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一十章 强迫
    “站住!”

    一声爆喝似惊雷乍响,就连空气,似乎也被这雷鸣镇压得沉重了几分。

    摧山狼到底没有跃出墙外。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面对问傲天,他有拼死一战的决心,可是这当头炸雷,却让他脑袋中嗡的一下,刹那间竟生出一股无法匹敌之感。

    倒不是说发出这声大喝的来人在修为上比之问傲天为高。

    问傲天的强,强在剑,若他未拔剑时,单从外表看,就只是一个整天板着张死人脸的木讷青年而已。

    而这还未露面便先声夺人的来者,强的,却是气势。

    令人心生无力的气势!

    不光是摧山狼,其后赶到的岭山七狼之六,也同样脚下一滞,目光中的迟疑与震惊,比之对战问傲天时又要高上数倍,好不容易激起的同仇敌忾之心,也在这一吼下土崩瓦解。

    反而那群晕头转向的雄武军士,在这大吼下,精神突然为之一振,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人人面上洋溢着激动之色,全往那声音来处看去。

    所有人都没有发觉,那道悄无声息随着岭山七狼冲出的黑色身影,在怒雷炸起时,身躯也为之一顿。

    但这一顿,只是瞬间,紧接着,其飞窜的速度反而更加迅速。

    在黑夜的掩护下,一道黑影化作一抹黑烟,疾速往后院深处飘飞而去。

    被问傲天轰了塌的聚义行馆墙外立着一道雄壮如山的身影。

    一道背负着双手,傲然挺立的身影。

    摧山狼的瞳孔,在发现这身影的瞬间,立时急缩若针孔。

    这人是……蛇牙之首,蛇一!

    “大,大人!”

    摧山狼狂猛暴怒的面色陡然一僵,干笑着望向蛇一,道:“不知大人叫停小的,有何吩咐?”

    蛇一目中凶光连闪,盯得摧山狼及不自在,好半晌,方才沉声道:“老子同意让你们走了么?”

    摧山狼一怔,日间蛇一倒真曾说过,叫他兄弟等人呆在房间里别动。

    七狼本是粗旷之人,对这吩咐听过就算,现下又趁打得兴起,不由动了趁乱离开的念头,结果,一只脚还没踏出去,就被人堵在里面。

    听蛇一这语气,他也不是随口说说?

    “大人!”

    摧山狼无言以无,灵硝狼却冲上前来,一脸悲愤地抱拳道:“大人明鉴,非是小的等人不愿安份留在房中,实在是被人欺上头来,不得不反抗!”

    “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

    摧山狼暗地里庆幸不已,好在自己有个心思活络的兄弟。

    “哼!”

    蛇一闻言,凶目往问傲天离去之处瞪了一眼,他来得还是晚了些,否则,此刻留在场中的,还得再多一人。

    目光回转,透过被问傲天撞破的走廊破洞一扫,内里的情况了然于胸,不禁怒道:“又杀人?!”

    混乱不堪的走廊上,那倒霉的小二静静地躺着,就着月光,胸口汨汨而流的鲜血极为扎人眼球。

    以蛇一的眼力,自然一看便知小二胸口上的乃是刀伤,登时一双凶光便在岭山七狼来回扫荡。

    冲天狼听了蛇一的怒喝,吓得身子往后一缩,又杀人,这个又字,说得岂不就是他……

    摧山狼挠着脑袋,干笑着挡着冲天狼身前,尴尬道:“一时失手,一时失手……嘿嘿嘿!”

    蛇一又哼了一声,不过看来却也不想再追究此事,他大手一挥,厉道:“这聚义行馆你们也别住了,老子还要留着招待客人。”

    “跟老子走!”

    岭山七狼众人一怔,走,去哪?

    蛇一缓缓转过身去,面色森寒道:“在雄武城闹腾了这么久,不付出点怎么行,快跟上,老子有事要叫你们做!”

    七狼面面相觑,瞬间气势低迷,在蛇一的霸气压迫下,走还是不走,这已不是可以作出选择的问题。

    …………………………………………

    白色的身影在夜幕下总是显得极为扎眼,特别是在白影速度又快到几乎脚不沾地的程度,恍眼看去,直如幽魂怨鬼。

    在蛇一几句话之后带走岭山七狼的当口,这白影在雄武城内窜来窜去,片刻不到,已然停于西城门口。

    不得不说,雄武城的戒备程度远超大唐各大中城镇,似现下这般夜色寂静的时刻,若是普通城镇,那守门的军士老早便不知躲在哪个角落偷懒睡大觉去了。

    而这雄武西城门,却依然灯火通明。

    “来者何人!”

    是以这道白色身影才将落定,便被守门的军士看得分明,当下守门的一队十六个军士中分出八人,长枪齐指,怒喝问道。

    白色的身影自是从聚义行馆而来的问傲天,面对军士的喝问,他面色不变,那面身份不低的蛇五令牌即刻亮了出来。

    刷——!

    见此令牌,守门军士的面色一缓,长枪立收,恭敬道:“原来是蛇五爷,这么晚了,您这是……?”

    “出城!”

    问傲天一贯的言简意骇,只是不知是否受了伤的缘故,他的声音听起来略感一丝古怪。

    不过守门军士与他也不熟,古不古怪却没听出来,有蛇五令牌在前,问傲天的指示被很好地执行,站在城门口的另外八人中,早有两人竖起城门栓,使力将厚重的城门缓缓拉开。

    “够了。”

    问傲天声在原地,人已拉起长长的一道白影,突得一窜,便从才露出一条缝的城门口冲了出去。

    守门军士愣了愣,但蛇牙中人行事向来诡密,哪里敢去问,见他已走,连又将城门关闭。

    落日猎场上,问傲天一身白衣若飞,似有什么急迫之事,尽了全力飞奔向猎场另一头的木屋酒馆。

    身影飘飞间,他身形中带起的白,竟然在夜色中一点一点的隐去。

    仔细一看,却是他在飞驰中手下也没闲着,脱下了身上极为打眼的白色劲装长袍。

    白袍之下,却是黑衣,刹那间,仿佛那抹幽魂一般的白色身影便从落日猎场中突兀消失。

    手掌翻卷,白袍被他揉成了一团白球,在跨越一条横穿猎场的小溪时随手一抛,那身白袍便顺着溪流缓缓而去。

    做完这一切,抬头再看,木屋酒馆已遥遥在望,手掌忽又往脸庞上一扯,竟撕下好大一块皮来。

    月光之下,剑晨精芒闪烁的面庞透着一抹焦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