也没有遇上,如此诡异的事情,令孟烈的心脏狠狠地收缩。

    有大事!

    “你等先在门外等候,我进去看看!”

    回头吩咐了其余面露不安之色的霸剑弟子一下,再回过头时……

    双目已然怒睁到极致,强烈的不安感令他吩咐了一声之后,连身形一踏,疾速往门内冲去。

    一脚踏进门内,自那方玉寒石制成的影壁上,孟烈感受到的再不是清冷的宁静,而是……无尽的心悸!

    身形一绕,自影壁一侧穿过,入内的情景令他陡然目眦欲裂,身躯一晃,差点飞跌在地上。

    残肢断臂,在霸剑前院硕大的广场上,铺了一层又一层!

    孟烈只觉脚下泥泞不堪,令他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堪堪稳住身形。

    低头一看,原来前院的地面上,早已被无尽的污糟血液浸透得如同沼泽!

    他的心底泛起无限悲愤,这得流多少霸剑弟子的血,才能将地面化成泥沼?

    忍着几欲抓狂的愤怒,他放眼一看,在宛若炼狱一般的景况下,前院广场的正中,却有一半蹲于地的身影。

    这身影一身是血,又低垂着头,令孟烈看不清他的面容,然而面容虽然看不清,孟烈却能见到,这血色身影的右手中,杵着一柄剑。

    那是一柄……血剑!

    血剑?沥血?

    孟烈突得一阵茫然,沥血剑不是在当日被剑晨夺走了吗?怎么会又在此人手中?

    难道这半蹲于地的人……是剑晨?!

    抱着怀疑与悲愤,孟烈持剑于手,通红双目牢牢盯视着这道血影,声音嘶哑道:“你是何人,我霸剑山庄……出了何事?!”

    充斥着浓烈血腥意味的微风自广场扫过,卷得那血影的须发缓缓飘荡。

    于是,在风中,那道血影抬起了头。

    不是剑晨!

    这是孟烈的第一反应,第二却是疑惑,这人……他并未见过。

    这是一个满面胡须,脸上却有着温和笑意的中年汉子。

    “出了何事,你不会看么?”

    那中年汉子的脸庞血污不堪,不知是别人的血,还是他自己的血,身躯不动,只抬起了头,冲孟烈咧嘴一笑,就连牙齿上,也全是血。

    “你……!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我霸剑山庄?”

    即使是以孟烈的暴躁脾气,正对着这中年大汉血腥中又带着温和的笑脸,也不禁心下发毛,这一声质问,已然带有色厉内荏的意味。

    “我是谁不重要。”

    中年汉子缓缓站起了身,手里血红色的长剑嘶的一声,随着他的动作也缓缓从没入地下极深之处抽起。

    这柄血红色长剑的全貌,也终于被孟烈看在眼里,令其生生地退了一大步。

    不是他想退,而是……这剑上陡然大盛的冰冷杀戮之意,令他不得不退。

    沥血!

    孟烈此刻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这柄剑,无论从那古朴的式样,还是自剑身上传来的感觉,竟都与数月前也在此广场上绽放的沥血别无二致。

    “你怎么会有沥血剑?!”

    惊骇中,孟烈冲口而问。

    中年汉子微皱了下眉,对于孟烈的表现显得极为不喜,哼道:“你的话还真多,明明,是应该我来问你的。”

    不知为何,那中年汉子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而落在孟烈的眼中,却好似令他心底里有什么东西轰然破碎一般,陡然之间,无尽的寒意将他深深包裹。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结巴问道:“你,你……你要问……什么?”

    中年汉子这才笑了笑,道:“我想问……你们霸剑山庄的三庄主,也即是霸剑三侠之一的孟瀚然,此刻在哪里?”

    “三庄主?”

    孟烈一愣,没料到中年汉子竟然问了这么个问题,不由往那尸山血海中瞟了一眼,惊惧道:“我刚从外面回来,如何知道三庄主的行踪。”

    中年汉子歪着头,想了想,嗯道:“你这么说,也对。”

    又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霸剑山庄所有姓孟的我都杀了,偏偏走脱了一个孟瀚然。”

    此一言,犹如惊天霹雳,打得孟烈噔噔噔连退了三步,一双眼中几欲滴出血来,厉吼道:“你,你说什么?你将姓孟的怎么了?!”

    目光极为不愿,又不得不仔仔细细从全部由霸剑弟子组成的尸山血海上扫过,无比害怕从中寻找到那几个熟悉的面容。

    “哦,你在找他吗?”

    孟烈的动作落在中年汉子眼里,轻笑了笑,又半蹲下去,手掌一抓,再立起时,已提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还刻意将这头颅的脸庞转了转,正对向孟烈。

    孟烈一见,陡然天旋地转,那颗即使死去,仍然带着震惊与愤怒的头颅,观其面容,不是霸剑山庄新任的庄主孟浩然,又是谁?

    见到这个熟悉的面容,孟烈心底里一直坚持着的一丝侥幸终于轰塌。

    本来他见这广场上只有中年汉子一人时,心中还曾幻想着,只此一人罢了,怎么可能将他霸剑山庄上下屠戮一空?

    目光斜扫时,入目所见也尽皆是霸剑山庄的低层弟子,是以一直还抱着庄主等人早已转移的念头。

    然而此刻,孟浩然的头颅就这么生生摆在他的面前!

    孟烈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已幻灭,终生忠于霸剑山庄的他在转瞬间已失了理智。

    暴烈剑,怒气勃发!

    轰轰轰轰轰——!

    孟烈的身形一虚,从无数血与肉汇聚的地面飞跃而起,怒剑前指,剑身上接连不断有滔天气劲爆响,带着赫赫威势疾攻中年汉子。

    “唉……你着什么急。”

    中年汉子叹息一声,看似随意且无力地挥了挥手中血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