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坠崖
    “我的事,不用你管!”

    白衣女子不知是否受了逐风剑上的戾气所引,此刻的言行再不复她一贯的清冷淡然,从中却带出疯狂的意味。

    问傲天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她,面色坚定道:“你的事,我扛!”

    “你扛?哈哈哈!”

    白衣女子闻言,状若疯狂地凄厉大笑道:“只有我的血才能引动逐风之秘,你扛,你拿什么来扛?”

    问傲天的目中,突然闪过一丝温柔,语气却仍然坚定非常,斩钉截铁地说道:

    “用命!”

    “用……命?”

    白衣女子目中的疯狂,在听到问傲天说出这两字时,骤然僵了一僵,刹那间,她眼眸里的冰冷血腥消融无踪。

    轻移莲步,白衣女子走到问傲天身前,雪白冰凉的小手缓缓抚上他坚定的脸庞,柔声道:“傲天,你何须对我如此……”

    问傲天感受着她手心里的冰凉,担忧之色自眼眸里一丝而过,很难得的,他说出的话不再精简干练:

    “小姐,这冰魄易脉神功,你不能再练了!”

    “对……”

    白衣女子的小手仍然在问傲天的脸庞上流连不已,呢喃轻声道:“不能再练了,也不用……”

    陡然,她的目中再度泛起杀戮的疯狂,一直被她背在身后的那只咬破了一根手指的手臂闪电而出,目标,正是问傲天倒负在身后的逐风剑!

    “……再练了!”

    最后三字出时,嗓音高亢尖锐,宛若换了一个人!

    问傲天悚然而惊,若被白衣女子的手抓上逐风剑,那情况就会变得无法收拾。

    情急之下,他本可一掌震开白衣女子,可这个想法,他根本连想也没去想过,电光石火间,立时有了决断。

    白衣女子出手虽快,手臂到底还需从他身侧绕过,趁这连眨眼功夫都不到的时间里,问傲天的反应快速绝伦,脚底猛得使力,白衣女子的手臂自他左侧绕来,他的身形便疾速往右侧冲去。

    然而,他的右侧却是山崖边缘!

    这一冲使尽了他的全力,根本收不住,也根本没有想过收力,只在瞬间,问傲天便觉一脚踏空,他的人,已冲出了山崖范围。

    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保重!”

    最后的最后,问傲天再度恢复了他不喜多言的性格,身躯陡然下落时,目光里满是温柔地看了一眼白衣女子,随即……

    消失不见。

    问傲天……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用命来扛的决心。

    这变化太快,纵以白衣女子的身手,也来不及在问傲天坠崖前出手拉他一把,更何况,状若疯狂的她心态已失,反应间已慢了半拍。

    当她一抓落空,耳边响起问傲天决别的话语时,第一反应,却是呆了一呆,再转眼看向山崖时,哪里还有问傲天的身影。

    良久。

    寂静的夜深沉得可怕,除了倒悬夜空的明月不知疲倦地挥洒着清冷月光,尚还能令人感觉到一丝光明。

    沉寂,在一道撕心悲呼中,被击成了无数碎片。

    “傲——天——!”

    ————————————————

    半月后,钱塘江畔。

    自万剑盟会之会,霸剑山庄遭逢极大变故,老庄主孟逸凡死了,霸剑三侠,也即是孟逸凡的三个儿子中,老二孟凛然也死了,不仅如此,新接任庄主之位的孟浩然,又与其三弟孟瀚然起了大冲突,导致孟瀚然一怒之下离开了霸剑山庄。

    于是,如今的霸剑山庄,比之万剑盟会之前,早已冷清萧条了不少。

    尤其是今日,雄据在钱塘江畔,占地面积极广的霸剑山庄,犹如一方沉寂了千年的荒废古宅,令人感觉不到一丝人的气息。

    山庄外门,一队人马缓缓前行,只听吁的一声,当先那人勒住马头,停于门前。

    跳下马来,此人一身黄衣,身后负背霸剑山庄特有的厚重巨剑,一张不怒自威的面上有着疑惑。

    正是从雄武城马不停蹄赶回霸剑山庄的孟烈等霸剑弟子。

    当日在雄武城外,孟烈等人遭受了白焰剑派的奇袭,眼见着就要绝望,却不想暗地里杀出个神秘人来,以一声主上严令便惊得卫英韶不敢妄动,还掉转风头,竭力压下白震天的不满。

    随后虽然顺利与雄武城完成交易,获得了数目极大的报酬,但孟烈又哪里敢在雄武城里久呆,待银钱交割完毕,他便一刻也不停,催促着霸剑弟子再度上路,日夜兼程的连赶了大半个月的路。

    好不容易于今日赶回霸剑山庄,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回肚里。

    却不曾想,回到家门口,竟又遇上诡异之事。

    “咦?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怎么连守山门的弟子也不见一个?”

    孟烈从门外探头往内望去,只见熟悉的山门,却不见一个留守的霸剑弟子,不由疑惑地向身后跟来的弟子问道。

    只是孟烈在霸剑数十年,连他都不曾记得今日是什么大日子,他身后那些入门时间远不如他的霸剑弟子,又如何说得清楚。

    这队人马疑惑不已地停在山门前,满脑子的雾水得不到解答,不由面面相觑,这种情况,在场所有霸剑弟子均是首次遇上。

    孟烈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倒也果然一挥手,喝道:“莫要多想,把马车赶好了,咱们进去便知。”

    众人轰然应令,离家已久,又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所有人心里早泛滥了浓重的思乡之情,闻孟烈此言正合己意,忙不迭地驱赶马车,欲想早一日与留在庄内的亲朋团聚。

    然而这一进,却是越走越心惊。

    山门如故,山门往霸剑前院的山道上,也依然如故,可是……

    在生生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孟烈却仍然一个霸剑弟子也没有碰上。

    总不会……在自己这些人走后,庄主将霸剑山庄举家迁往别处了吧?

    在心里转着这些啼笑皆非的念头,孟烈虽然隐隐有着些不安的感觉,但仍然有着一份淡定。

    这淡定,来源于对霸剑山庄的绝对信任。

    以霸剑之底蕴,就算有强敌来攻,也不可能平静到连一丝战斗的痕迹也见不到。

    或许……庄主在召开什么重大会议吧?

    孟烈一边走着,一边忍不住猜测着。

    然而他的这种猜测,在走到霸剑前院时,惊然而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