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血剑吟 > 第三百零九章 再会
    岭山七狼的房间打得不可开交,突然房内光线一暗,也不知是谁在混战中扑灭了烛火。

    砰——!

    便在此时,一日之内被人以大力踹来踹去数次的房门,终于迎来崩溃的一撞。

    噼里啪啦,无数木屑门棱似爆炸一般激飞四射,守在门外的雄武军士猝不及防,顿时迎头撞上,惨嚎连连。

    房门一破,一道白影随之若陨石一般撞了出来。

    雄武军士祸不单行,才被无数木屑打得满头青包,又被白影裹狭狂猛力道的一撞,立时像滚地葫芦一般抱头乱滚。

    场面之混乱,犹如沸粥。

    “哈哈哈哈!”

    房内,摧山狼气吞山河的狂笑在白影撞出时,嚣张怒骂:“他-妈-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当咱们岭山七狼好欺负不成!”

    听起来,似乎一直被问傲天压制的岭山七狼终于反败为胜扬眉吐气。

    “大哥,莫要让那小子跑了!”

    窜风狼的声音在摧山狼之后恶狠狠地吼道。

    他被问傲天压制得最惨,此刻反弹的也最厉害,七狼齐力震飞了问傲天,他仍不觉解气,尚作着趁胜追机的打算。

    刷刷刷——!

    没有房门的房间内,一道接一道壮硕的大汉电窜而出,寒光璀璨的鬼头大刀光影连闪,一刀快似一刀,刀刀皆往与雄武军士撞在一处的白影身上招呼。

    问傲天被雄武军士所累,身形虽然不稳,气势倒也不弱,一手撑地,一手惊虹剑连抖。

    万千光华在失了光亮的夜里份外耀眼,几与圆月争辉!

    只是问傲天的剑虽快,到底仓促为之,岭山七狼此刻的攻击又暗含了连狼十三斩的劲道,刀力之盛又有突破。

    大蓬大蓬的剑光甫一出现便被刀光泯灭,问傲剑几乎要出十剑,才能抵消得掉连狼十三斩之一刀。

    刀强剑弱之下,问傲天的身躯半支于地,却被震得连连后退。

    若非他境界高于岭山七狼太多,只此一次交锋,怕便大大不妙。

    “哼——!”

    连番受挫于修为低于自己的对手,即使以问傲天的冷漠,也不禁怒意勃发。

    只见他撑着地面的手臂突然有白蒙蒙的雾气若隐若现,掌心内力一吐,身躯便斜斜地弹了起来。

    刷——!

    怒意狂涌,剑光突然白亮数倍,连狼十三斩的刀势顿阻。

    “老七接刀!”

    刀势才顿,陡听摧山狼一声大喝,一柄鬼头刀扔向半空。

    岭山七狼中,修为最低的是老七窜风狼,但无论连狼十三斩还是连狼七杀阵,作最后雷霆一击的,偏偏就是修为最弱的窜风狼。

    窜风狼的刀已碎,无刀在手如何发挥连狼十三斩最强之一击?

    是以,摧山狼这才果断抛刀。

    身影当空,窜风狼果然不愧窜风之名,临空一抓,大哥的刀已然在手。

    “斩——!”

    半空之上,窜风狼瞪目怒吼,连狼十三斩残留在空气中的余威被他一声大喝尽数吸纳于鬼头刀上,刹那之间,音浪翻滚,刀势若雷。

    可惜,接刀虽快,却仍然有了半分迟滞,就是这半分,已然给了问傲天喘息之机。

    先前破坏连狼七杀阵那凝实一剑再度出现,剑击长空,无形的音浪似乎都被这一剑斩断,白若凝脂的剑尖突兀一点,正正巧巧点在窜风狼寒光璀璨的鬼头大刀上。

    “唔!”

    “唔!”

    同时两声闷哼自窜风狼与问傲天两人口中响起。

    一个汇聚七狼之力,势头正猛。

    一个连番硬碰,仓促发力。

    两相抵消之下,功力弱于对手的窜风狼竟有若神助,与问傲天之一剑斗了个旗鼓相当。

    半空中气浪连爆,底下刚刚爬起来的雄武军士顿时又遭池鱼之殃,被气浪狠狠一压,扑通一声,脑袋直接撞在地上,有几个修为较弱的,直接被这接二连三的打击震得昏死过去。

    余威尚如此,问傲天与窜风狼两人也不好过,特别是窜风狼,刀势虽劲,毕竟不全是他一人之功,然而这狂猛至极的反震力却要他一人承受。

    当即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身在半空暴退时,一抹血箭老早便喷了出来,好在背后冲天狼见机得快,人如其名冲天而起,至空中大手一张——

    砰——!

    一股大力直接撞上冲天狼胸口,于是,空中便有了第二抹血箭,两道失了平稳的身体一前一后狠狠撞在房梁上,砖碎瓦裂,可怜摧山狼那间客房眼见着是不能住了。

    问傲天的身躯重重撞破走廊内墙飞了出去,胸腹也是一阵气血翻涌,好在他极力压制,倒没吐血。

    不过这一撞的威势也将他白色的身影如同幽灵一般,在半空中直往后飘,待劲力稍弱,他一个跟头稳住身形时,人已立在数十丈外的聚义行馆外墙上。

    “哼!”

    强势来袭,最终却拼了个两败俱伤,对此,向来冷漠的问傲天似乎极为不满,当下单脚往墙沿一跺,哗啦啦震塌大片青砖厚墙,身形再度临空而起,电射之处,却是夜色笼罩的雄武城大街上。

    岭山七狼的拼死抵抗终于令他萌生退意,在他那极为显眼的一身白衣隐入黑暗中时,两个生冷的字远远自他飘飞处传来:

    “再会!”

    再会?

    这算是威胁,还是……

    摧山狼回头看了眼互相搀扶着自房内走动的两个兄弟,两人嘴角边的血线映在他眼里,令其双目中也血红一片,陡然怒吼:

    “伤了我的兄弟,就想一走了之?”

    “追!”

    摧山狼大手一挥,连掉落在地的鬼刀头也来不及捡,当先脚步一踏,人已问傲天撞破的洞口一窜而出,紧跟着问傲天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一走,同气连枝的其余六狼哪里还呆得住,就连重伤不已的冲天与窜风二狼也咬牙鼓起余力,随同众兄弟一道,化作道道黑影,紧追摧山狼的身影。

    一时间,场面纷乱迭起,早被问傲天与岭山七狼两方激斗的余波弄得晕头转向的雄武军士却没发现,岭山七狼零乱疾速的身影,不是七道,而是……八道!

    摧山狼奋力一跃,适才被问傲天一脚踏塌的院墙阻拦不住他壮硕的身躯,眼前也要飞跃而过。

    陡然,夜空中炸起一道惊雷:

    “站住!”

    ——————————————————————

    万恶的资本家,今天还有个方案会要开,晚上的火车回家,容我整理整理思路,不是明天就是后天,先恢复三更,欠下的章节近几天一定补回!

    ...